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空记忆

2011-05-31 20:21 | 作者:亦魍 | 散文吧首发

她把学校所有的花都折了,放在自己的宿舍里,插在瓶子里,给它浇水,给它阳光,室友说她做的离谱,小心学校检查到时记过,她不说话,反正事实就是这样的,所以结局她并不在乎。

老师让她赶紧练曲子,因为学校的晚会还有几天就开始了,她轻笑看着老师,不说好不说不好,然后转身在老师的诧异中离开。同学们都开始不喜欢她,觉得她太过自大,无论是谁和她搭讪都不理,就连室友和她打招呼她都只是微微一笑,偶尔说声早上好,至此大家都不愿意再说什么。

到底有多久了,他们一直都不急着找她,难怪她也忘了上次回家的时间是什么时候,随手摆弄窗台的花,点点轻压花瓣,直到发呆再次清醒过来,似乎夕阳的光比早晨的阳光更给人温暖的感觉,所以人们才更喜欢在傍晚时散步,她把装有花的瓶子从窗台搬进来,放在床头的空储柜上,这时有人进来了,她转身看着她,对面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她的神情,自身走向自己的床位,可是她依旧看着,这让人很烦躁,她对着她吼,干嘛看我?有病呀!她摇摇头,没说什么就走出了宿舍,向操场走去。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性的忘记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即使现在记得很深刻,没过几天便开始忘了,脑海觉得熟悉却记不起名字,甚至有的完全没印象。

终于闯祸了,班里的同学幸灾乐祸的看着讲台上抬头不语的她,还有老师变黑的脸怒瞪着她,冷不住的便直接笑出声来,她忘了表演的时间,班级终没拿到荣誉,这让在其他人面前夸下海口的老师丢尽了脸,老师一直问她去哪了?在操场那,她用手指指教室外的地方,轻声回答道,诚实的回答已经改变不了什么,她被罚站在门外,这让已经是高中生的她有点丢脸,其他班的学生在下课后都来围观,询问发生什么事,一些人自以为是的猜疑着,她立在那里,看来往的男和女,在脑海里强迫自己回忆熟悉的,可是越想记起的却越让她陌生,好像很久了,她对自己默默的说道,可是心却不难过,这样,真好。

今天,一个女生跑来跟她说,她的妈妈正闹离婚呢,叫她快回家看看,她点点头,却往相反的地方走去,风吹的很轻,却依旧把她的头发吹的很乱,左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扯顺头发,扯下几许发丝,还好不疼,她对着自己安慰道,日子一天一天重复着,离国庆放假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同学们都在讨论着去哪旅行,只有她安静的在课本上画着什么,一女生探过头来询问她怎么打算,不知道,她抬头回答,你最近怪怪的,你知道吗?同学忧心的说道,她很想说没事,可是她说不出口,因为那两个字让她忽然有点心疼和委屈,许是看到她眼里打转的泪水,女同学拍拍她的肩膀安稳她别难过,会没事的。她记不起是谁,她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大家都知道,但是她却忘记的,努力的把眼泪压下去,回过头来说没事。是的,就应该是没事,因为什么都不重要了,他们要吵或者要离都没有关系,勉强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是时候回归他们想要的生活

国庆节,她奖励自己,去公园玩,人很多很热闹,有吃的,有玩的。一个人和她打着招呼,她对着笑笑又往前走,尽量不被人群挤的摔倒,刚走几步便被人拉住了。你不记得我了?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人盯着她问道,不知道,她老实的回答道,话刚说完就被敲了一个爆栗,疼的她立刻蹲下了,记起了不?面前的人坏笑的继续问着,她努力的回忆却找不出相符的身影,我真的不知道,这么一说眼前的人不说话了,神色有点恐怖,使劲的把她拉起来,说道,是我,,舅舅。舅舅?她什么时候有舅舅的,为什么她不知道,难道自己喜欢忘东西还喜欢忘记亲人吗?她有点尴尬的叫声舅舅,那人听后却不再是忧心忡忡的神色,而是开怀大笑着,夸张的连腰都弯了,她正想说着什么,却见眼前的人回头对着一群男人笑着说,看到了吧,我说了现在的女生很好骗吧,那一刻她的脸开始发烫,不可思议的望着向她走来的一群人,男子克制住后开始询问她的名字及电话号码,对于刚发生的事毫无歉意,她努力的把心平静下来,轻轻的说了声,舅舅,我走了,而后没理后面的声音一直向前跑着,直到心脏承受不了奔跑带来的负荷,慢慢停了下来,脸上满是泪水,她边抹掉边对自己说,这不是她心甘情愿流下的眼泪,所以它不能代表什么,然后她的心已经有那么痛了,她真的开始忘记了很多东西了,曾经她没有刻意去在乎这些,现在她真的开始怕了,如果有一天,自己开始连自己是谁都忘了怎么办?一想到连自己都被忘了,她开始慌了。

