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捡起旧时光

2011-05-06 10:15 | 作者:吴.离 | 散文吧首发

一、

五一,有两天假,可是老天不高兴,下起雨来,连下二天,一直没有停过,间或有阳光闪出,以为有太阳来了,转眼又滴滴的下起来。

,因为宁静,所以雨水的声音分外入耳。厂房后边是山,是坟山,黄土下边住着一些孤单灵魂。生,来得热闹,陪你生的人也多得热闹;可是,人死了,又有谁陪你一起死呢?

有人问我,你住在厂房上边,不怕吗?我说,不怕。从小我就不怕鬼,我怕人。因为,人害怕孤单,因为害怕孤单,总是找诸多借口让自己不孤单,于是就有了各式各样的纷争;而鬼本就是一个孤单的灵魂。

下雨让天冷了起来,似乎没有立,突然,想起李清照说过的一句词: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二、旗袍

一直在看浙江卫视的《旗袍》,于是我对旗袍开始神往起来。五月二日,我便在商场里开始寻找旗袍,我看了许多件,没有喜欢的,感觉旗袍的现代味太浓了。

最后,我在一个小店里找到了心底理想的那件衣裳。很典型的款式:立领,白底布环绕着银丝钱,滚水红色边,胸口和左摆处绣着二朵较大的水红色芙蓉花。长长的银白花梗从胸口一直绕到下摆。

回家,我穿给他看,他说,我得收回我曾说过话。他曾说,我个子矮小,穿不了旗袍的。

看来,有太多东西,必须得自己去尝试,也许,有意想不到的喜悦。

三、桃树

每天从厂房走出来,会在转弯处碰到两株桃树,五月天,桃树的叶子满满的都是绿,树梗不太大,叶子倒显分外妖娆,风一吹,就左右恍动,如细柳随风跳舞。

我记得,三月的时候,桃树是开了花的,粉白粉白的花,那时候,桃树的叶子还很小,只见桃花,不见桃叶,如一个人的心,满是粉色的心事,或许还藏一个天。

从粉到绿,是一种蜕变,马上,桃树就要结出果子了。到最后,桃子也会透着粉,桃树走到原点,最后还是回归粉白。

季节早就安排好了盛放与凋零,半点不由人。

四、二个人的烟火

今年,我们才开始自己做饭,所有新的事物,在不同的二个人身上,会碰撞出火来,为洗碗,为洗菜,为诸多细小如毛的事恼心,我们恼我们的心,碗还是碗,菜还是菜。

想来,人间烟火,应该是二个人的火和烟,与烧火做饭本身无关。

结婚都六年了,我常常会有种回秦汉的不真实感觉。尤其是半夜突然醒来,我看着熟睡的他,我会问自己,你怎么就和他结婚呢?我们怎么就睡在一张床上了呢?

尽管如此,第二天,我还得烧火做饭给他吃,我得从秦汉回到现代。

朋友聊天,都在感叹自己老了,都在感觉青年节不再年轻,都在感叹那些老去的80后,时光够狠,比刀还狠。我唯一能做就是,捡起地些散落的旧时光,轻轻的放在心底珍藏,让回忆有个清澈的源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