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脚步,留香

2011-05-04 10:27 | 作者:木知 | 散文吧首发

第一次路过,心嘭嘭地狂踹了几脚,就像沙漠里的商旅突然发现前方的绿洲,不止是惊喜那么简单的词语可以表达的。这里就仿佛有粘滞的地胶,粘着我的心,扯着我的思绪。

看着歌声里翩翩起舞的大叔大妈,油然而起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羡慕,他们是那么的富有青魅力!一致的步调是那么的轻盈,柔美的弧线是如此的迷人。寒其实已不在,西风似乎已绕行,因为这里是一片青春的火热!

他们手里舞动的就是青春的脉搏,臂膀上震落的就是岁月的尘埃;而那远处的亘古星空,闪烁的是渐行渐远的岁月车辙。

突然,墙角的那颗沙粒颤栗着滑落,枝头的那苞黄芽开始泛青,还有那圆形餐厅的屋檐上一只假寐的野猫睁开了闪着光芒的眼睛。再看那婆娑的树影,朦胧的笔架山,砚湖的波光,霎那间都有了呼吸;还有那渐渐清晰的心跳,已然搏动出淡淡的思绪,泛着青春再来的凌光,刺痛着尘埃僧人的眼睛。一只惊飞的不知名的儿,扑棱着黑色的翅膀,抖落了整个季的寒意与着尘;扇动着凝滞的空气,像对称扩散地两道波痕,击溃时光那沉重的外壳,换上一身粗糙的麻衣,向无数的寒冬挥手作别。

脚步,在黏黏的小路踩过,也许是踩在时光的车辙上,也许是踏进青春的沼泽。但我,真的好想驻足,停留;坐在那儿,呆呆地望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就这样,默数着青春的脉搏。

而我,仅是一位过客,一位很吝啬的过客,前方总是有目标,前方总是充满诱惑。这里的美,这里的醉,不属于我。我总是属于未来,属于路的那个不知名的尽头。

又一次的回眸,我的眼里依然是不舍,不知我的万次回头,能否换走前行中的一丝丝的遗憾?我在遗憾的走,但每次回头,我的确是那么的幸福,像沉醉在无限春风里的花儿,那么的甜美。仿佛我看到的是里的香格里拉,诗赋中的洛河女神。

过客终究是过客,注定要离开。遗憾不知有多少,记忆不知有多深,知道的是这一站我在幸福的痛着。即便是压慢了很多很多的脚步,骗自己一次,不必那么着急,但踏向前的步子还是把我带到了远方。

风儿也许读懂了我的醉意,悄悄地送来了淡淡的歌律。跳动的音符,就像舞动的身影,充满醉醉的着迷,让人不可自拔。听,是《套马杆》,是《高原蓝》,是嘹亮的《月亮之上》,是心中最真挚的回味儿·····嘴角儿不知何时已经跟着张合,略带着调的四音从臃肿的舌尖滚过,挤出那从不肯漏歌的牙缝,混入那风里的波动。“高原红啊,高原蓝,高原上,有一片纯净的蓝天····”,“天也蓝,衣也蓝·····它是阿妹的衣衫······”眼角不知为那几粒尘埃酝酿了多少酸涩的晶莹,却又迟迟不肯挤出,就这样一路闪烁着。

抬望,将晶莹从眼角倒回心房,珍藏的底味儿,需要时间的延长与酝酿。月牙儿,又是你,那弯弯的钩儿,总是挂着你我和时间的回忆。如今,你挂着那绵远的歌语,述说的又将是一个春天故事。虽然这里有了一个新的主题。

远处的云随风而来,不知有没有呼啸,但我的思绪却真的很飘渺。

繁杂的要道应该用车水马龙描述一下;但那高空中的阁楼,就姑且用一个悬挂的鸟笼来小作表达。高高的鸟笼,透出淡淡的柔光,穿过层层风云,映照在一个迷离少年的脸庞上,那么的沉醉,虽然他是在走着夜路。

