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11-04-26 21:48 | 作者:三牛先生 | 散文吧首发

放寒假了,便想着回一趟多年没回的老家。但放寒假就面临着运的高峰,往老家方向的务工者又很多,一票难求。

几经周折,才买到一张1月23日往老家方向的汽车票。

一直跟着我,在我处上一年级的女儿听说要坐车到很远的老家过年了,显得异常兴奋。

1月23日中午饭后,拖着行李箱拉着女儿,乘上了一个热心家长送行的车,赶往汽车站。

汽车开车时间是下午3点,但我们的车在两点多的时候堵上了,我们焦急万分,后经绕道才在3点的时候赶到了车站。

到了车站,我让送行的学生看着我女儿和行李箱,那着车票跑进车站,车站里人山人海,全是扛着大包小包要赶车回家的人。检票口不用检票就可以直接进站了,车站里挤满了开往各地的大汽车,一辆辆大汽车不停地往出口处开,又一辆辆大汽车从入口处开进来,除了汽车就是拥挤的人群。

我拿着票站在人群中,也不知开往老家的车停在何处,茫然不知所措,就在我左顾右盼时,忽然看到一块写着老家地名的牌子在移动。仔细一看,是一个瘦子穿着黑夹克的人肩上扛着那木牌在人群中走着,边走边用老家的话在喊着:“到XXX的,到XXX地的跟我来。”我心头一阵狂喜,心想这肯定是车站安排的调度员或志愿者,以方便回家的人们能按时上车。我就挤了进去,拉住他并大车票给他看了。他就说跟我来。我跟他走到了一个地方,他说,这里的人都是到XX地的,你就在这里等着,一会我来叫你们。说完他又举着木牌去引其他的人了。

我生怕赶不了车的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赶紧到外面把女儿和行李箱带到了指定地点。

和女儿站在指定地点等候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3点钟的发车时间早就过去了,从跟前一辆辆的车开来开去,但就不见老家的车来过来,那个导引的人也没看见。我不由紧张起来—这个大汽车站,即使是在繁忙的春运期间,按道理也该暗示发车才对呀?此时女儿吵着要小便,我也不知道车站厕所在哪里,就拖着箱子拉着女儿开始找厕所,顺便看看车停在哪里。

在停车场里兜来兜去好几圈,也没看到发往老家的车在哪里,车站厕所也没找到,就随便找了个避静处让女儿小便了。心想这样无目的地乱找不行,还是回到原处站着等吧。

回到原点一看时间已经是3点35了,那个举着牌子的说家乡话的导引也没看到,我焦急万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写着老家标志的车开过来了,就欣喜万分,赶忙朝车走去,并向驾驶员挥舞着手中的票。我知道春运期间严重超载的情况下没有票是上不了车的,车门徐徐打开,站在门口的随车服务人员问:“你要做什么?”

我说:“我在等你们的车。”

他把票拿去看了一眼,说:“刚才你干什么去了?我们的车一直在里面等你。以为你不来了,现在又把位置买给别人了,你不能做这车了!”

我一听着急了,大声说:“是你们车站里的服务人员叫我在这里等的,我带着孩子不方便去找,就按服务员的要求站在这里等了。怎么说我不来坐车了呢?”

“是哪个服务员叫你等的?”他也大声喊起来。

我往四下看了一眼,正巧看见那个举着老家牌子的人在出口说着什么,于是就指给他看。并大声地朝着那个举着牌子的人喊叫着。那个举着牌子的听到了我的喊叫,就举着牌子向我走了过来。

举着牌子的拿过我的票一看,就责怪起来:“我叫你在那里等,但我转个身你就不见了,我本来是要带你来坐这车的找了半天找不到你,以为你不做了哩!”说着就转向车里的随车服务员,:“这怎么办?”

随车服务员说:“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我们的车不够坐了,要不你带他去车站办个手续,坐4点钟那一趟吧?”

举牌子的就用无可奈何的目光看着我:“怎么样?我也没办法了!”

