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文竹

2011-04-23 23:13 | 作者:轻风 | 散文吧首发

她以她无声的枯黄抗议着我的冷漠,而我,却一直幼稚的认为这是秋天的迹象……

窗台上依旧摆放着那盆文竹。那是去年开学不久我和同学骑车去花市买的,记得当初老板还说文竹四季常青,极好照顾,而且生命力极强,养得好寿命可以到十年之久……

可现在,她满身枯黄,却依然倔强的站在那里,保持着原有的所有姿态,一如从前,像竹,又像松。我不知道她是在抗议我的冷漠,还是在努力的实现她的诺言——四季常青。也或许,“永远”只是一句谎言。

她现在确实是死掉了,但我还是偶尔给她浇一下水,记得我跟丽娟说过原因:我想某天,也许她会回心转意。但这确实只是个借口,我想,我之所以会固执的给一把枯木浇水,只是出于莫大的愧疚,愧疚我上个寒假三十四来天里没有给她一丝的照料。我完全不知道,那四十天里,她是如何的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如何焦灼的哀求着。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听不到她的声音,更不能体会到那无声的痛苦,我知道的只是开学来时她这一身枯黄的装束。我对自己说:“嗯?她怎么还沉浸在她的秋天里呢?嗯,来年天,她还会换上她的春装的……”

我彻底的茫然了,真不是到哪些是想象的哪些是现实的了……

嫁用季羡林《园花寂寞红》里的一段作为结尾:

“明年,春天总会重返大地的。春天总还是春天,她能让万物复苏,能让万物再充满活力。但是,这小花园的月季和牵牛怎样呢?月季大概还能靠着自己的力量长出芽来,也许还能开出几朵小花。然而护花的主人已经不在人间。谁为她们施肥浇水呢?等待她们的不仅仅是寂寞,而是枯萎和死亡。至于牵牛花,没人播种,恐怕连芽也长不出来。她们将永远被埋在地中了。”

“我一想到这里,就不禁悲从中来。眼前包围着月季和牵牛的寂寞,也包围住了我。我不想再看到春天,我不想看到春天来时行将枯萎的月季,我不想看到连幼芽都冒不出来的牵牛。我虔心默祷上苍,不要再让春天降临人间了。如果非降临不行的话,也希望把我楼前池边的这一个小花园放过去,让这一块小小的地方永远保留末秋初的景象,就像现在这样。”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