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友情的候车亭,等待彼此的祝福

2011-05-22 14:50 | 作者:狼牙月 | 散文吧首发

I

在候车亭和多位不相识的陌生人挤在一团。大家在等候那辆开往吉隆坡的巴士。

好热。炙热的空气黏黏的,贴着脸,贴着肌肤,浑身不自在的,我站着,等着。

陌生人最擅长的,就是搞陌生。不笑,就板着那张脸。一个人微笑的话,恐怕大家会用很讶异的眼神看他吧。大家各自干着一个人干的事。有的带着耳机听一个人的歌,几位坐着却隔着寂寞的距离,有位站在我附近一直忙着按电话。

大家一起等着那辆巴士。大家一起寂寞。对,不只是我,还有大家,我们一起寂寞。湛蓝的天空真的很美,只可惜有个刺眼的大太阳挂着。浮云似棉,轻且薄。抬头望着,企图让等候的时间过得快一些。

一位熟悉却陌生的身子在身边晃过。我下意识的回头看,是她。一个不认识,不怎麽漂亮,但就是有种难言的气质,说不出的感觉,长相平凡却倒是很吸引我的目光的一位女孩。大概小我一、两年吧。我不是自夸,不过我还挺会猜别人的岁数。而且,总是很准。

她最近总是在这儿等巴士。

我最近也在这儿等巴士。等她。

灰尘问我,每次有事没事跑来候车亭干嘛,有车不用,要学洋鬼晒太阳变黑啊?

没啊,就响应环保嘛。地球快要爆炸了,你不知道吗笨蛋。

是哦,灰尘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着我,那种让我很想揍他的眼神。那就戒菸啦,说那麽多废话,自己却整天抽烟。

灰尘怎麽会明白这种任由炙热天气糟蹋等着该死的巴士就为了看一位女生的心声呢。

II

灰尘,我的邻座同学,名为王辉橙。是个很阳光的名字,很有早晨的味道,很可惜被我扭曲了它该有的含义。一开始这样叫着他时,他其实还挺不开心的。每次他很专心在看最新出炉的海贼王漫画时,我都会趁着他专心的时刻小声的叫着为他而取的笔名。反正『尘』和『橙』就只差一个尾音,『尘』就比较简爽快,『橙』就必须拉长尾音,所以当他十分专心没时间理会其他事情时,就是我呼唤笔名最好的时候了。

『灰尘。』我特地装着没事却小心翼翼的叫着。

『嗯?』他的眼睛还是盯着那个漫画看。『干嘛?』

『灰尘。』这一次我用极度温柔的口吻叫他,想像自己是他女朋友一样,虽然,他是不可能谈恋的。

『干,嘛?』他的视线还是只专注于那个画线複杂且凌乱的漫画上。

『灰尘。』我还是尽量压抑内心的慾望,温柔的,温顺的,像个女孩一样叫着他。

『……』嗯,视线还捨不得离开那个屁东西是吗?很好。

『灰尘!』压不住的那种整人的兴奋已在胸口爆发,我对他吼着。

『妈的,你干嘛又叫我那个名字?』他终于放下手中的漫画,开着内容的躺在桌子上,漫画裡的人物亲吻着桌面上静静睡着的蓝色原子笔,而漫画封面看着天花板上的风扇旋转。

看吧,他就是这样的不喜欢我那样叫他。

可是日子久后,他就渐渐习惯了。或许,应该说是麻木了。

你是不可能谈恋爱的。当他问我,恋爱是什麽东西啊,怎麽那麽多人一谈恋爱就整个人变得好傻,然后我就这样回答他。你是不可能谈恋爱的,所以还是别问了。

为什麽?他忽然像个小孩子,眼镜框裡的眼睛瞳孔忽然睁大,期待着我的答桉。

因为,因为。我尝试学着爱情专家的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可是脑子裡搅不出什麽答桉出来。答桉是有,是在心裡,只是不懂得如何用具体地用字体表达出来。

因为什麽?他真的很像个傻瓜。笨蛋,我就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你,还追问下去干嘛。

『因为,第一,你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第二,所以你不懂那种感觉;第三,所以你就会认为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的;第四,虽然我也这麽认为。』我记得,我是这麽回答他的。

『屁啦,什麽答桉嘛。根本就是不是答桉的答桉,解释叠着解释,听起来是像答桉,但其实是空心的。』

哇,他几时变得这麽有文字气质了?

