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疆

2011-03-28 15:49 | 作者:郭文涟 | 散文吧首发

我在新疆生新疆长,但我从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新疆人,总认为自己的故乡和妈妈一样,在遥远的莽莽苍苍的太行山里;总以为自己生来就是在新疆流浪,总有一天会回到故乡去的;而且那些年里,只要遇到几个是从太行山里出来的人,也和爸爸妈妈一样,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但自从在内地奔波生活了两年后,我的这种感觉渐渐地淡了下来,我感到自己不再是太行山某县的人了,自己的故乡不在口里,而在遥远的大西北新疆,在漫漫戈壁深处的河谷绿洲,尤其是当我遇到与我一样在内地奔走谋生的新疆人时,这种感觉更让我刻骨铭心。

记得那两年,我孤身在外奔波,1995年的节前夕,人们潮水一般地涌向车站,而我有家难回。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工作的我的一位伊犁老乡,邀请我去她家过年,在她家里说着新疆话,吃着新疆饭,真像是回到了久别的新疆一样,孤寂的心一下子滚热起来。

年初一、初二的那两天,在北京的新疆人一拨一拨地到她家来,知我是刚从新疆来的,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问这问那,都是新疆的事儿,尤其对养育他们生命成长的伊犁河更是一往情深。我们按着新疆人的生活方式吃着手抓羊肉,喝着伊力特曲,唱着新疆歌儿,唱至高兴处,便在狭小的房间里手舞足蹈起来。记得那天我唱得特别起劲,我一首接一首地唱,他们一曲接一曲地跳,泪眼朦胧中,我们好像真的回到了伊犁河畔,在伊犁的某个大街上,随着手鼓声声在翩翩起舞。尤其是我初来乍到,几乎想念新疆大地上的蓝天白云,想念伊犁河谷中的森林草原,想念冰天地里维吾尔族兄弟一边扬鞭驱赶着六根棍的马车,一边悠悠扬扬地唱着古老民歌的情景,想念哈萨克牧人赶着一群一群的羊儿,在漫无边际的雪原上行走……

时节,我的眼里真是含着泪水。许久,歌声停歇下来,大家都沉默不语。一位说:小郭,如果在这里找不到合适的事业的话,还是回去。我们在北京几十年了,思乡之情魂牵萦,年龄越大越是想得慌。一个说:我老了退休一定回新疆去,就在伊犁河边买几亩地,盖几间房,养一群牛羊,早晨去河边挑水,晚上看看落日的晚霞,唱我心中想唱的歌儿。一个说:我退休后一定去河谷森林草原上居住,那里天蓝水清,天籁寂静,只有我的心声伴着山涧的溪水哗哗流淌。说着说着,大家又一个个不吱声了。我猜想,或许那都是一个遥远的梦,梦因为遥远而充满着朦胧和虚幻的感觉,但无可厚非的是,它有一种美感永存于你的心底,每每想起,总是充满着激动,充满着向往,充满着思念和怅惘,而这一切都缘于那里是生你养育你的故乡之故吧。

这几个北京的新疆人,我至今仍能记得他们的名字:吴元丰、吴廉,二人均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研究馆员。

还有一位维吾尔族小伙子让我记忆犹新,只可惜我忘了问他的名字了。

那是1995年的天,我们在北京车站里相识,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我见了新疆人心里特别的热乎,不管他是哪个民族,也不管他来自新疆的哪个地州,见了面总想上前去搭几句话儿。我至今还记得那小伙子的模样儿,不是很高的个儿,浓密的黑发,脸色微微透红,一双大眼睛藏在深眉下忽闪忽闪的,往那儿一坐,便知不是汉族,旁边的几位口里人不时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他默默不语,冷漠的表情总让人想起荒凉迷茫的戈壁滩。

