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夏

2011-05-15 13:18 | 作者:夜末 | 散文吧首发

昨晚边喝酒边跟室友抽CS,后来实在不行跑到厕所吐,然后躺床上就人事不省了。今天睡到中午才醒过来,看了看周围,发现原来我还活着。大大地吸了一口气,不置可否地笑。

头晕得不行。

外面的天是压抑的黑色,可就是不下。站在阳台上我一边揉脑袋一边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嘴巴干涸得想喷火,走过去倒水,杯子残留着白酒呛人的味道,害我每喝一口水都要憋着气。也没胃口吃饭了,就坐在电脑前看了看空间,写写说说。小山有点生气地要我注意身体,不要弄丢了自己

坐在电脑前我歉意地笑笑。我只是前天突然觉得吐的感觉很爽,也算是我们宿舍这学期最后一次聚会,才喝的酒。我觉得吐的感觉很爽,是因为这阵子太压抑,身不由己的时候多,忙了其它事,把专业都落下了;而距离我给自己定的第一个目标时间又不多了。

周国平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有一千种眼泪,男人只有一种。女人流泪给男人看,给女人看,给自己看;男人流泪给上帝看。女人流泪是期望,是自怜自。男人流泪是绝望,是自暴自弃。”

本来我是计划好好哭一场的。有点自暴自弃。另外书上也说压抑的时候哭一哭,能缓解神经,排解毒素。可长大了泪腺也变得格外不对调。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太他妈难受了。所以我想吐,把那些烦恼都吐个一干二净让自己心里只剩云淡风轻。

虽然过程有点痛苦

走回阳台洗漱,看了满满一桶的衣服,心里惨叫了一声。

我真想自杀。

柜子里还躺着三四个硬币。我跟自己说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不到万不得已,我要坚持手洗,那样洗的衣服才干净。

说完后心里着实轻松了不少。

关了电脑,倒下去继续睡。

MP3按了随机播放,听到不少被淡忘的歌。那些我高中一直在听的歌。

那时候有一段时间,每天一大早,图盛宿舍区的广播都会播放冰淇的《不了了之》,撑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机械式地洗漱然后下楼做早操。诅咒学校没事找事,扰人清。躺在养了一段时间后的草地上,闻着被阳光烘烤后散发在空气中的绿草味道,听手机外响播放王菲的《棋子》、后弦的《单车恋人》、古巨基的《爱得太迟》跟jay的歌,然后踏着钟点赶去上晚自习,起身拍了拍身上粘满的草屑。

似乎,那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做早操那会,我记得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百般的不情愿。现在想想,却很让人怀念。人就是这么前后矛盾,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回去,穿着白色的校服,黑色的校裤,然后认认真真地做一次广播操的。

前阵子我听小山说她回去过一次,图盛并没太大的变化。果然又印证了那个四字语——物是人非。时光真的很会捉弄人,变化最大的永远是人而不是物,所以我们有很多机会睹旧物增新情。

AIB的门口没有低速行驶的公交,一眼望过去几乎都是跑高速的大货车。所以我也很想念图盛的1路跟3路公交。每到下课时间就会挤满穿着干净的图盛校服的学生。每次没事干无聊的时候,我都喜欢坐在公交上打发时间,一边听MP3一边看窗外流动的景致。路过低矮的瓦房,路过沿街摆卖的地摊,路过红绿灯;有干净的玻璃落地窗的快餐店对面是被高耸的大树遮住一角的书城,一中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每个初那里都会开满好看的木棉花……

追忆这些掉了色泽的时光,像个上了年纪的人。

大概下午六点的时候醒过来,吃了晚饭后,外面就开始下雨。沙沙沙的声音透过阴郁的空气传进耳膜,像某个熟睡的人在耳边的呓语。我拍了拍还有点晕眩的脑袋,看了看外面一片暧昧的朦胧。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2011-5-15

4时17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