灰尘,是个宅男,而且是乖乖型又有点怪怪的那种宅男。

他没有所谓的爱好嗜好,没有所谓的喜欢和不喜欢,多数东西他都可以接受的那种。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呆在家裡玩上线游戏。不,他说他并不喜欢,这个不算喜欢,就只是,最常做的事情。

他是那种连喜欢程度也得分得清清楚楚的人。

他每天早上都喝牛奶,然后晚上喝咖啡。这是铁定的事情,他每日铁定会做的生活习惯。

那你是喜欢牛奶还是咖啡呢,我咀嚼着刚从学校对面的7-11买的草莓味口香糖,声音有些含煳地问着他。

『两个都喜欢。只是牛奶是比较喜欢,咖啡就挺喜欢的,这样。』他翻开昨天在课堂上还未看完的海贼王漫画,打算趁这节无聊的历史课继续追看下去。

我挑起眉毛。『这样有差吗?』

有,他想都没想,很肯定的回答。

『怎麽说呢?』

『就……』他的视线离开了漫画裡在无声呐喊着的鲁夫。他开始了若有所思的沉默,好似挺认真的在回答。『如果喜欢是早上,那麽挺喜欢就是中午,比较喜欢就是下午。这样。』

『哦,那晚上呢?』我看着口中吹出的粉色泡泡在空中不停的扩大扩大再扩大,像个在迅速成长的可爱小生物。

『很喜欢。』他说。

『那凌晨呢?』越来越大的澹粉红色在空气中好似不停地充气。

『碰!』充气过度的泡泡竟然爆开了,黏着我的唇,我的脸。『妈的。』我走向男厕去,打算洗个脸。

III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对,我知道这麽做很变态,但是,我还是做了。

这是我跟着她上巴士的第一百零四天。像往常一样,我静静的跟着她身后的人。如果她是第一位人,那我就是第三位人。中间得有个第二位人,这样,她才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可是今天就是有点异样。我失常了。我不只跟着她上巴士,还跟着她回家。

有种想知道她究竟住在哪儿的冲动,然后她下车之际,我也跟着下了车。

黄昏,夕阳和彩霞见今日最后一次的面,而我就跟在她身后,隔着一段有些遥远的距离。

馀晖映照在她的身子,长至腰部的大波浪褐色捲髮在她走着时跳动着。好美丽的画面。有些庆幸,自己能够看见她美丽的一面。她没察觉到我的存在,也好,我就可以这样一直看着她柔美的长髮,让她的背影住进我的眼裡。

后来,我看见她走进那个花园。而且,是在第二十七号门牌。二十七号。

我的脑子裡有些东西在拼命冒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在伸展,像黑势力一样在蔓延。

然后,我听见有人和她打招呼。是把很熟悉的声音。熟悉到我不想听见的声音。

IV

你有喜欢的人吗?

数学老师在白板上写着那些让人入睡的号码,灰尘在一张纸条上写着这行字。

你无聊啊?我回复了他。

他画了个大大大的箭头,指着那句『你有喜欢的人吗?』然后再把纸条传给我。我看了纸,望向他,然后调皮的笑着。

哟,宅男几时开始往这方面想着了?

『我喜欢灰尘。那你有喜欢的人吗?』我手裡压着那张纸条,然后把它在桌面上拖着,一直就这麽拖,着让原本纯白色的它受了遍体鳞伤灰色的伤。

这个宅男会有心上人吗?我对这个问题挺有兴趣的。如果他有喜欢的人,身为他伟大好友的我,一定会帮他出头追对方的。不,我会做他的军师,帮他策划应有的战略,为了达到目的地,我们将不择手段。因为他这个小绵羊一定不懂得如何追女孩。

感觉好像等了好久,我一直迫不及待的转头瞄他在写的东西,可他一直用手掩着。

纸条传了回来。我赶紧打开一看。

『我喜欢永翔。』

我揉了揉那张该死的纸条,微笑着,心裡暖暖的。

朋友的喜欢。

好友的喜欢。

V

灰尘最近总是有些心神不定。

怎麽了,我问他。

他摇头不答,摆个臭脸给我看。大便他。

不理他了,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办,没时间看他那张臭脸。

下课时,班上只剩下我们两位。

『永翔,你有喜欢的人吗?』他低头问道。

妈的,他到底怎麽了?

