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闻折竹声

2011-04-03 10:05 | 作者:莲倚微澜 | 散文吧首发

深知重,时闻折竹声”,当我第一次看见这诗句的时候,立刻想到了学校的那丛竹。

入学的第一天,我便发现了她。刚到校的我在校园中四处闲逛,看着成排的桦树与银杏,我的心像那绿油油的草坪充满希望。但当我看到丁香时,心里总是有一点别扭,总是感觉有那么些俗气。就在我有点失望的时候,回头一瞥,望见了图书馆旁的这丛竹,心中不由自主的咦了一声,印象中南方才有的竹,在这一刻如一股墨中和了花香,那微风中摇曳的身影给躁动的我一丝清凉。“宏德博学,化育天工”,这朗朗上口的校训,我还是更喜欢宏德博学,希望我的大学生活像四季常青的竹一样。

于是我开始像那竹一样茁壮成长,参加社团、学生会和各种比赛。每天清晨都仰望那高耸的教学楼,看那白鸽如我的想在校园上空飞翔。日里,浓浓的桦叶味混着风摇树叶的声响是上课时难得听到的清凉;秋日里,银杏树叶纷飞、铺金为路的场景让我感觉仿佛置身于天堂。校内的小池,虽不是月色下的荷塘,但也有池鱼戏水,夏绽彩荷,而那池边的杨柳又让多少人的思绪浸入了康的碧波。我无时不刻欣赏着大学的色彩,感受着她带给我的自由与快乐

但好景不长,当新鲜感褪去,欣喜开始转变为失落。每天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桦树,一样的食堂,熟悉了校园一草一木的我,热情开始沉默。虽有荷塘,却不如文人笔下的那般大气,虽有桦树银杏,却没有向往中的古色书香,虽有青青草坪,却不是浪漫的塔影湖光,虽有我喜欢的跆拳道馆,却已是破墙残窗。渐渐的我开始厌倦这里的生活。

那年的天下了一场大雪,我带上美好心情漫步于这似乎平时只有阳光的银色校园,看玉树琼枝,更重要的是,我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眼那雪中四季常青的竹。转过楼角,迎接我的不是想象中的青竹覆雪,而是大雪倾压下的枯枝残叶。恰如不知“吹落黄花遍地金”,我的心一下沉到了底,似乎学校给我的最后一点美好也随冬天而去。

渐渐地工作和学习上的困难让我感觉学校如同我的噩梦,似那丛竹般打碎了我对大学的一切美好想像。在一次考试失利后的夏夜,我一个人在雨中漫步,雨水很快淋湿了我,但却冲刷不去我心中的阴霾。不知什么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丛竹,在昏黄的路灯下,在无情的风雨中,如初见时一般在摇曳,风将它吹过去,它却又倔强的摇回来,雨将叶子打下去,叶却又顽强的弹起来。风雨中,只有倒下去的竹,却没有弯下去的竹,虽然经冬,却依然继续在成长,超然独立于天地。

我沉思着走进教学楼,教室里一个博导在讲课。我已不能清晰的记得他是怎样从一个人的指甲推测出一个人做过木匠的故事,但他说的人生却令我印象深刻。“其实世上并不是只有黑与白”,他在黑板上写下黑与白两个字,“在黑与白中间还有那么一大段”,他顿了顿,横过粉笔,用力在黑板上唰地划下一条色带,“灰”。灰?仿佛理想与现实的交融,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于是我又从新走进图书馆,从新去感悟那清凉的风,充满朝气的阳光。课间的五分钟也与同学们挤在教学楼的窗边,争相看那楼前的广场,楼侧的小塘。面对社团老旧的场馆,我常用那句“斯是陋室,唯吾德馨”来自乐,拿起扫把将门前甬路上的落叶一遍遍扫过。

学习中,我渐渐了解到我的祖国连一个小小的芯片都做不好,这让我感叹于祖国和校园如同我和那竹一样不够健硕,而我也时常感叹年轻的学校没有校园文化没有校园精神。

秋天的时候一个院士来为我们做报告:一个世界组织让各国测一个物理常数,各国提交的数据经过比较再发回。那结果是一张图,图上每个国家只有一条竖线和一个点,竖线的长度表示不确定度的大小,它中心的那个点就是所测常数的测量值,此外还有一条横线穿过所有竖线,那就是这个组织推荐的可信数据,被这条线穿过中心点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德国,但我们的竖线长度只有德国的十分之一,而其它所有国家的中心点无论偏差多少刚好全在中国这条小线的范围之内,当院士说我们国家的测量精度是德国的十倍时,一阵惊呼过后,我和在场的所有中国人一起献上了自己人生中最由衷最热烈的掌声。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同可的学校同伟大的祖国一起飞速成长着。

时光荏苒,在经历了几个秋之后。我发现那丛竹在冬天枯而不萎,虽有落叶,但并不掉光,而后经春复碧。我恍然大悟,那不就是我吗?将现实中不合理的幻想摒弃,保留最初的梦想,虽遇困难但绝不放弃,有时会在原地徘徊,但那不正是为了继续前行反省自我而在人生旅途中留下的一个节吗?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丛竹,这丛生长在北方的竹,这丛不会四季常青的竹!那是一种坚持,不在于表面,而在于内心,无愧于自己飞逝的青春,无愧于过往经历的种种。无论是风是雨还是伤痛倒地,都无法改变体内最初的魂灵。

而那每当我面临困难时来自身边的鼓励,那演讲后毫不吝惜的掌声,以及在我身边的种种不同的坚持,让我知道校园中有着许多同我一样的这么一丛竹,他们深爱着母校,诠释着母校,用行动回报着母校。在许多敬老院老人的身边,在为地震救灾献血的站点前,在各类学术竞赛的获奖名单里,在北京奥运会的比赛场馆中,在关系国计民生行业的第一线,在引导共和国前进的道路上都站着这样一丛竹,代表着母校,彰显着自我,让人们惊异于一瞥间那竹的曼妙身影。

化育天工,此刻我才明白这就是母校的文化,这就是母校的精神,母校培育的是一批拥有自己灵魂的竹。她是一位领航员,知道如何引导你,让你找到内心中的自我;她是一位炼丹师,懂得如何保留你的个性,教你提炼内心中最精华的部分。

宏德博学,大哉,壮哉,化育天工,微兮,妙兮,让我精进给我自由。

美好的记忆,让我用一生去回想。太多的教诲,让我用一生去解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明媚阳光,滂沱夏雨,潇洒叶落,洁静雪国。依依杨柳,甜甜小荷,啾啾雀鸣,嘤嘤白鸽。朝气日出,唯美日落,我一定都记得。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你给我的,一部分在脑海里,一部分在心里,为国为民的在脑海里,于你于己的在心里。那冰冷的死板的在我脑海里等待着被重新组合,那温馨的生动的在我心里像暖流一样涌动,不知不觉,已溢满了心房,冲开心窗,闪烁在我与你在一起四年里从青涩逐渐变成熟的面庞。

四年已逝,时闻折竹。我悔恨于你的言语我太晚才听懂,但我的心永远是你园中的竹,就算时光会将我带走,就算夜深知雪重,但我绝不会改变你用灵魂给我灌注的血色青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