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父亲

2011-05-02 22:23 | 作者:**追梦人** | 散文吧首发

文/追

深沉,我以为自己一直都懂……

母亲的手用药过敏,所以周末我就要去帮父母洗衣服。每当这时,父亲总是忙前忙后帮我打下手。我一再说“您歇着,我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干活。”可他总是不听,而且因为先洗这个还是那个,我竟然跟父亲犟了起来,还耍起了牛脾气,对父亲的话惘若未闻,按自己的意愿做着,一幅“我长大了,您管不着”的架势。

许久,父亲温和地说:“你长这么大,爸就在你出嫁前收拾衣服和书籍时,真的伤心落泪了。还记得吗?爸爸对你喊了。那时候觉得用心养这么大的姑娘,说嫁人这么迫不急待,一次就要把家里所有你的东西都搬空……”父亲说得很平和,像是在轻描淡写地述说一件家常事。可声音中的那份不易察觉的伤感,还是让我为之一震。已经听不到父亲后边的话了,用心回忆当年的情景,根本没有关注过父亲的眼角,更没有看到那充满父爱亲情的泪花。留在记忆中的,只有那种,被从小宠爱自己、没骂过一句、没打过一下的父亲大声呵斥了的委屈和瞬间的泪如泉涌。

继续默默地搓洗着衣服,喉头却哽着说不出的思绪。懊悔当年的自己怎么就没有体谅到父母的不舍和对女儿未来的忧心忡忡?

这些天,父亲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激起了无尽地回忆和感动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对我的偏爱是众所周知的。所有的邻居阿姨几乎都对我发表过“xxx对这个闺女真是太偏爱了”的感慨!那个年代,厚厚的精美画册,只要我流露出喜欢,父亲一定给买;别的孩子得不到粉色珠串的三层项链,我有;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金黄色手镯,我有;最喜欢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一叠票子,然后从中选出面额小一些的零钱,微笑着(背着母亲)塞到我手中……因此,我成为小伙伴们中最富有,也是最受羡慕的孩子。当然,更是个讨父亲喜欢的听话、懂事的孩子。

寒冷的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冰冷的手伸向那双张开的父亲的大手;里,钻进父亲的被窝,那样温暖舒适,让我至今念念不忘。父亲读过的书我也偷偷地读,什么《隋唐演义》《薛刚反唐》《夜幕下的哈尔滨》等等;父亲喜欢听的戏曲,越剧、豫剧、黄梅戏,我也不知不觉地迷恋。

然而,出嫁时怎么就忽略了那含满泪水的眼角?

呆呆地看着将近七旬的父亲,和那花白的头发,有些佝偻的身躯,莫名地感动和惆怅涌上心头。想对您说:“爸,对不起。”可话到嘴边,却被已经模糊了的视线阻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