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场幻觉

2011-04-15 00:58 | 作者:__ 丶灬 F reely | 散文吧首发

【壹】——柒言。

那日又狂风大作。天气总是飘忽不定。没有人有心去关注世间大事,个个都已自身难保。柒言在她的电脑里写日记。一篇又一篇。她不介意孤芳自赏。但唯愿不丢人现眼。

她写的字很多很多。从上你开始。有那么多话,都不能让任何生物知道,于是都铺张在纸上。柒言喜欢蓝色墨水的笔。在那个时候,柒言还不是柒言。柒言是为你取的别名。柒言在手腕用蓝色水笔写字。她喜欢她纤细的手腕。

只是那些都已是过去。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久到她的记忆都已开始模糊。久到她的日记都已不知去向。她随身携带的一本日记好像被水泡过,字迹模糊。翻开的时候她仿佛可以闻到初中的时候她每天早上走过的那片树林,带着露水的味道,带着炊烟的味道。她仿佛可以看见她每天晚上走过那长长的笔直的公路,昏暗的路灯,骑自行车经过的快乐少年。彼时她是孤独的自卑的少女

【貳】——

柒言不断地问自己。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她总是伪装成半失忆状态,不断不断地质问自己。她像个驼一样喜欢把头埋起来。她喜欢一切虚构的可以自由想像的东西。

她的世界总是只有她自己。

可是她的世界也有好多人。

她守着太阳一个一个地数。那么多人都挤在她的心里,密密麻麻的一片。柒言总是梦见她把心取出来,亲手把它分成一片一片。真是血腥恶心的梦。柒言想。

可是她喜欢把一切都变成她的梦。

于是她的脑子开始变得很乱。她不知道她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她需要很长的时候来反应这个世界。她时常是呆滞的,似梦非醒在看着身边的一切。她痴痴地笑。她说,你们都以为精神病人都是疯子的时候,其实他们比谁都清醒。他们只是用不同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她不断地看一些解梦的书。她把她的梦记录下来。有一个梦写成一篇短的小说。有的梦断断续续,一座断,不知世界纷扰的老人和孩子。有的梦血淋淋。有一个朋友说他的梦没有颜色。那个朋友说这是因为他小时候是看的是黑白电视。

她为着那个答案笑了好久。她不知道这是一句戏言还是一个答案。

可是她的梦只的情节没有人物。

【叁】——怀念

有一天柒言对朋友说,醒来的时候发现世界是倾斜的。朋友说,这也许是世界的真面目。

柒言不答。她的内心却开始抓狂。她对自己说,那么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她有一本厚厚的日记。里面写的也不过是那几个人。她的朋友少得可怜。也或者说,她以为是她朋友的人少得可怜。也并非这样。她自己都找不到一个正确答案。

她知道她时常在心里数,她在乎的人和在乎她的人都很多。可是她却时常觉得她只有那么一个两个朋友。好像当这个朋友存在的时候,另一个便是不存在的。他们交替地出现,他们相互并不影响。她也会觉得她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她没有任何一个朋友。

她藏着一叠叠厚厚的信。那是过去她与朋友互相传递的信。也有一些远方的朋友寄来的信。现在的她不写信。信里写的不过是些小儿女的感情之事。她小心翼翼地把信全放在盒子里。这些曾经给她写信的人如今也大多失去了联系。她每一次看就会落泪。不为其他,她只是怀疑自己时常会想不起写信人是谁。她质问自己为何不会时常想念着她。原来当初信中的承诺也都是假。她们信誓旦旦地说我会想你的。可是如今她连看着信也忘记了写信人的姓名,又何况她们当初相互写信的小心情

【肆】——照片。

柒言在电脑里存好多好多照片。她喜欢看着照片发呆。她不知所措。她眼睛里是熟悉的面孔,她耳朵里是不知名的歌手在歌唱。她突然悲从中来,她看见陌生的脸,她听不到熟悉的声音。

好多的人挤成一个大球向她滚来,来势汹汹。照片里的脸突然全都变了形。柒言捂着脸低下头落泪。如果今天,她依然是那个喜乐不禁的小女孩,她是否会依然盯着照片傻笑半天。

她想把她眼里倾斜的世界拍下来。她想好好的看看它的样子。好久之后,她终于不再拍照也不再写字,她终于知道再多的记录都再也不是当初的感觉。人的思想可以把一切都歪曲,包括所有事实。

她抓着手机到处乱拍。她并没有学过摄影。她拍出来的东西也未必是好看的。但至少是她想要的。

坐公交车经过那段路的时候能看见白色的花开满枝头,很干净很素雅。柒言每次都选在靠窗的位置,在公交匆匆经过的时候把那花儿拍下来。公园里有孩童骑着旋转木马快乐地欢笑,带着稚气的满足。或者拍下生活里的小细节

所有的照片看上去都显得凌乱。她却总是那么喜欢。她有着自己的一套,并不受他人的审美影响。

【伍】——大风。

柒言喜欢阳光灿烂大风的日子。风吹得一切都呼呼作响,她在大风中悼念她过早失去的纯真。风吹到她的眼泪都掉下来。风吹到她都已忘记他。风像是她的解药,渗进她的每一个毛孔,把她从重重的思念里解救出来。

在她的日记里,梦里,所有文字里,甚至她拍的照片里,全都是风。风是一个强大的妖怪,紧紧地缠绕着她,在她的脑海里生活里来来回回,不休不止。

柒言在起风的时候把撕得细碎的纸片撒到风中。所有白的纸片就会乖乖听从风的指使在天地间晃来晃来。这时候柒言有小小的得意,她觉得风喜欢控制一切,她觉得她是在给予风一个控制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她喜欢这些雪白的纸片在空中飞舞,就像一场大雪。

是的。像一场雪。

柒言喜欢雪。她不知道理由。但她知道也许有的时候人喜欢一样东西仅仅只是因为她对它的未知以及好奇。有人曾在雪地上写她的名字,然后拍下来发给她。她突然觉得她的名字是这样美丽。她从来没有见过雪,所以她对雪有狂热的迷恋。风能听到她的渴望。于是风让所有的纸片都飞舞起来。

风是她唯一最知心的朋友。风知晓她的心事。她感谢上苍赋予她这最好的朋友。

【陆】——生命

生命是一场幻觉。

有时候柒言觉得这副躯体不属于她。她总是对它感到恐惧,对它不知所措。有的时候柒言整个人都停顿下来,仿佛在想什么。她总是突然混乱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也似乎什么也不想说,就瞪着大眼睛沉默了。那个时候是因为身体突然倦了,不受她支配了。

有的时候柒言觉得她只是这具躯体的一个操控者,或者只是她被这具躯体操控着。但很明显,这具躯体现在已经厌倦她了。

她在人群中总是突然地发起呆来或者突然暴怒。然后就会全身颤抖,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

她总是没有意识地流泪。在快乐或者难过的时候。她在快乐到快要疯掉的时候会突然安静下来问自己,我是谁。然后想过死。泪流了一脸,狠狠地咬自己的手腕。

然后慢慢就会因为疼痛而平静下来。手腕有一片细碎的伤口,并不深,却痊愈得很慢,被咬过的皮肤有深深的齿痕,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消散。直到伤口痊愈了,被咬过的皮肤都是浅灰色的,久久不褪。

她没有真正的勇气去结束自己的生命。她也不是那样消极的人。所以她苟且地霸占着这躯体。

亲爱的。谢谢你一直在这个幻觉里坚强勇敢地活了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