成绩已经倒退了,老师总是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她说教,却没发现她的异样,不停的让她进行补课与复习,抓紧时间读书考大学,一次两次,直到到不记的几次了,她还是着她的长笛,每次难过的时候,她都会去会场吹她的笛子,那里如果没有表演是不会有人去的,每次吹完笛子她就开始对自己讲今天发生的一切,好像是对小孩子故事一样认真,不遗落任何一件小事,重复着让自己记住更多与自己有关的事情,然后效果并不是很明显,她依旧忘记很多东西,比如她的作业,她的课本,还有她的早餐,为了方便记忆,她把自己的银行密码写在床头,这样就不会忘记了。

每次吹笛子的时候都有一个他在那,她并没有刻意去记住他,只是这是她唯一记得如此深刻的,她吹完笛子后,他为她鼓掌,也不说其他的话,后来,他主动与她说话,讨论长笛的一切,她耐心的听着,不时发出疑问,那天聊了很久,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的心却很激动,激动的忘了对自己讲今天发生的事情,自然的她又忘记了很多知识,然而唯独那天做她在梦里是笑着的。

学校的宿舍里开始频繁的丢失东西,衣服,生活用品,连着她的银行卡也丢了,她翻遍了床铺也没有找到,宿舍的其他人客套的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中午的时候,她拿着她心爱的长笛去了会场,还好笛子从来不离身,所以也就不会丢了,她并没有像其他丢了东西的人一样,大哭大闹,而是安静的选择一个喜欢的地方做她喜欢的事,他像往常一样来到了这里,手里提着一袋零食与甜品,等到她吹完,鼓掌,然后将吃的递到她面前,细心的帮她拧开饮料的瓶盖,她说不吃,他把她的长笛拿过来,让她腾出手拿着吃的,一见长笛被抢了,她心急的伸出手去抢,他对她说吃完就给她,不然这样抢就会弄坏的,于是她停下了争抢的动作,吃着他带来的零食与甜点,从那天起,她的早餐午餐就连着晚餐都被他管制了,不可以说不吃,他不会对她发脾气,说着如果不吃会怎样的威胁话,他只是对她说哪首歌用长笛吹感觉会好,吃完饭就一起去试试看是不是真的,学校的领导就那次的盗窃没有做什么措施,偶尔还是丢失一些物品,那时一群女生便会在宿舍大吵大闹说着满是怨气的话。

学校举行的一次表演,她去参加了,他陪着她一起吹着她最爱的一首曲子,台下的人听的不是很用心,偶尔会交头接耳聊着其他的话题,但是她还是很高兴的,并不是因为最终得奖,而是这次有一个人分享她的美好,学校关于她与他的流言蜚语开始传的到处都是,老师们秉着为人师表的姿势,对她们说着早恋的坏处,他急促的跑到办公室把她拉出来,不顾老师的责备声,一直向操场跑去,两人坐在草地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她对他说没有关系的,因为她不记得很多事,所以无论别人说什么也没关系,他不说话,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两条红绳,一条绑在她的手上,一条绑在自己的手上,他对她说自己的名字,对他说无论是否记得住都没有关系,反正他能找到她,他说的并不多,她却觉得心装的满满的,盛不下了其它,也许好运来的时候也会带着其它的运气,比如在她高兴的回到宿舍后不经意翻看政治课本时,她的银行卡乖乖的卡在那。

每天,太阳都起的很早,他总是站在楼下等着她,牵着她的手一起去上课,虽然还是会遗忘事情,但是她却把他记得牢牢的,每天对着长笛吹他们共同喜欢的曲子,也许这是爱情,也许这并不是爱情,但是他们在一起很快乐,他陪她复习,陪她说故事,对她说着将来规划的未来,她安静的听着,不时插上两句,偶尔调侃对方。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不奢望来世是否也能相遇,以后我们生活,我工作你可以在家里做你喜欢的,也可以选择一份你的工作,总之我们每天醒来和熟睡前都可以看着彼此笑笑,在高考后的一天他这样对她说道。

辛子京,辛子京,她对着他重复着他的名字,微笑的看着他。

哈哈,傻丫头,不是说了忘记了没关系吗。反正我可以找到你,他捧着她的脸,宠溺的与她鼻尖相触。

年龄即使不是很大,可是对于爱情还是有着自己的追求与看法,何况,还是在遇到了一个好女孩之后,即使平凡也比一切的浪漫都要幸福,爱情并不来于不停更换的人,真正的爱情来自于内心给于对方最真实的爱。

夕阳并不会因近黄昏而减少一分温暖与美丽,他牵着她的手,肩并肩的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他的母亲已经打电话催了很久了,再不回家就得让他们俩吃冷饭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