我很想发泄,但觉得他们说法也有道理,确实是我误了时间,要是我早二十分钟到车站,不慌慌张张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地步!反正现在距4点钟也不远了,做4点钟这一趟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于是我又拖着箱子拉着女儿跟着那个举牌子的朝车站办公室挤去。

到了车站办公室,那个举牌子的进到里间和里面的一个中年人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出来对我说:“老兄4点钟的车已经坐满了,没法加你进去,今天的卧铺没有了。我帮不了你的忙。”

我生气的说:“那咋办?”

他说:“现在只有座位车,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让里面的工作人员将你的票改成座位票。”

我说:“座位票?30个小时的行程让我坐着,还带了一个小孩!”说这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前年带小孩坐火车硬座的苦难遭遇。

他说:“这也没有办法,春运期间成千上万赶着回家过年的人,哪有那么多的卧铺?能有个座位将就着回家就已经很好了······况且这不是火车硬座,是豪华大巴的软座,可以放倒睡的。”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望着跟在身旁的可怜兮兮的女儿,答应了他。

转眼见,卧铺票就变成了座位票,举牌子的就叫我们跟着他,又到了车站里头,他大声地喊着老家的地名走在前头,一下子他身后就跟了几十个人,几十个人都跟我一样,把他当作指路标一样跟着走。七弯八拐地走到了车站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用两尺来高的铁栅栏隔了开来,栅栏的里里外外都是人,人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交际。从人们闹哄哄的口音能听出都能听出都是我老家那边的人。少说也有两三百人。

举牌子的冲我们讲起了话:“各位老乡,大家都忙着回家,这种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在春运期间车辆根本不够运。大家就在这里等,一会儿车就到了。说完,他举着他的牌子匆匆地走了。

我们就被撇在了这个角落,每个人的脸上全是茫然无助,腿站酸了没个地方可以坐,凛冽的寒风刮过来让人直打哆嗦。有人干脆席地而坐。长吁叹中不时夹着几声老家人特有的咒骂。

女儿被冻得小脸通红,不时地跺着脚,一阵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我十分心疼地将他衣服上那个帽子给她戴在头上,懂事的女儿抬起脑袋冲我笑了笑。

在这个角落站了很久,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车不见来,倒是这角落里的人一拨又一拨地增多。我就想这么多人在这里,一会儿要是来的车不够,我拉着女儿怎么上车?弄不好还站着到老家。越想心里就越发束,在心中悲凉地喊:“妈,不是儿不,我实在是回不了家。”

于是,我拖着箱子拉着女儿又挤回了车站办公室,要求退票,那个工作人员说退票要扣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我一算,五百六十元的票,扣百分之二十就是一百一十二元,心想我买了票白等半天,受苦受累还要损失一百十二元。不禁火冒三丈,扯下斯文,在那工作室台上拍了一巴掌,愤怒地说:“我买了你们的票,进站了却没有车,或是有车不能上,是你们车站的问题,如今我退了一步不乘车了要退票,你们还要收手续费,这算什么道理?”我气得声音都颤起来。我的怒吼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此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胸前挂着一个车站工作人员证,他询明了情况,拿过我的车票,在上面签了“全额退款”的字样,给了要收手续费的那个人,那人拿过去极不情愿地退了票。想必那个中年人肯定是车站一个说话能顶用的领导,看见我在发怒,怕因此而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出来息事宁人。但如若我不怒发冲冠,那不白白损失了一百一十二元?这其中的猫腻自然不言而明。

走出车站,面对街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竟不知如何是好。

打的到了或者站碰碰运气,宽敞宏伟的火车站倒不怎么拥挤,售票厅的人也稀稀拉拉。到售票窗口疑问,十天内的票均已售罄,只有年三十那天的站票。我放弃了。又打114订飞机票,五天内的飞机票也没有,五天后的票是头等舱,一张要两千六百多,我和女儿将近六千元,也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我也放弃了

天黑了下来,城市的霓虹不停闪烁,今,我将和女儿何去何从。

忽然想起之前打电话订票时,离这个城市不远的另一个城市也有发往老家的车,那个小城市,幸许没那么多人坐车。

于是又赶到汽车站,买了那个城市的票,经过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那座小城。

小城市的车站里虽然很冷清,偌大一个候车厅就坐了一两个人,售票处更是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售票窗口里那售票员在无聊地磕着瓜子。我趴在窗口向她询问,她在电脑上叭叭敲了半天,然后说发往我老家的车是路过车,根本没有座位。

我失望地走出车站,看着一脸疲态的女儿,下了决心—不回家了,就在上海过年吧!

