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母

2011-04-09 17:52 | 作者:青木 | 散文吧首发

里做了一个,梦到去世已久的姑母。之后的几天里,想起姑母的生平往事和她老人家对我的养育之恩,内心着实感到愧疚和难过:我曾暗下决心要到姑母的坟前为她化一些纸钱、磕几个头,可都被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所阻挡,最终没有成行。但是在我心里姑母对我的疼和养育之恩永远也不会忘却!

姑母的夫家在离我们村子六里路的田庄。姑父兄弟三人,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战士。后来转业到一个炼钢厂工作。姑父为人很严肃,不苟言笑,对姑母却很好。姑母自小为祖父母宠爱,于操持家务上不很精到,为此常遭妯娌的讥笑和婆母的白眼,姑母却从不与人争执。她为人和善,对别人有求必应。姑夫每月有工资,钱虽不多,但在那个年代的农村来说,生活算比较宽裕了。所以村里有些爱占便宜的人便时常到姑母家“打秋风”,今天借点茶叶,明天借点酱油,却只见借,不见还。为此姑父不止一次埋怨姑母,姑母却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笑。后来,姑父对此也无可奈何。在我的印象里,姑母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将茶壶洗净,沏好茶水。不管谁来串门,都能得到一杯香香的热热的茶水。

母亲对我说,在我出生后不久,她得了一场大病。住院期间,无法照顾我。姑母将我接到她家,在村里找了一个哺乳期的妇女,请她给我喂奶。为了我姑母经常送些礼物给人家,还帮人家干些家务活。等我能吃些东西时姑母却犯了难:喂我什么好呢?太硬不行,没有营养也不行。最后姑母想到用豆腐喂我。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豆腐在农家算得上奢侈品了。表哥表姐盯着碗里的豆腐,姑母却像没有看到一样把豆腐一点一点的喂到我的嘴里。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姑母得了一种病,开始是身子不能动弹,后来又丧失了说话的能力。那时的医疗条件有限,所以只能回家静养。记得父母带我去看她的时候,姑父对躺在床上的姑母说:“你看,谁来看你啦?”姑母的眼光慢慢地落在我的脸上,认出是我之后,她挣扎着伸出双手作出了一个抱的姿势,但是病魔已让她的身体无法移动,她够不到我,双手却努力伸向我。母亲让我俯下身,姑母终于将我搂在怀里。这时我清楚的看到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缓缓流下······

这一次的探望竟成了我与姑母的诀别。噩耗传来,姑母去世了,父亲失声痛哭。母亲、姐姐、哥哥也哭声一片我再也见不到我那疼我爱我的姑母了,我泪流满面······

姑母,您老人家在天堂可安好?愿来生您还做我的姑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