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红玫瑰

2011-05-30 11:29 | 作者:小木 | 散文吧首发

“一朵红玫瑰”,写下这个题目,思绪已然回到十年前。

一九九六年的二月十二日的傍晚,将为人父的我,怀着既兴奋又焦虑的心情,在产房大门外徘徊。

“生了吗?”“生了吗?”不知多少次,慌乱无助的我,只有一遍遍向进进出出的护士问着相同的问题。

“早呢!急什么!”产房的大门一次次关上了我满怀的期望,又一次次热切地期待着门的下一次打开。

…………

“儿子的名字你来起,女儿的名字我来起。”当初刚有了消息,妻就这样和我约定。

于是我兴致勃勃地翻阅典籍,遍览群书。要典雅的,要脱俗的,要气度不凡的,还要有良好寓意的……我绞尽脑汁,寻寻觅觅,却一无所获。唉!上下五千年,文章千万卷,可叹我竟然找不到两个合适的字给我的孩子

“我想好了!”终于有一天,妻对我说,一脸的兴奋之情,“叫…心韵…好不好?”

见我满脸狐疑,妻洋洋得意地解释:“心的心,韵味的韵。第一层意思是:‘心底发出的最好听的声音’;第二层意思是:‘祝她是个幸运的人’;还有第三层意思是……”妻故意卖着关子。

“生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女儿是你的‘心愿’,对不对?”我忽然灵光乍现。

妻满意地一拳打来:“还是你明白我的心!”

我把“心韵”两个字写在了宣纸上,挂在我家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的墙上。

…………

“恭喜你!生了,母子平安!”

“谢谢老天!”我长出了一口气,“是男是女?”

护士小姐却面无表情地并不回答。

“告诉我吧!求求你了。”我急得要跳脚。

“是个千金!”

天啊,我的心韵终于出世了!

这时,又一个护士出来了,对着另一个急切的准爸满怀热情地叫:“你家是个大胖小子!”那个和我说话的护士表情立刻生动起来:“你要请客!你要请客!”“好!好!好!”那个爸爸自是喜形与色,一群人热热闹闹。而此时此刻,我的幸福与喜悦却无人分享。

又熬过了漫长的等待,妻终于被推了出来,笑容含在她疲惫的脸上。握着她的手,我们终于可以一起享受初为人父母快乐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在无比的幸福中忙碌着。母子都很健康,医生告诉我,二月十四号下午就可以出院。

这天一早,我出去买了很多东西。在回医院的途中,看见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大把红玫瑰。

多么美丽鲜艳的红玫瑰呀!它透着火一样的颜色,像火一样地热烈燃烧着。

今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那只是城市时尚男女的奢侈专利,对于来自乡村小镇的拮据的我而言,只是知道有这么个词而已。

“要买花吗?”小女孩很甜美的声音,我犹豫了片刻,就迎了上去。

到了医院,我把花藏在背后,但我神秘的笑终究逃不过妻的眼睛,她一眨也不眨地望着我。

“情人节快乐!献给快乐的母亲。”我献宝一般地拿出了红玫瑰。

花,我只买了一朵,但它是最美丽的一朵。

幸福的红云立刻泛上了妻的双颊,像极了我手中的红玫瑰。

我期待着她的热情拥抱。可是——

“多少钱呀?你又瞎浪费了!”妻含着笑,又不无心疼地嗔怪。

…………

浪漫的情人节,加上这句不浪漫的话,这就是我和妻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后来,妻把这段经历写了出来,名字叫《一朵红玫瑰》,刊登在了报纸的上。

十年过去了,现在,我也以同样的名字写下了这段心情,重抚这段最初的美丽。

哦!永远的情人节,永远的一朵红玫瑰!

(于07年2月14日)

所属专题:我和春天有个约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