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料豆喷喷香

2011-03-06 08:43 | 作者:漠漠清寒 | 散文吧首发

又是一年二月二,料豆飘香时。小时候就常听老人们说"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而妈妈总会在这一天的一大早起来烧上香,然后在院子里用灶灰撒成一个个大小不一圆圈,将五谷杂粮放于中间,上面压快砖什么的,称作"打囤"或"填仓"。其意思是预祝当年五谷丰登,仓囤盈满。还有的说凡是属龙的(不管大龙小龙)在这一天洗洗澡或洗洗头都好的,意即是龙玩水。虽然这是迷信的说法,但逢年的二月二我还是要洗洗的,也让我这条小龙戏戏水,图个吉利。

其实,一提到二月二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料豆,也叫蝎子爪。记得小时候,妈妈每年的二月二总要为我和弟弟准备一些料豆,免得我们馋人家的。那时炒料豆妈妈总要和邻居二婶合伙,一个在上面炒,一个在下面烧火。当时炒料豆时为了不糊锅,都是用筛好的细沙土放在锅里和豆子一起炒。往往炒完时妈妈和二婶的脸上也总会蒙上一层土,惹得我和弟弟哈哈笑,而讨来二婶的嬉笑责骂。等到料豆炒好出锅,余热还未散尽时,我和弟弟早已装满了布兜,跑出去向小伙伴炫耀分享了。那时,妈妈炒的料豆酥酥的,香香的,吃在嘴里,香在心里。

小时候过二月二最有趣的不是吃自家的料豆,而是挨家挨户去敛料豆。那时天刚蒙蒙亮,我和弟弟则会迫不及待地起床,拿着几个小方面袋去村里敛料豆。在路上会看到很多小朋友三五成群的拿着小袋子或小筐子边吃边商量着再去谁家敛料豆。有意思的是,在二月二那天只要有小孩往谁家大门口一站,就知道是敛料豆的来了,主人会赶快捧出一大捧分给小孩们。有的人家即使没炒料豆,也会用瓜子和花生代替,而不让前去敛豆的小孩们失望。那时,敛回的料豆杂七杂八的。有干炒的,有水煮的,有咸的,还有甜的,有的还带有瓜子花生什么的。拿一个方面袋的,敛的料豆就都装在一起成了大杂烩,什么味都有啊。并且,敛完后几个要好的小伙伴还会聚在一起看看谁敛的多,谁敛的少。然后吃过饺子后往衣兜里装满料豆后结伴再去上学,而校园里到处也是小朋友分享料豆的欢声笑语。有调皮的孩子还会扔的高高的,然后张大嘴巴接着吃,而老师的讲桌上也早已放满了孩子们给的各色料豆,那是一粒粒对老师心的表现。慢慢长大后,就再也没去敛过料豆了。而妈妈做的料豆也由干炒变成油炸或是沾上糖昔,越来越好吃。时过境迁,而儿时那些美好记忆却一直珍存心底,让我在每年的这个时间都会想起。

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炒料豆的却也越来越少了,并且也少了以前过二月二的那种渴望和兴奋,这个传统的节日似乎也越来越被人们淡忘了。但昨天我仍去市场买了些料豆回来,并且晚上给女儿讲起我小时候像她这么大是怎么过二月二的。看着茶几上那一个个滚圆的料豆,,品着它的香甜,让我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敛料豆的那个年代。

二月二,料豆喷喷香,你闻到了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