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

2011-06-03 19:27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他是一个普通人,却拥有一个天使。古老的情节,英雄救美。他没有一个仁慈心,没有英雄主义。只是看到了她的不屈服,不妥协时。他却多了一丝冲动。也许他当初只想平淡的路过那盏路灯,然后上楼梯,掏钥匙进屋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她礼貌的说了谢谢,他简单的回答不客气。她主动找他要了电话号码,双眼化成一汪半月,他觉得她好美。他似一个孩子腼腆的抓抓头想了会说出一个号码并告诉她电话欠费了,他明天上午会去充话费,下午再联系。也许他没有想过,她只是客气的找他要电话并没有一定要打给他的意思。她笑的很清脆,点头说好。

命运安排他们邂逅,命运允许在时间的轮回里留下这个故事

他送她回家,才发现他们隔得不远,也许每次都是中间隔着无数人然后走过马路的两头。他在这里住了三年,她在这里住了两年。她请他吃饭并感谢。他酒量很好,因为工作原因他不敢醉,也不能醉。她只是喝了一瓶一块五的农夫山泉。他不很吃饭,只是吃一口菜喝一口酒。她翘了翘可的眉头然后笑着看着他独饮。

此后他有机会就会送她下班,她总是安然接受。也许他只想到那条路转过街角是个不安全的区域。也许她只想到他们住的很近,他很热心。

时间又慢悠悠的荡过去两年。他们相恋了,并且决定要结婚。当他听到她的决定,他愣住了,她看到愣住的他也愣住了。然后她扬起一个迷人的微笑说我们可以在未来十二个月里决定。也许他只想到了相恋。也许她只想到了相爱。

在这十二个月里,他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换了一个工作,比以前提早几小时下班。并且用空余时间学习厨艺。他陪她买菜,别人都说他们很幸福。她用手细心整理他的领带,拍打他裤腿上的灰尘。露出两个小虎牙说晚上吃好吃的。送他出了门。也许他只想在结婚前更努力。也许她只想让他做好准备。

他比以前喝的更多了。并且有时在喝完之后发脾气。她总是在一旁看着电视听着他说的话。然后送他上床。他已习惯在起床之后喝完床头柜上的茶水,然后在客厅找到正在看电视的她。

过了十二个月,他说我们结婚吧。她笑着抚摸他的脸,轻轻摸着他的胡渣。盯着他说我们应该分手。他手中的戒指掉在地上,滚了无数圈倒在地板上,发出一种碎裂的声音。似考虑良久,他像小孩意犹未尽的舔嘴唇周围的冰激凌一样舔嘴唇周围的泪水。他说很咸,于是准备转手出门。她在背后没有说话,看着他离开

时间转会几年前的那天晚上。那盏路灯没有照到的黑暗下。他并不知道她找他要电话是因为她心里已经被他打动。她也不知道他说的电话号码是他朋友的电话,他第二天上午没有上班,而是找他朋友要来了电话卡,装在新买的手机里。而他的手机在不久前正在这条路上被抢走。

他每天接她下班只想去接近她,因为他觉得她就是他的天使。她看着每天接送她的他,她觉得他像一个孩子怕喜欢的东西被抢走。

相恋后她每天看着他喝酒。他并不知道每次酒后她总是把他扶到床上,然后睡在客厅,第二天早上才回床上。她也不清楚每次他总是在喝酒时吃完她做的菜,哪怕她只学过两个月的厨艺。

她告诉他想结婚了,只是因为追求她的人很多,她忽然怕自己会离开他然后投向别人的怀抱,她便想到结婚,平平淡淡。他想到可能是她的父母在催促她快点结婚,他拼命工作,学习厨艺,只是因为想让她的父母更欣赏他。

于是他开始在酒后发脾气,因为他有时觉得她没有帮到他什么,并且什么事都不担心。她看着他发脾气觉得他开始变得自私,神经。也许他们并不适合,她突然想到。而且他还喜欢喝酒。但时间还还长,她不想就这样做什么决定,也许是自己还没做好,也许他会在以后变回以前那样。

过了十二个月,她发现他并没有变化,他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他再也不会在出门前说挽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出去。他再也不会在酒后迷糊的喊着老婆、老婆。他再也不会吃完她做的菜并且不卫生的用手抹干净嘴巴,然后边打嗝便说好吃。她实在不清楚他已变了多少。她觉得他们不适合,当他转身后,她心里唯一想法也破碎。她会以为他可以强笑着问为什么然后让她告诉他原因。他就那样走了。她还是送他出了门。

过了好久,她因为工作,在一座茶楼偶然看到了他。他刮掉了下巴上的胡渣,穿着一身休闲装。她在想是否该上去打个招呼。她的朋友却急忙走过去跟他交谈起来。他没有看到她,她却在听着他们的谈话。她的朋友前几天晚上下班被抢劫他出手救了她朋友。

这依旧是一个很古老的情节,但每次都是屡试不爽,因为她看的出来她的朋友对他很有好感。她看到他喝的茶,心里有些泛酸。因为他喝的茶是以前每次他酒后她冲给他放在床头的那种茶叶。她忽然听到她朋友说,你怎么老和这种茶啊,我上次喝了一次,好苦好苦。他却笑着说因为我是一个不会喝酒的失恋人。她突然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她才买不久的包包,因为里面随时都放着一瓶他以前最爱的喝的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