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们的三班,永不逝的回忆

2011-06-04 01:44 | 作者:漂白了记忆、埋葬我的痴狂 | 散文吧首发

三年……似水的时光人生第一个二十年最好。那么,这三年便是我们最可贵的时光。步入周中,既来之,则安之。所以对许多都一样的淡泊,把人们说的索性抛之脑后,不管怎样,周中是我的母校,我永远不会忘记。人家说,到了外面,无论自己在家怎么说,出去一听人说自己家乡不好,就急的跟什么似的。我是最有这个感觉的,在石楼中学人说周中怎么怎么不好时,我都差点跟人家急了。可回来了,该抱怨还是依旧抱怨。O(∩_∩)O~估计大家也都差不多。

三班和四班是一模一样的老师。不免会有比较,于是就是两个班暗自较量,不过是心照不宣。记得,数学老师在四班面前说三班怎么怎么不好时,面对有的人的嘲讽,我不管怎样,也会考得比他强,然后找他理论。就我这种性格,按理来说应该很得罪人,但到今天,大家关系依旧很好。有没有人在背后说我,我不知道,也不在意。每当英语老师恨铁不成钢的说,人家四班都怎么怎么样了,其实老师也在比较。呵呵,那些情节今天想起多么可啊。我们理论时,犯错时,不肯认错时。。。一定带着独有的倔强。物理老师说,人四班沈子月考多少多少分,你们呢?不免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心情。他,太强了。我在这里对沈子月说,你真的挺棒的。不管怎样,也不管你多么聪明,我都会努力。至于语文么,老姚很努力,我们也却不在状态,就让给你一次咯。记得期末我一定会超过你的。别忘了,三班是一支蓄势待发的箭。一旦都团结时,一定会有不一样的力量。

三班可爱的老师,已经提及一点了呢。我也没什么特别可说的。两年,师生情是一定很浓的。即使我们头脑一热,说出一两句不着边际的话。都是没有恶意的。记得小猴子(我说的,大家都懂哈)说那些话时,我想他一定没什么恶意,他也许只是发发牢骚,再回去老老实实的抄遍数。我们的生命注定就是连在一起的,我是信前生的,我想一定是老师前世的承诺。造就了今天的责任。偶尔一翻日记,事情在脑海刻得清清楚楚。我在空间发的话,是那样混乱,终于明白,在何时都该规范自己的言行。

三班的同学,两年走了那么多。郑建伟,刘长义,王伟,吕晶,赵健,魏藩,李刚,李坤阳。。。我甚至怀疑,自己神经质的提起他们某个人的名字。我不止一次问自己,三班还是以前那个三班么?是那个最擅长做公开课的三班么?是那个平时不显山露水,关键时候最团结的三班么?我想依然是,他们总会也有自己的生活,抑或是继续学习,抑或是工作。我们也会有我们的生活。至少,在现在的生活中,我们都做着同样的事。两年前的我们和今天的我们,是多么不同,又是多么相同啊!婧婧,焦畅,阿哲,小涵儿,许球,不是依然还在吗?因为相处的时光少了,所以才更珍惜呀。虽然大家不止一次的开玩笑,都不走了,咱周中念了。谁都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我们身上都背负着不同的责任,期望。(ˇˍˇ)想~日后大家再见,定是,广阔天空,大有作为。

既是宴席,就总会散的。三年,足够日后的我们回忆多少呢?定会清楚的记得,那时谁谁谁最恶心,老是怎么怎么样。那时谁谁谁最调皮,总是气老师。然后开始捧腹大笑,绝不肯和任何人说那时的外号。或是2012届三班一起的最后一年了,面临中考,也是抱着不同的心情吧。对三班的爱,在于吵闹中的熟悉,在于宝宝和大牛的滑稽,在于那么多亲爱的,在于老师带我们做全校公开课、全区公开课时的自信昂扬,在于本是明知只有三年,却依旧对他人倾入全部……朱前轮也要回老家了,三班似乎又少了什么。我只知道,三班依旧像那个天一样,毫无畏惧,三班是不会散的。

我的心里一定有那么一小块地方属于三班的所有人……还是那句话,我自豪,我是三班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