江南桃花塞北人

2018-03-20 21:23 | 作者:獂道散人 | 散文吧首发

人生其实是一种态度,李白说: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余作为文字里的一个羁客,青莲兄的文彩真是浩远横空,这种态度,宛若空谷幽兰,甚合我意。

前几天我偶读一文章,其言“生不用做万户侯,但愿一识刘荆州。此句为李白大拍刘荆州“马屁”,绝!。 ” 真是谬论!

我观点:首先要了解李白斯人,李先生乃浪漫主义大诗人,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仅一句生不用做万户侯,但愿一识刘荆州,就武断说李白是拍马溜须之人,真是岂有此理!!!

李白写: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是不是说李白是个杀人剑客?写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是不是说李白是白痴?满嘴胡诌?楼上手能摘星星?艺术家也要吃饭嘛!夸张是李先生的标签,诗酒月是其传说。拍马可不是太白之遗风。要说拍马溜须,是不是李白一口气写给杨玉环的三首赞词也是溜须,估计大家不会苟同如此俗论吧。

所以,我们要景行行止,敬畏“谪仙”。常夸云月好,邀我敬亭山;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听闻李太白的一位佳人葬于敬亭山,故言:相思不可见,叹息损朱颜。

也是李先生的一生好入名山游,让我裘马轻狂,可谓晓风残月。也愿走遍天下,升华自我。

前几年,也是恰逢光明媚。初到姑苏木渎古镇,行走于江南古道的人群中,欣赏美景,这份惬意,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她需要内涵与态度的提擢,涅槃之心,方可风轻云淡。

就在我徜徉之际,貌似一位妙龄女子从写有文徽明书法的山门下款款而来,与另外一名同伴女子谈笑风生。看着河塘的烟柳,仿佛兮若有所吟,徐步而来;“夕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霏霏…”恰逢此地,听到一位漂亮的才女,轻吟《诗经》,一袭白裙,如沐春风!就这样在人熙中擦肩而过…此情此景,感慨万千,太美妙了,那诗句,那韵味,那情景,那意境。真可谓四美具,二难并。

望着远去的佳人,丝毫没有亵渎之意,却不失爱慕之情!好久怅然若失,远而望之,暹若云霞。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神女去矣,正有:怅盘桓而不能去之感慨。

是啊,一个女人,浓妆艳抹固然美丽,但在举止端庄的内涵面前,却输的一败涂地。这也许是散人最美的一次遇见吧,尽管只是擦肩 而过,却回味悠长。

内涵的苏州,诗意的江南。没事我常去游山玩水,也不为遇见,只为自己活的有韵味。北风知我意,吹到苏州。苏州,注定是我这个塞北陇西人一生的思念与至爱,我的爱人结识于此,儿子诞生于此地。用苏东坡大文豪的话讲:常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所以我给儿子取名:冯欹雨,愿他储梦江南。

今又是春风化雨,拜读陆凯先生诗文,故和诗一首,贻笑大方:陇头散人来,七越风至。江南花依旧,春风雨丝丝。取名《江南桃花塞北人》。陇头,家乡陇西是也。散人,冯某自号,獂道散人,如是说。七越,2018元旦,冯某第七次从甘肃陇西南下拜谒江南苏州。花依旧,崔护:桃花依旧笑春风,此句意,愿美好的事物永存。近来读: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很有感情,仿佛我就是陇头来的客人,甚是幸慰,今天二月初二,姑苏木渎镇灵岩山下雨落霏霏,见其白色桃花,熬是漂亮,勾我陈思,可惜爱人远在獂道,故地重游,心情略带惆怅,愿一切和顺,鹤鹿同春。

愿君长此风流意,美酒佳人月下逢。愿桃花盛开的某一天,我和家人还来此地,共享美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