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的年代

2011-02-24 17:07 | 作者:前朝卖月 | 散文吧首发

——献给我的母亲

时候,为了一毛钱去买一颗泡泡糖,我跟姐姐打了一架。后来,看热闹的人走了,钱没拿到,被绊倒的姐姐瘫坐在地上默默的流泪,本来欣喜的我最后拿亲情恕取了失望。那时不懂事,或许亦很自私。

在小学五年级,因为家庭经济拮据,父亲经熟人介绍把姐姐送到了武汉学裁缝,陪我十多年的姐姐从此断绝了求学生涯,当她上火车的时候,远远的望着我。末了到了年关的时候,姐姐带着师傅给的三千块钱,交给了父亲的手上,不过她倒是变化了不少,穿的比同龄人洋气些,也显得白了许多,刹那时,我见到了父亲脸上久违的一抹笑意,不过很微妙。

第二年,姐姐拿了六千、第三年,姐姐带了整整一万,当时,我真的不知道钱所谓上的真正含义。记得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父亲夸母亲生了个好女儿,夸我有个好姐姐,同时也夸姐姐有出息了,学会挣钱了;到了第四年的时候,姐姐顶着个大肚子回来了,当然,还有一直尾随在其后的男生,不,应该说是男人,比我大两三岁的男人。当时,我的拳头有一种想要爆发的冲动,接着在与姐姐眼神对峙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什么,那是一种距离,一种遥不可及的想象。

正月里,父亲无奈的点了点头,姐姐出嫁了,一切让我感到措手不及,结婚那天,我喝的酩酊大醉,想要把内心所有的不悦都发泄在酒中,也希望酒精能够麻醉我,谅解我的忧愁;时过不久,姐姐回家探亲,我们之间也是少言寡语,虽然她给我发了不少红包……

到现在,父亲在离家不远的工厂里干着零杂工,每个月一成不变的两千块收入,母亲则在乡下种庄稼,一年四季、耕秋收,需要的时候偶尔也会去建筑工地做小工。不过去家里盖了三层的洋房,简陋的屋子气派多了也精神多了。而我依然坐在教室里,拿起笔,记下了这些。面对这一切,我无能为力。

我真的不明白,钱能买得到什么?钱是否买得到小时候拿一毛钱嚼着泡泡糖的惬意时光;钱难道买得到姐姐去武汉学裁缝时的那孤助、无望眼神中的不舍;钱是否买得到父亲夸姐姐有出息时的一杯酒下肚的坚定;钱真的买不到我和姐姐从前的无话不谈到现在的寡言少语,因为钱买不到时光与距离,坚定与信念。

钱唯一能做到的是让拥有它的人变的快乐,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钱到底买得到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当年的一毛钱买一颗泡泡糖能使我开心一整天,而现在呢?只能换得到

大街上那些乞讨者的不知冷暖的目光。

原创作者:前朝卖月

所属专题:2012妇女节:献给天下母亲的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