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春韵

2011-05-06 17:25 | 作者:才兔乐陶陶 | 散文吧首发

早就听说涌泉风景如画,想象中定是山泉涌动、山水依依的世外桃源。萌生去意已久,却因众多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意愿,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也许在你不经意间就会悄然开放。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窗外正绽放着含羞而温情的丁香,与文学好友结伴而行,参加《时代文学》走进涌泉文学采风活动。

四月的般阳,清风拂柳,莺歌燕舞,百花争艳,尽显雍容华贵。从城区出发,车在平整的柏油路上急驶,出龙泉,回头望,城区定格成一副浓缩的画。到西河,车转向正东,看到起起伏伏的山,见到高高低低的树,心情更加鲜活起来。一路谈笑风生,便到了太河水库,远远望去,波光粼粼,一湖锦绣。沿山而行,顺溪而进,山水尽头,便是我们的目的地涌泉村了。

涌泉,这个被大山紧紧抱在怀中的小山村,少了几份山外的喧嚣与繁华,多了几许宁静与清幽。石板曲径,古树老屋,山野里漫步着家禽,丛林里传来鸣,袅袅升起的几缕炊烟,陶醉了青石道旁的老井、辘轳和吊桶……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我们聆听了《时代文学》主编黄强、著名军旅诗人康、知名小说桦的讲座,大家进行了激情的互动交流。正午时分,酒宴设在一个古朴的农家院中,丰盛的农家菜、甘醇的美酒……酒足饭饱后,大家迫不及待走进村落、攀上大山,欣赏这如诗如画的美景。

涌泉来晚。春天好像在山外转了一圈,才姗姗来到这里。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内杏花始盛开。向阳处,杏花赶集似地次第开放,一团团,一簇簇,盘坐树梢枝头,摇曳出一席洁白的幽;山腰上,则顶包带蕾,尽享春风的千呼万唤。柿树还在梦中,山楂抽出新芽,迎春最是放肆,斜背着黄色的小喇叭……

一条青石板路穿过村落,连着一间间青石老屋,延伸到大山深处。穿过小巷,走近老屋,青砖红瓦间,依稀看到昔日的繁荣,外墙上浅浅淡淡的青褐色,该是年轮走过的印痕吧!那又该记述多少沧桑岁月?承载多少人间冷暖呢?穿过弄堂的风,撩乱了一腔思绪,闭上眼睛,静心凝听,是风?是语?还是谁不经意零落的心声?

涌泉之美在山,山之美在齐长城,长城之美在于“杞梁妻哭夫崩城”,也就是孟姜女哭倒齐长城的凄婉传说。循着故事的脉络,沿孟姜溪,过孟姜井,峰回路转,拾阶而上,古齐长城犹如一条长龙蜿蜒盘旋在群山之间。相传,“孟姜女哭夫”天地动容,电闪雷鸣,天河倾泻,天塌地陷,山裂城崩,便形成了“劈山一线天”、“城墙缺口”、“佛缘石”、“双泪池”等景观,也便有了“齐风韶韵绕劈山,孟姜情泪成涌泉”的优美诗句。

“长城犹在硝烟尽,旌旗换作彩旗摆,昔日垛口染血处,杏花桃花相继开”。站在齐长城上,抚摸这见证历史的叠石、城墙和烽火台,二千多年前的群雄逐鹿、烽火狼烟、金戈铁马仿佛就在眼前。不仅感叹,“山河依然君王散,时光不待展新篇”,穿越历史与时空,齐长城这一代表华悠久文化精髓的历史遗迹,必将在祖国怀抱里、在勤劳的人民手中放射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所属专题:我和春天有个约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