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

2017-09-25 10:08 | 作者:泉坞山人 | 散文吧首发

医院的走廊里,歪头斜眼的政教主任来回踱步,汗珠子不断地顺着脖子往下掉,不时地需要用手擦一擦,“他妈的,这鬼天气怎么这样热!”政教主任轻轻地骂一句,眼睛却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在手术室里,学校的女校长正等着做手术,生死不明。

政教主任的不安是显而易见的,他暗暗地骂自己,怎么没能早早地发现领导的不适。

全体高三学生的高考动员会上,一向言语铿锵的校长突然恢复了女人的本性,语调变得轻柔舒缓,仿佛一位母亲在与自己的孩子对话。但就在校长结束讲话站起的一刹那,政教主任发现校长的身子歪了,径直向自己这边压了过来,好在自己反应快,一下子扶住了校长。

“谁是病人的家属?”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带着大口罩的医生急切地问。

“我是。不,我是她的下属。”政教主任弯腰曲背忙不迭地应答。

“你一个下属起什么哄。快,叫她的家属来,在手术协议书上签字。”医生把一叠纸往政教主任手里一甩,转身进了手术室。

“什么,校长得的是宫外孕?这不可能吧?校长都离异多年了,怎么会得宫外孕?难道是.....”政教主任仿佛拿在手里的不是病情诊断书,而是一枚手雷,愣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政教主任不敢再往下想,脑子飞快地转了几下,迅速地拨通了局长的电话。

“是局长吗?我是学校的政教主任,我们的校长病了,需要手术,可手术书上要有人签字。”

“签字打我电话干什么,通知她家属不就行了。”局长有些气恼。

“不,局长,您不要生气。是这样的,我们校长得的是宫外孕,我怕传出去不好,在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前,我这是请示领导怎么做最好!”

“宫外孕?怎么这样不小心!好的,我知道了。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一、校长的具体病情不能告诉其他人。二、你现在代表校方在手术书签字,确保校长的生命安全。听清楚了没有。”

嘟...嘟...嘟...

局长把电话挂了。

“医生,医生。”政教主任轻轻叩打着手术室的门。

“病人家属来了没有?”走出来的医生一脸地不耐烦。

“哦,是这样的。我们领导家在外地,父母一时赶不过来,我请示上级领导了,由我代表校方在手术方案上签字。您看,行吗?”政教主任满脸地堆笑。

“你知道她病情有多严重,血压很低,还出了大量地血。血站说存血量不足,现在医院正联系血源,你不是耽误时间嘛!”医生怒了。

“什么?需要输血。这没问题啊!我们学校有的是学生,幸好高三学生暑期补课,我马上联系班主任,组织学生为校长献血。”政教主任马上来了精神,腰板一下子挺了起来。

“喂,是高三年级主任吗!我是政教主任,马上通知各班主任,组织学生到医院来,为我们尊敬的校长献血——马上。”政教主任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学生排起了长队,伸着细长的胳膊等着验血。

“好了,下一个。”验血的护士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难道一个HA阴性血的都没有?”

“有,我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举起了手。

“郑小莲,你起什么哄。体重还不到70斤,献什么血,到一边呆着去。”班主任拉住了小莲的胳膊。

“不,我要献。”小莲挣脱了班主任的手。

鲜红地血不断地从小莲的胳膊里流向血袋,小莲的脸色越来越白。

可小莲咬牙坚持着。

“真是好孩子。”政教主任笑眯眯地盯着血袋,丝毫没有注意小莲越来越白地的脸。

“噗通。”小莲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快救人啊!有人晕倒了。”学生队伍开始了骚动。

“不要喊,校长还在里面等着输血呢!还有谁是HA阴性血,请举手?”政教主任满脸地焦急。

“救小莲。”学生队伍里有人喊了起来。

“救小莲,救小莲......”越多越多地声音传了出来。

“还我们的血。 ”学生开始怒了,仿佛一声声滚雷在人群中炸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