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杨柳

2018-05-14 09:30 | 作者:一粟 | 散文吧首发

上几日参加了一个同学会,提起了一些往昔旧事,归来后心里一直有些纠结。今天吃完晚饭拾掇下东西,还是从家门走了出来。

天色已经不早,静静的,褪尽了白日的喧哗。天上飘着云,遮住了高高挂起的月亮。闷闷的天,一时无风。公园里暗暗的,黑黝黝的亭子,黑黝黝的,连原来苍翠的树,也是黑黝黝的。眼前的一切,仿佛似凝固了的失败的雕塑,刻板木讷几乎走失了所有生的气息。于此,本来就不太舒展的心,竟也变得沉闷起来。

找一个地方坐下,看看头上的天,看看脚下的地,只觉得十分的无趣与无聊。好在此时突然有一阵清风吹来,身旁不远处,那些种在湖边的柳树枝猛地晃动了一下,象甩出的水袖,把湖里的水撩拨出来几道波纹,这象闪电般的波纹,一瞬间滑向不远的湖心消失了。此刻,无意间觉得,天一下明亮了许多,抬头一看,月亮恰好高高地挂在柳树的上方。

月光淡淡地照在公园里。月光下的柳树,倒垂着长长的枝条,象少女洗浴后吹干的发,整齐且舒缓地垂挂着。长长而又浓密的发,萌萌地遮着整个树干,几许的婉约,几许的羞怯,又如偷窥燥动的少女,张开五指遮挡着害羞的脸颊。

这月光下的柳树,没有如烟如雾般的朦胧,也没有象被牛乳洗滌后的凝滑,月光柔柔的,缓缓地在柳树身上流动着,这月色的清,月光的柔,就好象慈母轻抚着孩儿娇嫩的背脊,甘甜似蜂蜜水般的意,滋润着整个柳树,厚厚的下垂的和着柳叶的柳枝,被爱所浸染,竟有些许的颤动了起来。

微风拂眴,月光下恬静的杨柳轻轻地摆动起来,这一婀一娜的树枝,在淡淡的月色里,一频一颤总显颜色。这真叫一个美啊。也许就因为是她的美,隋焬帝才把皇者的姓赋予了她。也许就因为是美,古往今来,她身上才隽刻着太多太多的眷恋和情殇。

诗经有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霏霏。”,这是惜别的美。刘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那是苦留的美。王昌龄的“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敎夫婿觅封侯。”这是少妇思哀怨的美。而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幕帘无重数。”则更是幽闭深锁压抑的美……。

杨柳通性 。置身今夜的月色,那阵阵的清风正朝我徐徐吹拂。月光如水,清风徐徐,撩开这垂柳厚重的面纱。倒垂的柳枝,宛如帏幕重重的门帘,层层矗矗却严而不密。清风吹过,枝动叶摆,轻歌曼舞,步移影摇。树干挺立,柳腰纤细。几许清晰,几许朦胧,依稀映现。就在这柳枝摆摇动静之间,我猛然觉得,今夜这杨柳的美,不正在这严而不密的“疏”吗。

疏者,清除阻塞使其通畅。世间万物必以疏才通达,不疏则阻塞。人生亦如是,不疏则郁结,郁结则不快,所有的痛苦与疾病也便因此而滋生了。所以唯疏才能除淤扫郁,才能使人变得心胸豁达,精神舒畅。

今晚的杨柳的美,还在于她的柔。这被清风吹起的轻柔的柳条,彼此碰擦,似牵衣待话。彼此相拥又似结伴同行。这親密的情状,仿佛便是熟恋的情侣,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浓密的柳荫里,相依相拥含情脉脉,诉不完的柔情百转,道不尽的蜜意千肠。此情此景,岂非一个“柔”字了得

人们常把柔比作软弱,比作温和。其实柔者,并非只是懦弱。有成语云“柔能克刚”,柔只在她的表象,而她真正的品性,便是骨子里的坚强。那是一种信念,一种意志。在信念和意志面前,刚自然便成了懦弱。杨柳也如是,看似随风轻飏,任弯任曲,然一旦放开束缚,她必会复回原样。这便是柔的坚强。如此想着,隐约觉得沉闷纠结的心,不知何时也舒展开来了。

夜色正浓,月上中天。此时云散月朗,皎洁的月光尽情地泻照在公园里,那本来黒黝黝的景物,也变得清晰起来。健步从公园里出来,只觉得眼前的景,竟如有洗般的清新。

一粟草就于2018年5月12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