正在这时,一个三轮车夫凑过来问:“老兄,你要赶往哪儿的车啊?”我冷冷地向他说了老家的地名。

他立马热情起来,说他能帮我联系到车,我满腹狐疑地望着他。

他就用手机打起了电话,不一会儿,他就把电话给我让我接听。电话里的人问清了我情况后,就说发往那边的车有,叫我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早上他联系我,明天中午发车。

我本来熄灭的希望之火重新燃烧起来。

然后就在车站边上随便找了家小旅馆住下了。

第二天起床吃了早餐,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昨晚和我联系的人。他叫我马上到车站对面的宾馆门口找他。

我就又牵着女儿拖着行李箱往那宾馆走去。到了哪里,没看到大客车,倒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迎接我,他直接将我接到了一个小面包车上,我就问:“就做这辆小面包车到我老家呀?”

他说:“不是,车在高速路口等,我拉你们到那边去上车。”

他用小面包车穿街走巷七弯八拐到了一个很脏的街道,下了车到了一座很旧的矮房子前,这房前已有了几十个像我这样的人。我就想也许在这里等车了吧。

那个胖胖中年人把我带进了小房间,房间里有一个穿着红西装的人在卖票。一张600元,是座位,不是卧铺,我想座位就座位吧,买了。可他看见了我的女儿,说小孩也要买票,我说小孩未满一米二,是不用买票的。他说坚决不行,现在是春运,都卖座位不看人,小孩也要买票,要不然你就将小孩抱在怀里!我一听,吓了一跳,三十个小时的日夜兼程,就让我把小孩抱在怀里,那多受罪啊。于是咬咬牙,掏1200买了两张票。买了票不就,又来了一辆小面包车,把这里的人分批啦走。我坐上了小面包车,心想是到高速路坐大客车了。可是这小面包车却把我们拉到了一个荒野,荒野的山坡上是一处陵园。我们下了车,就是一大堆建筑上倾倒的大理石工厂,工厂门口有几只窜来窜去的野狗。

这个荒野里聚集了一两百人,除了去我老家的人们,还有去别处的。不懂事的女儿好奇地看着这处荒野,打量着这些拎着大包小包,抱着孩子的人们。人们禁不住冷风的侵袭,就在荒野拾了柴火,生起了一堆熊熊的篝火。女儿兴奋地在这荒野上跑起来,玩起来。我也随着女儿玩,以消磨这难熬的时间,消磨心中的怒火。饿了,就拿出购买的零食冲击。又是一天的时光就在这不知名的荒野消蚀。

夜色渐渐降临了这荒野,人们焦躁亲来,都在打电话辱骂。在一片骂声中,终于来了一辆大客车,那个穿红西服的男子也在车内。车门打开,人们就蜂拥着上车。等我在下面放好行李箱,聪明的女儿已经随人们上车并抱了两个好座位。车是空调车,座位是软座,倒还挺舒服的。

等人们将行李放好,都坐下来穿西服的难分清点了人数,车缓缓驶离这荒野时天就黑下来了。为什么要等到天黑才走,为什么要在这荒野等车?个中缘由真是简单又复杂。

黑夜里,车驶向了我老家的路,驶上了我回家的路。

评论

  • 安卡:清冷的现实莫熄了这殷勤的期盼。让人无奈的事情太多,让人愤怒的事情太多。 所能依靠的也只有心中颤颤的火焰。
    回复2011-04-29 22:46
  • 三牛先生:回复@安卡: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何时才能真的让老百姓活得轻松,活的幸福?每年成千上万的流浪者连家也不能回,悲哀啊!
    回复2011-05-01 2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