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2011-04-22 20:05 | 作者:尘语 | 散文吧首发

楼下有一个老头,自我搬到这里,每天送孩子上学,他都斜靠在楼梯大门前,

静望着来往的路人,稀疏的头发上罩着灰不溜秋的瓜皮帽,

补丁的帆布衣服分不清颜色,焦黄的手指随着砸吧的叶子烟晃晃悠悠,

烟雾陡然腾空,模糊了岁月的裂痕。

上下行人与他都形同不见,我亦如此,六年如一日。

楼下有个小卖部,回家时我都带孩子在那买牛奶,

那天我忙着和小卖部老板闲聊,孩子独自转悠去了。

正聊着东家楼顶上的菜让西家的某某偷了,

孩子惊恐万分,尖叫着躲进我的怀里,

我正诧异,老头紧接而至,张开的双臂黑乎乎的停在半空。

小卖部老板顺手拿起板凳朝他砸去,老头逃也似的不见了。

待孩子安静下来,我问事情原由,

孩子说,他看见老头一人在楼梯那里坐着并向他招手,

孩子便过去喊他爷爷,谁知老头起身便追赶他,然后他就吓得躲到我怀里了。

听了孩子的讲述,小卖部老板塞给孩子一个泡泡糖,

“那是个疯子,以后别理他。”老板愤愤的对孩子说。

后来聊天得知,那个疯子姓何,老婆死了很多年,儿子媳妇在外打工,

常年都一个人,最喜欢和孩子打闹,疯疯癫癫的,

开始几年大家还很同情他,后来因为经常追赶孩子吓得孩子哇哇叫,小孩大人都讨厌他。

打那以后他便在我眼里隐形了。

一如既往的送孩子上学,只是那天下着大

孩子兴奋在他的新伞里,我在楼梯上整理着衣服的腰带,

雨声伴着急刹车刺穿了我的耳膜,等回过神冲下楼时,

孩子的花伞盛开在几米之外,一辆红色的逍客横挡在我面前,

我尖叫着孩子的名字,车的另一边,孩子的哭声撕裂着我的心脏,

我抖抖索索的扶着车身绕过去,

孩子哭喊着,战栗着,却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我拼命的把孩子揉进怀里才发现地下蜷缩着一个人,

衣服和头发被泥水搅合在一起,

司机跑去把他扶起来后,我认出他是那个疯子。

送医院,检查,照片,谢天谢地,孩子没事,

只是疯子把脚崴了,肿的老高,脸上蹭掉一大块皮。

司机感激的握着疯子的手,要不是你把孩子抱开,这辈子我和孩子都完了。

疯子咧着抽叶子烟的嘴,大黄牙一上一下的哆嗦着,脸上没皮的地方红成了一片。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