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传染

2011-05-15 14:51 | 作者:穆木 | 散文吧首发

那天,我去位于海淀的市工商局办事,在走到苏州时,因并线晚了,又没有距离感,而与正在正常直行的一辆出租车的后部发生刮蹭。慌乱中的我,下车后竟下意识的先去摸了摸自己的车,回过头才去看对方的车。反应过来的我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看着对方被我挂出的近五十公分的痕迹,我在心里盘算着,该给多少钱才能了结。

对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先生,他宽容地看着我,话语中带着玩笑:怎么回事?练车呢!我困窘地说:怪我,怪我,手太潮。

我一边道歉,一边开玩笑:都是我车的漆,你的车没事。我本来是在给自己找辙,没想到这位大哥,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车,看到只是划了道浅痕,没有伤着漆,便朝车门走去,在拉开车门后,才回头对我说:回去好好练练,碰着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后小心点。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发动车子,走了。后边的车开始按喇叭,才把从惊愕中叫醒。

“的哥”,在我以往的认识里,是工作辛苦,但不让人同情的一族。他们拉客绕路、开车乱并线、乱停车,没有想到会如此处理问题。

我发动车子,脑子还无法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来到工商局,我存车、取号、办事、心情格外好。看着办事人员毫无表情的脸都感到格外亲切。

等候时,旁边的人问我借笔,我愉快地答应了,另一个人又问我表格的填写要求,我耐心的回答他的问题,直到他填好表格离开。后边的另一位,情不自禁地说:你可真有耐心,又不认识他,让他去问柜台的人好了。我没有嗔怪他:我待着也是待着。

从工商局出来,遇到一个乞讨者,看着伸到眼前的黑乎乎的手,我没有以往的厌恶,顺手将兜里的零钱塞给了他。

临近中午,我走进一家餐厅,刚刚坐下,莽撞的服务小姐,端菜时不小心,将菜汤滴在了我的裙子上,平日里得理不让人的我,面对小姐惊恐的面容,宽容地安慰她:别紧张,回去洗洗就好了。

……

一天结束了,我惊奇地发现自己没有平日里的疲乏,感到轻松愉快。

回想一天的事情,才发现是那位可的哥,将宽容给了我的同时,也将好的心情传给了我,而我又将这份宽容传给了每一位和我接触的人,将我的好心情带给了我身边的每一位。

事情如此奇妙,是我以前不曾想过的。

一次小小的宽容,竟能够影响我一天的情绪,进而影响我周围许多人的情绪。我们平日里绞尽脑汁为自己寻找快乐,放松精神,调节情绪,却总是事倍功半。其实,只要我们遇事对别人宽容,也就是对自己宽容,让别人愉悦的同时,也愉悦了自己。

那位可爱得的哥,是一个愉悦心情的传递着,是一个懂生活、爱生活、会生活的人。

的哥所做的,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而又都不能做的。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到了,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