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系列一“爽”

2019-07-05 17:53 | 作者:星星月 | 散文吧首发

一个女孩 因患病离家,被新闻报道。事情是这样的。爽曾经在部队的时候 就因某种元素过高而出现昏厥的状态,那时部队吃得好,训练有素。在部队的日子,她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退役转业后,爽很快与人结婚。生老大的时候,身体还健康无碍。可存在的唯一问题时,年轻的爽和老公都不会做饭,每每到开饭的时候都是点外卖。此时爽的身体也还可以,大脑并未反常情况。等二胎生了之后,二宝的到来,事情却变的不一样了。爽的神经似乎开始变的与之前有些不一样。随着日子慢慢的流逝,爽越发连家都不回了。后面慢慢的找也找不见了

有一天 我和老公从老家燕的老房子下面入口进入,里面有大片的芦苇沟,水也似乎很深。进去没多久,一种恐怖的氛围立即包围了我们。我很是害怕,很想找个高处站着上面以防抵御似來而来危险。老公则勇敢的往前探寻。 不多久我们就出来回到我们自己的老房子。

意外的是 姐一家人 也回来了,6岁的老大,2岁的老二。两个调皮的小家伙要去芦苇荡里面玩,由于里面的危险并未排除。于是我带着两小家伙上楼来到二楼主卧,并且门锁的紧紧的,从楼上窗户观看外面的情况。老公则与和其他叔伯再次进入芦苇荡打探情况。然后芦苇荡里面传来的惊叫声 参杂着其他声响 震耳欲聋似的。很快他们再次出来了,却并未发现找到里面的异况。

我们在楼上主卧也不敢下楼查看情况,因为太害怕了。过了几天,周河二爷爷那边的叔叔伯伯们 姐姐妹妹们也来了。兄弟姐妹都来到我家二楼主卧,男人们接紧着下芦苇荡了。人虽然增多了,但二楼主卧的门却被我紧锁着。

多番下芦苇荡寻找,大家都已感到疲惫,于是准备了几桌饭菜以供大家休息整顿。临近我们桌的哥哥说,丫头 之前有盘凉拌米粉之类的菜怎么不见了!我说估计大家吃完了吧。然后一个角落里的女孩,双手端着这盘菜放在了哥哥的面前,你们吃吧,很好吃的。大家都很奇怪,这个不认识的女孩怎么会出现在饭桌前。看着她有些脏的衣服和脸庞。我带着她去了卫生间。洗漱干净后,我拿了我的衣服给她穿。她边穿边说:你的衣服太少了,我以前的衣柜 洗漱用品 化妆品 两个大房间都放满了。她说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沉浸在喜悦里面。我也仿佛看到了她的衣柜之类的似的。我还是打断了她的沉想。我说:“”你怎么到这来了,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一个人呢?你的家人呢”。她沉默了,疑似疯癫的凶我,我瞬间被吓得懵了。看到她晕倒后,我又恢复了镇静,跑着去叫来了哥哥们。他们把她放在了凉床上,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孔,嘴里嘟囔着似乎在哪见过般。

就在这时,姐家的老大说:“这不是你们再找的爽阿姨吗?我刚不小心看到你们手机的报道了,很像呢”。这时我们才反应过来 都拿出手机对比着新闻报道的图片,她就是爽。我又陷入了思索,我与之接触的时候 并未发现她似乎有太大的问题,难道她家出了什么问题?她身体问题有多大?为什么没有去医院就医?她应该在大城市,为何现在在小山村? 我想这一系列问题 需要等她醒来后 才能知道答案了。

忽然听到了一阵阵流水声,怎么会有流水声。我睁大眼睛起来 一看,原来是我旁边的小人躺着在床上尿尿的声音,犹如流水声从上往下。

原来一切都是,然后爽和我们寻找芦苇荡的事都恍然如梦。梦被尿惊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