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文新赏

2011-04-02 20:16 | 作者:古城童话 | 散文吧首发

【题记】:如果说,在十年前,我们期望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那么,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又在期待什么呢?21世纪,高铁便利,信息快捷,网络信息无孔不入,当我们坐在计算机前,十指轻快地敲打着的汉字,却在书本上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规范时,我们是否意识到了什么?学生时代钟情的钢笔早已被封印在了箱底,身旁零落的签字笔,潇洒地划出一幅龙飞凤舞的狂草书法,当年只有在医院诊所里才可以看到的书法,现在却屡见不鲜。生长在这个孕育了5000年文化历史的文明古国,追逐着世界的脚步,摒弃的却是先辈们汗水与智慧的结晶……以此文献给祖国年轻的一代,愿国粹文学在你们身上继承,传承华文明,到世界各地,至今生万古。

【正文】:

四大文明古国唯一兴盛至今的华夏大地,5000载文明历史、朗朗乾坤,泱泱大国。

唯汉字早已登峰造极,炉火纯青。

其色墨染,其味幽沉,其形万象,其声天籁。

刻甲骨、撰青史、递捷报、传相思……历来气势磅礴、如歌如诉。思绪所至,无一不达。

抒怀立志、报国请缨,血染笏板,忠肝义胆,赤子心比夕阳红。

释愁、传思写意,泪洒信笺,断谷惊魂,归客已老故园疏。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首壮辞,十分雄心。扼人咽喉、挟彼要害,铮铮利器霜刃。

两声呢喃,九霄云舒。月上柳梢、桃花荫下,盈盈柔情羞云海。

三军之令,八方皆震,上表陈情、出师立命,巍巍铁骨竞梅魂。

四句绝对,七庙作难,豪情万丈、妙笔生花,幽幽岁月载闲情。

如是而已,国文荟萃,精妙绝伦。风秋菊,夏梅。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笑宇宙万物,谁堪伯仲?

然古之文人,上至诗仙文豪,下至秀才小生,或用墨如泼、或惜墨如金,皆以尽兴释怀为妙,哗众取宠、趋炎附势之作均下品也。“君子之交淡如水,秀才人情纸半张。”

一指琴断知音渺,半盏清酒醉红颜。寥寥狂辞笑红尘,几缕轻烟浮残章。

孔子仁政,博天下。

一袭青衫游五岳,两袖恩泽满春秋。三寸巧舌论古今,四方百姓得太平。

诗仙有恨,太白意闲。

尔虞我诈捋闲须,清酒润喉倾斗米。家喻户晓磨槌志,妇孺皆诵太白诗。

酒潵江湖,狂诗临霄羞婵娟。江山如画,谁与同席诉闲愁?

子建之才,天下有八。出言为论,落笔成文。王子悠闲,文韬武略。

七步之内填悲词,龙颜刃下泣伤豆。十岁便可诵诗文,八斗之才何为过?

苏轼写景,百姓喜颜。东坡理趣,脍炙人口。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风流人物英发笑,千堆雪银淘英豪。

曾几何时,妓大夸曰:“我诵得白学士《长恨歌》,岂同他哉?”

一篇华章,千古传颂。江山易改国粹恒,观客甚众明者寡。

这是在文化灿烂的年代里,一个身份卑微之人的素养……

王勃愁深,无路请缨。才华横溢,一字千金。英年早逝,完美神话。

初唐四杰耀文坛,滕王阁里舞凤鸾。咫尺天涯存知己,早逝芳华谁争雄?

27岁的年龄,将这个神童塑造成一段神话。神话般的人生,神话般的文笔。也许是吝啬的玉皇大帝在作祟,嫉妒人间完美的辞令,早早地将你纳去,邀请你长年伴他在瑶池边上吟风弄月、品茗赋辞。27年里,文学路上,你赋得完美,却在27岁的那一年,终了于一个无情的残缺,正如米诺斯的维拉斯那双断臂。无情的恨,残缺的美,铸就了你的完美。

清照愁思,眉间心头皆是怨。

引黛玉入清照词,愁白鹭凝蜀道巅。

雁字回时恨君远,月满西楼愁华年。

花自飘零水自流,岁月如梭愁恨愁。

张继心碎,血泪满赋。

下月难眠,满天霜露落弟寒。也许,江上渔火没有因为你的愁而不眠,你却为了渔民的不眠而愁了千年。几千年后,再次品味《枫桥夜泊》,再次揣摩落弟的愁怨。寥寥数笔,平淡朴实,却一个“愁”字落下几滴血泪。那一夜,你可能过及弟后的一世繁华,也可怜过十年寒窗外的几点残星。但,我们谁也没有记住那一年披红戴绿,锦衣还乡的状元郎。却永远记住了你,张继——文人的苦楚、民族的灵魂、诗辞的精髓唾弃着科举制度的败笔与腐朽。

民族魂魄横眉冷,鲁迅笔枪透骨凉。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怜其不幸,恨其不争”,这是你的灵魂。

黎民的仆人,百姓的牛马。中国国民的劣根性,根之深,可追万世,蒂之固,已定千年。曾经,民族扭曲的道路,不知将走向何方。你,弃医从文,单薄的身子抄起救国的笔杆,呐喊着、彷徨着。你将仅有的一腔热血奉献给自己的祖国,这是一个文人的灵魂。民族魂,你那一段段拯救祖国的篇章,字字刺肉寒,句句透骨凉,将是中国民族永恒的史记,不灭的离骚。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虽有汗牛充栋,韦编三绝,倾终身年华也难饱尝国文的精髓。

纵然浩如烟海,终日细嚼,载一生所学亦未道尽汉字的博广。

恨文笔平淡,辞藻匮乏。无曲调、欠韵律。言不通达,文不成章。

闲暇之时,斗胆在此用贫瘠的文字浅的眼光,重新欣赏国文的博大精深与深奥精微……

【后序】:岁月如梭,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切都在更新、一切都在变化。当我们年轻的一代,几时踩着同胞的身躯,跨过子弟兵的脊梁,去聆听异国香江梨园沙哑的歌喉。你,为了追星的时尚,还是满足爱美的虚荣?你奋发的脚步将这个民族的灵魂践踏地体无完肤,抛弃了承载着祖先们智慧与汗水的结晶,你却去追棒人工制造的妖美,然后溺在灯红酒绿的歌厅里扯着嗓门,高呼着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他又爱着谁谁谁!纵然,我们可能无法完全领略国文汉字的灵魂与魄力,但当今日,“红学会”、“孔子学会”风靡全球,我们应该以自己生长在这一方酝酿着宝藏的热土而自豪,更应该将这份宝贵的财富继承并发扬。

qq593472037【古城童话/風画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