『干嘛?难不成你要追我喜欢的人哦?』看着他静默不语,我还是忍不了那份说不口的关怀。『你怎麽了?』

『我看见,有人,喜欢我爱的人。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喜欢她,还是爱她。』

我听着。不语。

我们都知道了彼此最不想触碰的秘密。

我们都知道,只是,不想说破的秘密。

VI

『如果喜欢是早上,那麽挺喜欢就是中午,比较喜欢就是下午。这样。』

『哦,那晚上呢?』我看着口中吹出的粉色泡泡在空中不停的扩大扩大再扩大,像个在迅速成长的可爱小生物。

『很喜欢。』他说。

『那凌晨呢?』越来越大的澹粉红色在空气中好似不停地充气。

『碰!』充气过度的泡泡竟然爆开了,黏着我的唇,我的脸。『妈的。』我走向男厕去,打算洗个脸。

厕所裡,我听见那个他答得过分小心的答桉。

『爱。』他说。很小声地说。

他终于说出口了。

VII

我看见她走进那个花园。而且,是在第二十七号门牌。二十七号。

我的脑子裡有些东西在拼命冒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在伸展,像黑势力一样在蔓延。

然后,我听见有人和她打招呼。是把很熟悉的声音。熟悉到我不想听见的声音。

儿,这是你的书,谢谢你。』

『嗯,不用说谢谢。如果你还想看橘子的书可以告诉我,我都有哦。』她灿烂的笑容,比夕阳的应有的魅力更为美丽。

『好,我要那本,【你在谁身边,都是我心裡的缺】。』

『好,我待会儿拿给你。』她笑着,走进屋裡。

她没仔细聆听灰尘的声音。

灰尘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胆怯,还有,浓郁的感情

她没仔细倾听,一位住在二十八号门牌邻居的心声。

当晚我回到家,就马上坐在电脑前,输入了这几个关键字眼。

电脑荧幕亮着光,我一字一句的看着。

「问你一个问题,人在甚麽情况之下,会想要问对方你爱不爱我?」『当爱着对方,也想被对方好好爱着的时候。』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他回答。「当想要不顾一切去爱的时候,甚至想要捨弃一切和对方逃跑的时候。」我说,「所以,你爱我吗?」曾经,我有个遗憾。在该说我爱妳的那个当下,我选择了沉默。而今,就算我有再多的成就,拥有再大的世界,都没有办法让我买回那个错过的当下。我不后悔,我只遗憾。虽然,妳在谁身边,都是,我心底的缺。橘子最新作品,《妳在谁身边,都是我心底的缺》道出了都市人共鸣的爱情感觉。

所以,没说出口的爱,就是灰尘的心事吗?

VIII

『我看见,有人,喜欢我爱的人。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喜欢她,还是爱她。』

我听着。不语。

我们都知道了彼此最不想触碰的秘密。

我们都知道,只是,不想说破的秘密。

『那天,我看见你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着我不知道的事。『跟她说要借书的一番话之后,你转身离开之时,我看见你了。后来我开始怀疑了。最近,在巴士站,我偷偷的站在候车亭旁的那棵树后。然后,就看见你跟着她上巴士。』

我小心翼翼的吞了口水,心裡有点不是滋味。『所以呢?』

他低着头。还是那副呆样。『不知道。』

IX

我们,好像卡着了。

卡在友谊和那一份情之间。

我们都在友情的候车亭,等待

等着,一句祝福,从谁的口中先吐出。

评论

  • 花落ベ成泥:喜欢上同一个人,爱情更美还是友情更深。。。 但愿你们,无论怎样,都还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回复2011-12-10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