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2011-04-23 19:43 | 作者:舞之蓝 | 散文吧首发

第一辑:记忆中永不褪色的金稻田

一、田园中小河里跳跃的鱼儿

在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家刚从祖屋搬到新屋,家门前是一片圆形的水田。天里,一眼望去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茁壮禾苗在努生长着,一阵风飘过掀起一波一波的绿浪。中间有一条涓涓小河穿过,水草随着微波荡漾缓缓扭动它那青柔的腰肢,靠两岸边铺着不知名的小野花,鱼儿跳出水面荡开的波纹滑过水面,那不知名地小花轻轻地飘荡着,透过清澈水面可以看见结群鱼儿在水草中穿梭,不时吐着一个一个的泡泡,显得那样的快活自在,有时候还看到大的草鱼鲫鱼追着其他的小鱼在水槽中穿梭着,就连鲫鱼鼓鼓灰白的鱼肚皮都可清晰可见,有时待在泥草下的泥鳅也会不安分跳出打个水泡以彰显自己的存在,在骄阳的照耀下金黄鳞光乍现显得那样有活力,小河边长着翠绿的芦苇,有的长得茂盛的芦苇的叶子垂铺在水面上,引得来的小鱼不时轻轻啄咬。

教室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唧唧喳喳写个不停,站在黑板前李老头不时回头还拿他金牛大眼睛狠狠瞪我们一下,还不时晃一晃他手中的戒尺,害的我心惊胆跳的,我没少挨过板子。我不得不情愿的拿出书本,可是他一转身我又放回去。我想:你瞪我干什么啊,又不是我蛊惑他们(我班大部分男生钓鱼)去钓鱼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每到最后一节语文课时大家都没心思上课,都眼巴巴地让他快点放我们走,搞得他上课也上得不安心,此时的我们小脑瓜里全是在鱼钩中跳动的鱼儿,哪还有什么书啊。

在万般煎熬下,专门打铃的孙老头才慢吞吞拿起他手中那生锈的锤子敲响破兮兮的铜钟,下午终于放学了。此时的我们就像出笼小冲出教室,不时伴着同学们得叫喧声:“狗二,你踩到我的鞋了;鸭子德丰,你拿错书了,是我的;肥猪峰,你碰掉我的笔盒了……”然而,此刻的我们有的还手拎着小拖鞋,撒丫向家里跑,这样跑的更快。我也没落后,我心里想着:今天可不能让狗二那丫把那块风水宝地给占了,那里的鱼最多了。今天饭一定要少吃一碗,这样更快。嘿嘿!狗二那丫肯定想不到我想到了如此妙计。

吃完饭后,迫不及待冲向家门前的小河,可是我身后跟着一条小尾巴,穿着小翠花裙子,扎着羊角辫子,咧着小嘴奔奔跳跳的,是小妹。她才5岁,还没上学,只要我脚步一加快,她马上在后哭喊道:“哥,等等我,哥,等等我。”没办法本来不想带她来的,可是回到家时发现她已经严阵以待了,并且威胁我说我去钓鱼的不带她去话,她等妈妈回来就去告诉他们说我又偷偷去钓鱼没做作业,到时我又要挨板子站圈圈了,所以我只好认命的带她去。突然身后传来扑通摔倒声,原来是田埂太小小妹跑的太快不小心摔了,哭声响起我不得不回头去扶起她一边说:“不要哭了,好不好。哥待会钓到三纹金鲫(一种身上有三种颜色金带状很好养活的小鱼,没吃东西都可以活3个月)分你三条”。“不,五条,要不然我告诉爸妈”可恶!被小丫头敲诈了。算啦,忍痛答应她了后她才高高兴兴跟在后面,天知道刚刚是假哭还是真哭。

当我们来到钓鱼的地方的时候,钓鱼那块风水宝地已经有很多人在,当禾苗长到两个多月的时候,它们已经很高了最起码可以在我蹲下来在小河里钓鱼时母亲找不到了,以前钓鱼的时候最怕老妈过来抓人。那些好地方因为地理位置好所以争的同伴很多,所以只能通过老规矩来决定了,就是打水漂,看谁打的多,飘得远就谁先选地方。所以大家拿出看家本领,不负小妹所望选到了好位置。在钓鱼的时候也要有讲究就是尽量选在有芦苇的地方挡住钓鱼的身影,并且这地方水草丰美鱼儿较多。钓鱼前还有就是要做窝,所谓的做窝就是用酒泡过的米碾成一团集中放在水中鱼多的地方,吸引鱼过来吃,这样做还有个好处就是鱼儿如果贪吃的话,它上钩的机率就会增大,酒米吃多会醉所以鱼儿咬饵的时候反应变慢不易脱钩。所以贪吃的鱼比较傻一点只好被钓。

每根芦苇从秆到叶都是鲜绿的,绿得闪闪发亮,嫩得每片叶子都要滴出水来。一阵风吹来,临风摇曳,婀娜多姿,水中倒影叶随风飘动,惊得鱼儿四处逃串,可是又舍不得香饵诱惑又偷偷向鱼饵探咬。波光粼粼,清风拂面,小妹此时早已把钓竿扔在一边,鱼饵早已被吃光,她光着脚丫在水中轻轻拌动,引得鱼儿不时轻咬,鱼儿咬得她痒时传来银铃般清脆童真笑声。可怜的我也无法专心钓鱼,责怪她她反口说这是在钓鱼。她开心就好由她去耍水。

夕阳西下,快乐时光总是那么,轻轻一甩,凌空划过的鱼钩上闪闪霞光带着不舍挂在鱼竿上,小河边的芦苇此时也披上淡淡金黄色的霞光。小妹玩水累了趴在鱼桶边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数着钓到的鱼,希望能数多一条出来。旁边的鸭子德丰、狗二他们撇撇嘴说:“你数数学到几了?不要1+1还是=1。”“狗二哥哥你不要说我,你上次考试还不是得了个大鸭蛋,还吃了四伯一顿板子。”狗二小脸憋得通红,无话可说。我只能笑小时候的童言无忌令我感慨。

走在绿色的田埂上,小妹一直粘在狗二的鱼桶后面,还不时用青草在鱼桶里搅动着,狗二一边心痛的说道:“小梅清(小妹名)我以后都不敢笑你了好不?放过我的小鱼吧,你已经玩死两条小金鲫了。”“谁叫你惹我来着,偏不。”身后一直传来鸭子德丰他们笑声和狗二心痛哀求声。而此时的我正在想着:该找什么借口说作业完成不了呢?要不等妈妈回来免不了挨板子;

西下的阳光把我们嫩小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在晨昏下留下难忘童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