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青山

2011-04-25 11:06 | 作者:欣庸 | 散文吧首发

清明时节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阳三月,江南烟雨,塞北泛青。今天民俗祭祖扫墓。往年的今天,在田野荒冢的墓前都能看到子们归来的身影,香烟缭绕,驻足流盼,小车代步,表情庄严,敬畏感谢这片热土呵护子孙们兴旺平安。然而,今年的清明节祭祖的人稀疏,不同以往。一打听才明白,原来言传今天是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仙鬼殊同,有犯冲之象。故都改为提前一天扫墓,这个消息我并不知道。

当我整理好心情归来扫墓时被父母劝阻,理由很简单。我自己在苦笑表情依然很庄重,因为每年的今天都是我必须回来的日子,代表年迈多病的父母敬一份孝心,同时也在赎救我多年漂泊的灵魂。自己也感到奇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扫墓祭祖会与自己的情结联系的那样紧密,随时能把爷爷奶奶的笑容收藏在心底,默聊一次,放松一次,然后承诺一次。我没有理由阻止自己的这点心意,于是,拎着供品与香柱纸钱向熟悉的墓地走去。

塞北大地,到处还是荒草干涩,朽木瑟瑟,一片荒凉景象。放眼望去,清雾缭绕,灰暗浮沉,微风习习,艳阳明镜。我一路走来都在寻找绿的身影,期盼看到希望的呼唤,然而茅草衰衰,干枯扑打着脚面,荡起的尘雾再次提醒:二月青遍地青,三月青没一根。农俗真是灵验,大地已经回春,和煦的春风早已把万物苏醒,青为何迟迟不肯露面?信步走,视野阔,翻过山岗跨过沟床一眼就看到了那块黑色的墓碑,那里躺着最疼我的爷爷奶奶。

这里静悄悄,我郑重跪拜,把准备好的供品恭恭敬敬放在案头,点燃两柱香与各种冥币,神色异常凝重。多少往事都会不约而同飞来,多少辛酸又像纸灰迅速消散。就在叩首那一瞬,我明白了父亲为什么会独自流泪,经常念叨自己小时候是这么度过的。也许亲身经历过的才是感受最深的,我并没有真正理解父母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从来都不会让我吃苦受罪,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从我记事起就记得,爷爷是个疯子,而奶奶是个瞎子,他们的生活情景可想而知。可是我不会忘记,我是在爷爷的肩膀度过的童年,在奶奶的怀里听着她充满忧伤的往事长大。就连我的名字都是奶奶起的,一直延续至今。我怎么能忘记,我到外地上学,是爷爷帮我把行李抗上了车,沉默地望着我没有任何嘱咐,车已经开远了,他的影子还在原地不动,慢慢刻在了我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您们在这里已经静静地躺了多年,秋枫叶染红了山岗,白掩埋了忧伤,松涛依旧,百归巢;春鲜花香草陪伴着您们,享受大自然的灵性,万物簇拥着您们共度良辰美景。您们驻守青山,青山呵护着您们的尊严。是啊,整座山岗都是英魂,都是不朽的生命汇集的地方。无论生前是贫是贵,在这里享受着平等待遇,一种特殊的安静会抹掉曾经有过的一切。我慢慢站起来,环顾四周,安然的近乎阴森。生老病死本无常,浮生若盼豪华,故人不在踏红尘,躲在地下梦子孙。我相信他们的英魂还在,轮回传承还在,一切还在重复上演。生与死的距离虽然遥不可及,细细回味又像是一墙之隔,就像四季循环,枯荣更替。我忽然想起,庄子为何面对亡妻不带悲色,而是击盆而歌。也许乐观在生死面前太自然了,无乎惊喜无乎悲凉,都是希望埋下的种子,就像春天的呼唤,期待满眼都是绿色。

祖辈把沉重的责任留给了后辈,后辈还会把责任留给子孙。这种传承经历了几百代,生生不息,繁荣兴旺。我暗想,所有的生命都是奇迹,来到世上只留下儿女们不屈不挠的传承,争夺生存的权利,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得到。让人误解的原因,哭着来哭着走好像都有遗憾包裹着,是不是所有的生物都非常留恋这个世界?我又开始翻越山岗,在通往墓地的曲线上行走。也许我们都会沿着这条曲线走到生命的终点,今天我们不能不想,起点与终点始终连接着神秘的醉情,不老春是所有生命的性情,人当然要弥留悔不能醉。

望着远处的青山,沐浴着祥和温暖阳光,也许人生最难得的是放纵的醉态,坦然的胸怀,最容易得到的是死不瞑目,双手不能握住的那点东西。如果地下有知,所有的英灵都会赞同,因为我们只属于自然责任,任何强迫都是自找的麻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