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时有

2011-02-24 05:18 | 作者:莫言希 | 散文吧首发

真的。有时一个人都是对付着过的,不愿意太过浓重,太兴师动众,太安于现实不愿意招惹。

还有时,有些人,一辈子只可以见一次,再见不是何年何月。

甚至还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见一次。

曾经的我,眼睛接触到油烟,就觉得酸涩。即便肚子饿了,也只是泡面,吃水果饼干,总不去做饭。一放假便睡的昏天暗地,饿的时候,起来觅食。

记得在大学的时候,周末没事情做,睡到半上午才起来。和朋友一起去阅览室看书。感觉饿了,就把书丢在桌上,一起出去觅食。吃完饭,回来接着看。那时候,我总笑着说,这样的日子真好,感觉真舒服。

直至工作,为了节省几块钱,开始井然有序的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了。

一个电饭煲。一个小锅。铲子。砧板。刀。菜米油盐。当我提着这些东西从超市回到小屋的时候,累的喘不过气来。可内心是温暖的。

一个人煮饭,一个人吃。

一个人,给自己做一道菜,煮一锅汤,认真的做,认真的吃。这样的温暖由心而生。

对于做菜,不算太有天赋。只是,想做什么就洗手羹汤的来做了,只需要和自己的心意。

一个人站在小小的天地里,随意的为自己做些什么食物,没有约束,没有规律。生活总是会有这样细小而又快乐的时刻。

我很愉悦的煲了一锅汤,很自如。这锅汤只属于我自己。我和食材交流。说自己的秘密,将它放在锅里认真的烹制。也许这一刻或许会有一个男人因为我而着迷。为何?我想是因为我低头认真的姿态。并不是纤细,华服,浓妆的女人才最美。

拴住男人的心在于拴住男人的胃。是否可以理解成如此,站在一边看你低头认真做饭的时候他会觉得你很美,与外貌无关,只在于你在乎他而又体贴的那份心。亦可以理解成,在寒风凛冽的天,一个男人着急的赶路只想着家里的那一桌热饭,没有任何华丽的菜式,只是普通的家常菜,可是菜里透出的不是菜的鲜味而是一份真实的。有时候无关菜的咸淡好坏,只要做了让人觉得你真的用心了,一顿汤咸菜淡的饭依旧可以吃的有滋有味。心比味更重要。

通常妈妈做的饭是最好吃。普通的菜色因为妈妈的心而变的好食。不在乎功夫与时间,狠下本钱的菜,只有妈妈才会做。可能一句不经意的夸赞会让这道菜长期出现在餐桌上,可是妈妈心里的甜,只有妈妈知道。

时有的温暖,是让我瞬间满足和快乐的所有……

所属专题:2012妇女节:献给天下母亲的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