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花不语,春来花还发

2011-04-07 13:43 | 作者:笑煞寸寸鱼 | 散文吧首发

不语朝朝暮暮情,不言幽幽冉冉景。

——题记

三月已过,四月未满,正是萌芽的天盛开的时候。一缕晨光透过探头的翠叶洒下温暖,伴着薄雾似似幻,朵朵桃花被粉饰成无言的精灵,翘首枝头。

花不语,却道出春天愉快,“唦~~唦~~唦”耳畔好似萦绕着春之曲,桃花树下听得小精灵欢娱的声音,仿佛回到童年与小伙伴嬉戏的时光,一幕幕戏玩的幻影浮现眼前,触手可及却又似梦飘远。径自嘲笑,时光不再,怎可逆回。然,东逝水,绝心绝情绝不断对它的

桃花香似手拍打着我的嗅觉,我浑然不觉的闭眼,将之深深吸入肺停在离心最近地位子,在它的牵引中走在花枝遮掩下影影绰绰的林间小径。

在花树醉盛,春风一过就纷扬如的所在,我仰望近处的花精却似惊了它们的游戏。在微风中,失了言语,只是扭动着身体,在空中跳起粉衣霓裳舞,在薄雾中若隐若现,仿若看到仙境仙女那高雅的舞步。翩然飘落,似坠落尘俗的谪仙,却让人生不出亵渎的心。轻轻地,走近一点,近一点,伸出手,触到它的身体,一阵风过,它又扬起霓裳,翩然而去,只留下一阵花香告诉我它曾经在我掌心停留,丝缕盼望却在我心中升起。

一束阳光从碧空打下,就似一道圣旨,薄雾散去。洒在林中的阳光似青琉璃碎片一样美丽。透着那一丝无奈,破碎的美丽是否还有希望重拾。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是这样,又不是这样,那些个坠入尘土的谪仙,失了言语,也失了舞动,留在花片中的是灵魂,花魂不灭,暂时的静谧又怎能代替花对春天的爱。不论风枝头都还有精灵与自然抗争,望以己微薄之力,向春天宣示自己忠贞的爱情。风大,却折不尽花精的情;雨急,却打不落花精的爱。

这让我忆起一位西方哲人的话:“没有泪水的人,他的眼睛是干涸的。没有梦想的人,他的晚是黑暗的。”太阳总在有梦的地方升起,月亮总在有梦的地方皎洁。

树枝间的精灵是否也载着对未来的梦,飘摇在风中,那么突兀,那么美。在骄阳的照耀下,没有言语,静静地沉思,沉默,沉默。望着那些飘零的花瓣,沉默。即使是从枝头坠落黄土,依然不改颜色,载着梦沉入泥土,等着来年再爬上枝头,怀着他们对春的爱恋,继续着他们未完的梦。

夕阳西下,收回对大地的照耀,那一处处花葬所在,升起点点流光流转在枝上精灵之间,似在与亲人,朋友道别。风过,又有一些花精情动,载着对春地眷恋,坠入泥土,化为点点幽光。新的奇妙的光慢慢浮现在寂静中——半月似的弧形拢着一湾淡淡的水色,萤火的波纹幽幽流动着,似乎那暧昧不明的光是由灵魂聚合而成,随时会化为透明的月华消逝不见。

叹得一心人,白头终不悔。想来春去亦无悔了吧!至少这些个精灵为他绽放了自己的生命,心心相得,年年相惜。

秋风吹着那月走,雪纷纷又一年。那月华将花魂洒遍林中,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探头的翠叶,繁花又漫枝头。

所属专题:我和春天有个约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