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江南梦

2011-05-08 08:35 | 作者:核二二 | 散文吧首发

(一)十里烟濛濛,烟丝醉软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菩萨蛮》

喜欢“画船听雨眠”的意境。试想着,于潇潇烟雨中,船行水面,天色萌暗。本是压抑沉吟的江南暮雨时节,因这一“卧”,一“听”,便将所有烦恼忧伤敛去,剩下的是无尽的闲适与快意。于画船歌舫之上,一衬帘笼雨雾织就的江南,听丝竹隐隐,观春雨绵绵,该是何等惬意啊!

江南好,好在那一蓑烟雨,氤氲着水乡钟灵毓秀、清洁丽质又不失旖旎悱恻,令人难以忘怀。“烟笼寒水月笼沙”的诗情,指引着多少文人墨客为之驻足留恋,以致词人韦庄发出“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的感慨!

十里烟雨霏霏,醉倒多少文人墨客?

(二)多少红尘旧,似梦非梦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晏几道《蝶恋花》

笔墨风流,才子佳人,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跃然纸上。风吹影摇曳,便生了诗情画意翩翩。然而,江南的离别泪,盈盈山水间,埋葬多少人伤心之事。梦入江南烟水路,遥系情丝无说处。

江南承载着的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是多久以前了?那一蓑烟雨乘着别愁离绪,相思断肠,远离。

然而,蓦然回首。行遍江南几千里,却再不见伊人笑靥。缱绻情思,尺素情书,字字相思,只寄托于梦中销魂。却奈何,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是何等遗憾感伤

抚揍清弦,缓歌曼舞,将断肠相思寄托在这霏霏淫雨中

微弱年华,为你画地为牢!

红尘一梦,千帆尽,旧梦难寻。

(三)西子湖光正好,不与时间

西子湖畔佳偶成,霏霏烟雨惬经年。草堂医庐普济世,恩不移美名传。

法海无情斩姻缘,情天恨海金山寺。许郎怯懦薄情斯,雷峰塔下情缘死。

——《西湖殇》

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畔,十里歌舞笑场,演着虚,藏着假。

西子之美,不在清风白日,乾坤朗朗。而是烟雨蒙蒙,湖面水光弥漫,似雾非雾之时。断桥演绎的千年传奇,人妖绮恋传了千年。

一夕传说,一瞬永恒

正是湖光好,修仙的白娘子,渡船的许相公。相遇的那一刹,便是世人眼里的传奇,诗人笔下的佳话。只是,或许那情来的太过漫长(中隔了千年),那烟雨濛濛的背景过于虚幻,所以,便有那么一个悲怆的结局。

故事往往因悲剧而令人难以释怀,又因悲其悲情,流传了千古。

不与时间老。

(四)你的伊人,与我无关

漂泊浮萍逐水流,弦音曼舞弃流年。公子王孙座上客,浮生清歌度华年。

偶遇君前梦初醒,雨泠泠系思君。半生轻狂尽诸敛,不敌伊人一笑倾。

——《前缘错》

看到你的一瞬,恍然如梦。不知是何原因?或许是那雨太过缠绵,又或许是江南的春色太过旖旎,在我望见你的一刹那,陷落了灵魂

仿佛等待了千年,在这一场大梦中,将将醒来。没人在乎的人,自己也不会在乎。所以仗着年少便轻狂。一介歌女,混迹烟花巷陌,堪堪聊生。不为富贵名利,只图得今朝快乐,有酒解愁,无酒便歌。

诗酒莫负年华!你只手书尽江南烟雨、锦绣繁华,也道尽世态炎凉、人世沧桑。于你的字里行间,眼角眉梢,我读到了落寞,读出了不甘。

可,又能如何?于你,若说爱情,是你从未给予的承诺。江南夜雨泠泠,你的眉眼,惊艳了流年,有那么一瞬,我想许你一生的眷恋。

为你敛了半世狂癫。

只是,情缘难测,造化一场。终抵不过你心底的那个人。她一个梨涡浅笑,换我回眸无数。

你的伊人,与我无关。

(五)湖光山色,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好,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好,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唔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白居易《忆江南》

江水东流,在江南温润如玉的土地上。

江南,或细雨丝丝入扣,荡人心弦;或清风朗日,江水碧蓝,闲花照影,怎能不让人驻足流连?

曾聆听古寺钟音,那悠扬浑厚的音弦至今难忘;曾向往于青山翠竹中,独自捧一卷书,沏一壶茶;或者于烟雨蒙蒙之时,独坐院中小亭,一杯青竹叶,聊慰时光漫漫。

曾惊艳于敦煌壁画里飞天的舞姿妙曼,曾感慨大漠风烟的豪放与热烈,曾羡古战场的悲情与久远,曾迷恋寒雪日,银装素裹,曾欢喜异域别样妖娆。

历经无数,看过听过也亲自探寻过,再回首,江南那一蓑烟雨润泽的土地,仍是心中至爱。

或许飞天歌舞,惊艳了众生;或许大漠孤烟,漂泊了旅人;或许古战场折戟沉沙,令人向往;或许异域妖姬曼妙,别样倾城,或许寒冬冰雪,清洁无暇。但心中所爱的仍是江南那晕黄的落日,那虽历金戈却依旧繁华的街市;那些含羞带怯的小家碧玉,那些冬日里暖暖的柔光。

(六)雨润江南,我们的传奇

一蓑烟雨,浮生几何?

江南的雨,润泽了一方百姓,续写了无数的传奇。

当那些鼓角争鸣远去,刀光剑影隐退;当那些帝王将相、盖世英豪,化为史册寥寥几笔;当那些才子佳人风花雪月,传成了传说。

就让我们,于这一蓑烟雨中,演绎自己的传奇。延续那一段段绮丽的梦。

创造那,独属于我们的诗篇。

(七)烟雨,梦江南

一蓑烟雨,江南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