灯光,没有丝毫的刺眼,就像回忆,没有丝毫的生硬。小小的笼子透着木的古朴,飘着熏的淡香。走进其中,让人产生这里是不是滋生懒惰的温床的疑问。沙发上零星的丢着积木,拼图,还有已经泛黄的遮阳帽,就这样横竖的交错着,躺着,你枕着我的臂膀,我压着它的裙赏。木质的地板上,立着,躺着,滑落下来的玩具超人,有的少了肢胳膊,有的腿不知了去向,艰难地摆着酷酷的造型。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懒散地蜷缩在沙发边缘的一个草垫子上,时不时地掀起眼皮,扫扫整个屋子,见那小霸王不在,便又安心地埋头大睡。

一阵淡淡的风鼓进书房,那装了半屋的黑色托着淡雅的灯光,一幅幅字画、一张张标榜几乎是藏进了墙层,隐去了曾经的光芒,泛着淡淡的时间的沧桑。两盆干枯的兰花枝上,又突出了泛黄渐绿的芽苞,对称在窗口的两侧,守望着这面与外界相通的窗户,等着寒夜散去,青春峥嵘。整整三个高大的书架上歪歪挤挤地排着各色的书籍,有的已泛黄,有的飘着浓浓的油墨香;十多本参差地堆在书桌上,似乎排着队等待那个懂他们的人来述说他们的孤殇。渐渐变厚的稿纸,还透着笔墨的清爽,延续着一个个你我她和青春的故事与幽香。

埋头的中年人,一身松散的韵味与婉转的紧张,时不时抬头遥望窗外的黑色;紧缩的眉心,高扬的眉峰,还有那凝滞在半空中的笔尖;突然,在一瞬间收场,回归那张平常;沙沙的疾驰声又在那张白纸上飘荡。就像小霸王说的,字儿是老黑夜里抠出来的。其实,也许你我都没注意那淡淡一瞥到的画面,腰板已没有那么直了,鬓角已悄然出现了丝丝白霜,眉头也已挂起了青春要逝去的惆怅,虽然心依然在强有力的碰撞,但岁月依然是那么的不饶不让。

一杯已渐凉的铁观音,不知何时又飘起了袅袅的透着茶香的热气,环绕着穿过来的灯芒,上升,上升,直至消失在不属于它的高度。半掩的门动了动,又合上了,又只剩下时间滴答的脚步声,还有那野马疾驰的声响。

也许就是在那野马的蹄下,踩过的是无数人的喜悦与感伤,踩扁的是很多人的梦想与希望,扬起的是对后人教导的尘霜;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总有不尽的缅怀与期望,我们在走,在渐行渐远,但我们也在不住地回头凝望,凝望我们心中曾经的美好与梦想。虽然这只是一个过场,虽然有时我们做的只是过客,但这不足以阻断我们最真挚的渴望,因为这是本能的力量。

渴望青春,渴望飞扬,渴望光芒四放;即便,我们已走过青春的梦工厂,我们依然要舞动青春的臂膀,向泛黄的回忆大喊一声,青春没有散场!

时钟触动了第十二次宣扬,玩具,积木,泛黄的帽子都已安静地睡在它们的床上;而风云依旧在飘荡,卷起滴答声响,绕过弯弯的月牙儿,彷徨在现实之上·····

月牙儿,冲着飘来的风云调皮地眨了眨眼,将那环绕的歌吹,小心地照在那在钟楼下不住回头凝望的男孩子身上。

木直山人

2011/5/3

评论

  • 雪傲:渐行渐远,怀揣着回忆与对未来的希望。用羡慕的目光观眼前景,你可知,你也是别人眼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而我又从文章中看到翩翩起舞的大叔大妈们还有流连向往的你呵!
    回复2011-10-10 21:44
  • 木知:回复@雪傲: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也许我们就是在这种相互的仰望中走过,不论是相交线还是平行线~~~
    回复2011-10-22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