我知他是新疆人,便上前用维语向他问好,他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旋即便显出善良和热情,一双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只可惜我只会几句维吾尔日常用语,不能深谈。他知道后,便改用带着浓郁维吾尔语腔调的汉话与我交流。通过交流,我知道他来自阿克苏,他也知道伊犁是个美丽的地方,比他们阿克苏要好。他说我是个地道的新疆人,仅凭我说话的那腔调、姿态以及笑声。他说他来内地很久了,主要是做生意,天南地北都跑遍了,这次刚从新疆来不久,一会儿乘车下广东。我说我要回新疆,他听了显得特别高兴,内地再好,新疆人来了还是不习惯,许多出来的新疆人都这样说,尽管有些地方比新疆好,但还是想念新疆,想回新疆去。

那个时刻,我俩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临别时,他从身后的布口袋里拿出一个大馕给我说:“我知道你一定很长时间没有吃馕了,带上它,一路上你会十分愉快的。”那又黄又脆的馕,一下子点燃了我的火热心肠,一时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要知道这是他从阿克苏带出来的啊!他比我更需要啊!他拍拍我的肩:“阿哥,你放心,我几个月后又会回去的,而你已经快两年没吃馕了。”说罢,他背起行囊,一步三回头地顺着人流向进站口走去。而我手捧着老乡送与我的食品,一个维吾尔族小伙子的滚热心肠在我的胸腔里跳动起来……

2000年秋天我去浙江绍兴,在鲁迅纪念馆遇到了一位新疆小老乡,她是一位年轻漂亮文雅秀气的女士。

那天我听着她对鲁迅故居的介绍,话语时不时地露出一两句久居新疆才有的语言腔调,于是问她是不是新疆人,她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你怎么知道?”当我告诉她我是新疆人,并且是从遥远的伊犁河畔来的时候,她高兴地拍着手惊喜地叫起来:“哎呀!太好了!真没有想到,每天来这参观的人很多,就是没有新疆人,想不到你是,而且还是新疆伊犁,我就是喝伊犁河水长大的,家在伊宁县拜什墩农场。父母曾是支边青年,老了退休了回故乡来,却没有想到,其实故乡就是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新疆伊犁。”

听了她的介绍,我很惊讶,想不到,在我久仰的大文豪鲁迅故居做讲解员的竟然是一位新疆伊犁人:“你怎么上这来工作的?”

“招聘,公开考试应聘上岗的,因为我普通话好,英语又不错,所以在众多的竞争者中考了第二名。在这已干了三年了,工作虽然安定下来了,可就是想新疆。那个时候回来的时候,可以说有一千个理由。可是回来了,却一个理由也找不到了,总觉得自己是新疆人,不是绍兴人,爸爸妈妈也这样说。想新疆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想,有时想得很怅惘很无奈……”

从绍兴回到伊犁,我按照她留下的地址寄出了当时与她合影留念的照片,还有一叠伊犁风光明信片。她收到后复信:“很高兴很激动!还是我们新疆人讲情义!”

哦,新疆!为什么置身你的怀抱里时不那么在意你,只有当远离了你,或者说只有当彻底离开你的怀抱的时候,却那么在意你,日思夜想地怀恋你,想念你高高的雪山,想念你清清澈澈的河流,想念你辽阔坦荡的戈壁滩和苍茫无边的大漠,还想念那些黑头发长辫子的维吾尔族姑娘。因而当听到有关新疆的歌曲,就想手舞足蹈;当看到有关新疆的风光山水片子,就目不转睛,心驰神往;尤其是当看到冰天雪地里,哈萨克族牧人驱赶着羊群缓缓地走着,鼻翼就发酸,眼眶里就噙满了涩涩的泪水……

朋友,你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吗?难道仅仅是距离之故吗?

评论

  • 秋水伊梦:对于新疆我只是一个过客,对于我新疆是摸不去的记忆。最没好的年华给了她,新疆雅克西。
    回复2011-03-30 17:44
  • 秀气:好想家乡-伊犁啊
    回复2011-07-28 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