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阡芸生悸动生灵

2011-05-15 13:58 | 作者:羌山猎人 | 散文吧首发

记忆如斑点在心上落下了烙印,忘去,却不能做到。阴霾随着时间淡化,散尽了凄伤的五一二。不仅能触摸到残檐断痕,也会目染泪水泛滥的眼眶。人间情暖北川,三年重建,新生一个世界。堰塞湖卧于山涧沟壑,从此,便有了汽艇。原来通往县城的国道消埋在阴暗的幽幽苍山,在山脊蜿长丛林中开凿了生命通道,迎着,度过一个又一个秋,这就是擂禹路。每一次过往都是红色之途,都会触心到生命。

如今,掩埋在废墟上的人早已找到了家,永远安乐。那些妻离子散的家庭也恢复了平静,安详了落魄的心灵。昔日破碎家园呈现在世人眼前,靓丽几家灯火,格局粲样的小区,倾注了想。羌乡抛露着时代气息,憧憬着美好将来。其实,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虚幻,现实却不能欺瞒我们的眼睛。

今天是北川老县城沮殇的日子,微风吹散的纸钱,香火独鸣的青烟,无不寄托哀思。在磨难和沉痛中孕育了坚强,学会不用眼泪说话。虽我家侥幸避难,但由衷肺腑地禁肃这场灾难。

在亲人逝去的地方又长满了轻轻的野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