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味道

2011-02-23 16:11 | 作者:心路 | 散文吧首发

“妈,你在干什么呀?”

“哦,qq啊,你在哪里,要过来吃饭吗?絮絮叨叨的母亲自顾自地说着话,也不管我是否听进去了,是否回答。

“妈,别忘了吃药啊”,

“知道”,

“记得多喝水,冷了添衣服”,

“知道了”,

“电话铃响了不要急着去接,有事,还会再打的”,

“门铃响了,不要去开门,门洞里看清了再开”,

“走路慢点,别摔着哦”……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母亲曾经的叮咛:

“放学了,早点回家”

“路上当心车子,骑得慢点”,

“有陌生人敲门,不要随便开,路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

转眼,母亲已白发苍苍,脚步蹒跚,不肯服老的声音总是一遍遍地在耳边响起。

总是一遍遍地对母亲说:“妈,管好你自己,不要牵挂我们”。

一次次地,话筒里总是重复着同样的关切和问候。

一次次地,好象还是昨日被呵护的幸福时光

那天,带着母亲吃的芝麻和蜂蜜,敲响了住在二姐家的大门。

门铃才“滴笃”,便迅即打开:

“妈,你怎么不问问、不看看就开门了?要是……”

母亲嘿嘿地笑着:

“你不才来电话,不是你会是谁?”

“快进来,饿了吧?要不要吃东西?”

望着曾经比我高几公分的母亲,那斑白头发的个头如今只到了我耳际,牙齿也全掉落到了现在仅有的几颗,脸上的皮肤满是摺皱。那每一条的摺皱里是不是都是对儿女的关爱?眼珠昏黄混浊,是不是八十高龄的您已把世事看透,而已淡然处之?但每一声话语、每一声问候里,总有母亲深深的爱在里面。

我们背负的是母亲温暖的叮咛、承载的是母亲无尽的爱意,真所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即使我们也已儿女成行,既使我们也已为人父、为人母,在母亲的心里,我们还是如儿时牵着母亲的手过马路时的那般大。母亲啊,在您的心里,我们永远是您长不大、放不下的孩子

望着母亲唠叨不休的关切,抚着母亲额上怎么也抹不平的皱纹,揽着母亲的肩膀,我轻轻地对母亲说:

“妈,我饿了……”

母亲开心地站了起来,拿出我喜欢吃的藕粉示意:冲藕粉吃?

我点点头,任母亲高兴地去忙碌。

或许在母亲的心里,我还是那个懒懒地在娘家屋里只知道拿着本总也看不完的书、总是趴在写字台前的、那个脾气犟犟的、不肯讨饶而又爱生气的,或是有事没事总爱拿着个相机喜欢东跑西颠的小女儿?

是的,母亲,您可知,您的小女儿如今也已中年已至,在这样的时候,我依旧感受着您如一的母爱,依旧享受着您因我的需求而快乐的忙碌。

母亲,您为我调制的何止是一碗藕粉,那是您用爱心一路浇灌而来的呀。轻轻的“吸”一口,格外的香、格外的甜,那是爱的味道、幸福的味道啊!

妈妈,我也给您冲一碗……

所属专题:2012妇女节:献给天下母亲的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