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花又落

2011-05-03 12:18 | 作者:秋心冷月 | 散文吧首发

玫瑰墟里浓郁的芬芳,氤氲着疲惫的长。没有故事的我,宛如一叶不系之舟,苦苦漫于与醒的边缘。

月光如水水如天。寒山寺的钟声,又一次激起灵魂的震颤:原来,那份美丽的牵系,最终会化作悠悠的纤绳,把山的疼痛拉得很长,牵得很远……

关于风和月的传说已经流传很久了。今宵,月的寒光却又重新点燃思绪忧伤的火焰。翻遍所有发黄的经典,拍遍所有的栏杆。今宵,我该如何描摹你永恒的凄美?该为你书写一笺怎样的浪漫?

你是伯牙手中永不锈蚀的琴弦。洋洋乎流水,巍巍乎高山,忘情地流入渭城朝,淌过秦时明月汉时关。沧海桑田,朗月如昔。今宵,我渴望你再一次用你那天籁之音,浸润一张带雨的容颜。——哪怕它会把那个远古的故事,冲得或浓或淡……

你是丹穴山浴火重生的凤凰。为了那千年的一恋,为了你曾许给风的誓言,你飞过烟雨迷蒙的断;飞过痴痴狂狂的唐诗宋词;飞过被期待压弯的视线;高傲地栖息在月亮家园。月光如水,洗去浮华与沧桑。抚摸着在黄昏深处的心,我以山的姿态遥望八百里月阙,任你的华贵与至尊映尽我一生的贫寒,任我一帘幽梦缤纷成一卷卷感伤的诗篇。——梦里花开花落十百次,知否,我又为你守候了一千年……

你是放翁笔下的那剪瘦梅,寂寞地守望在驿外断桥边。尽管苍白的岁月一页页地撕去;尽管岁月的风霜又一次把情感的微芒压弯。但从亘古的时空传来的那支忧伤的曲子,却依然在心空千——折——百——转……野老村夫,游子归客,谁解这一树笼着寒烟的凄艳,竟孕育着一段冰冻不解的情缘?踏寻梅,走过松涛云海;踏雪寻梅,走过秋水长天……

——断桥边的那剪瘦梅,你肯回眸吗?看看是谁用泪光洗去你一身的俗尘?是谁执著地在寒料峭的季节播种着你的名字?又是谁在溟濛的夜海为你扬起思念的帆?

你是灞桥柳含烟;你是雨巷尽头的油纸伞;你是一杯忘情水;你是一行远行雁;你是江南采莲的童子,你是断桥下千年的古莲,你是……

——花不谢荣于春,叶不怨凋于秋。但不知明年湘竹含烟,海棠经雨的日子,谁还会把你的笑容点燃?

所属专题:我和春天有个约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