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

2011-06-03 11:37 | 作者:潇水依人 | 散文吧首发

重新拿起熟悉的笔,任由它倾诉我内心的洪流,心中找回以夕的快乐。是的,有时人需要倾听者,诉说也是一种生理上的需要。有时向别人包括亲人朋友,但此刻我觉得笔是我的心窗,而纸正是我心语划过的痕迹。和自己说话,有时也是一种乐趣。这并不是孤僻。因为静物它只会倾听,而不会诉说。选择它,正是因为内心对安静的需要。

这几天看了神话中的片段,虽不完整,但却印象深刻。虽未一睹全貌,但我却心知一二。因为在看过程之前已知结局,这似乎大大减少我的好奇,也少了我看下去的悬念。哎,人有时变是这样。正如人生,有的人看的只是结果,而不在意其过程;而有的人对任何事都只是抱着一种重在参与,无论成败的想法。我不能说这两种人生态度到底哪种更好。但似乎前者过于近利,而后者却疏于急功,看似一种进取与消颓,又恰似一种局限束缚与一方大方豁达的争锋对峙。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种,但潜意识中我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重结果,是成者之感;重过程,不过是败者对自己的安慰罢了——我想者这大概就是我寻觅的答案吧。

神话中易小川是穿插于个人物之间的一条链。因为他和高要的失踪,所以有了高岚、大川的寻觅,又有了另一个穿越故事的进行。该剧一开始就为结尾埋下了伏笔。剧中贯穿两条线路:1明线——寻人掘宝之路;2暗线——穿越小川情路。

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满口新言奇想,让人不懂其意,这样的人不想招风引蝶都是很难的。穿越两千年,来到大秦朝,现代的小川,他的出现无疑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也赢得了无数少女的青睐。于是,素素、吕雉、小月、玉淑。这些倾国佳人,就构成了小川的情路。

素素——为而死,却不是所爱之人为其所生。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悲剧,一旦开始,就注定结局。也许对于她来说,能为他而死,这也是一种幸福;能够为爱牺牲,这也是一种快乐。但我却不这样认为。是的,站在崔文子——医者的角度,两条同样鲜活的生命,不存在谁可以替换谁的区别,就是从感性分析,理性着手,这似乎显得有些愚笨。爱一个人是痛苦的,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那更是如处地狱。明知这样的爱情永远不会有结果,却一相情愿的选择等待,任由等待中的期望一点一滴变成绝望。明知等待中的爱情最多换来的是同情的谎言,眼中阵阵‘秋波’,但心的角落却是一片荒芜,虚无的爱意会是意想中的期望吗?不,那绝不是。那些说爱是一种幸福的人,是真心相爱的恋人,因为爱的力量以帮助他们摆脱爱着的痛苦而转化为相伴、相依、相守的甜蜜。而显然素素和小川不属于这一种。我欣赏素素在大难面前的勇气,更佩服她大爱的抉择,但我并不赞同她对爱情的看法。如果不能和相爱的人厮守一生,那么就回头看看那个深爱着你的人吧。

吕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因为渴望,所以嫉妒;因为得不到爱情,所以愤恨,也要剥夺别人被爱的权利。毒如蛇蝎,大概说的就是这类女人吧。她们并非生来如此,如果给予她们爱的阳光,在爱人面前,她们也可以同样表现得温柔似水、小依人,只是丘比特之箭往往并不垂青于她们所爱的人,她们一片真心等来的、换来的不过是付诸东流。于是失望变成了绝望,温柔衍变成内心的坚强,等待中的女人美破碎,开始吹响战斗的号角,用行动向她们爱的男人展开疯狂的报复。她恨,恨这个男人辜负了她的真情,更恨那个女人抢走了她的爱情;她怨,怨自己的夙命,更怨自己的无能为力。但这一切的恨终究还是无法抵御心灵深处对被爱的渴望,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回头,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原谅。毕竟,恨源于爱,越是刻骨铭心的爱,一旦背叛,那便是排山倒海的恨了。或许,对于这个嵌入她生命里的男人,她有爱也有恨;但对这个男人爱着的女人,就只剩下恨了。先前的愤恨随即象发现了它所要宣泄的对象,于是,悲剧开始,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自此奔上大众舞台。她视她为情敌,而她就不得不成了这场情殇中的替罪羔羊。她,错了吗?她只不过是在享受着自己的爱情,却无意中成为伤害别人,抢夺他人幸福的凶手,酝酿了另一个女人的悲剧。不,这不应该是她的错。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但放手之后便是痛苦。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男人可以骗一个女人一,但一个女人可以骗一个男人一生。”我说,前者叫做滥情,后者叫做死情。当一个女人选择不爱的一生,那她同样也选择了放弃爱与被爱的权利。因为心死,从此不在泛起涟漪;因为绝望,所以无奈的活着;因为没有爱的保护,所以只能用钱来武装自己的心篱。欺骗是一种痛苦,男人的欺骗是为了满足欲望,而女人则为的是埋葬爱情。

小月——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爱,所以成全。不象吕雉的为爱报复,当小月明白自己不过是一相情愿时,虽有过徘徊,但最后毅然选择放手,成全所爱之人的爱情。她把小川的名字放在心的一个小角落,并敞开心扉,试着开始新的感情感动于项羽的痴心一片,她成了霸王的虞姬。一段佳话由此流传,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真爱。放弃,有时只是为了更好的开始。斩断旧情必定是痛苦的历程,但这不过是另一新恋情的前奏。人们总是沉浸于爱的旋涡中不可自拔,却不知放手。有时只为邂逅更合适的人。小月是明智的,所以她得到了幸福,否则那不过是第二个吕雉。

玉淑——她是图安的公主。责任驱使她必须舍弃爱情,而意识告诉她她应该学会自私地牢牢抓住自己的爱情。但终究她还是不够自私,选择了诞负责任而把爱情藏于心底。或许,她生来就注定是为了保护图安。在众人眼中,她是荣耀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是秦朝最受宠的妃子,一肩挑大任,身系图安危,她承载着图安上上下下的殷切期望;在女孩眼中,她是幸福的,因为拥有小川的爱情,虽不得不时刻承受着相爱不能相守的痛楚,但至少远方有一人为她魂牵梦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小川和玉淑的爱情,是最感人肺腑的,也是最惊天动地的,即使穿越了千年,仍然心系彼此,深情依旧。但命运似乎总嫉妒两情相悦的人,历经千年的相逢还没来得及享受相聚的欢愉,却已在一片尘埃中化为了永别,此刻横隔在他们之间的厚墙虽倒,却竖立起不可逾越的生与死,阴与阳的距离————她仍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长伴他左右……

一次穿越,牵引出一段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无论时间,无论空间,虽历经千年,虽遥若天边,心若在梦就在,一切只化为心语,桃花谢了红,太匆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