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月老

2011-02-22 10:21 | 作者:一枝笔 | 散文吧首发

莫喜生

月老,即月下老人,也叫媒婆。在中国民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传统人物,主管世间男女婚姻,唐人李复言在小说《续玄怪录》的《定婚店》中曰:其在冥冥之中,持红绳系男女之足,以定姻缘。

印象中,月老一不耕田二不种地,因为千百年来,男婚女嫁都有求于她,非她不能成功,所以,人前人后极其风光。莫某认为,其心安理得地吃着快活饭,究原因还不是精于察言观色,扬长避,避虚就实,逢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哄得狐狸团团转,哄得孔雀配斑鸠。

素以理念新潮时尚,活跃于亲朋同事之中的莫某,不拘泥各种传统礼仪。二十六年前,莫某虽然年不到二十,只身到五十多里外的县城某中学任教,心蒙动的他也常到野外看花赏花;得知附近村小有一年轻女教师,身材高挑匀称,凹凸有致,动作轻盈活泼,面如三春桃花,性格温柔可,话似林间画眉,便一相情愿只身前往,一来二去,无奈美女教师心领神会,后以其年长莫某数岁为由推脱,但愿撮合其另女伴与莫某交往。也正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不几日,由前女友做媒,其女伴遂成为莫某之家庭主妇。

令人欣慰的是,老婆精于裁缝及编织,相夫教女,闲暇空余,挖地种菜,一年四季时鲜疏菜应有尽有;虽然相貌略逊于先前的美女教师,但丑妻无忧,出门放心啊。唯美中不足,就是其性格内向,在家里,亲朋好友,知根知底,尚觉无大碍,但是,在单位或者出门出路出,把她列入“不怎么合群”一类,应该能得到侄儿侄女,叔伯婶娘,及亲戚和同事们的一致通过。

然而,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就是这样一个“不怎么合群的人”居然去帮人做媒,而且居然又给她说合了。前几天,听讲准新郎新娘要前来感谢自己这位月下老人,老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人前人后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好容易今天准新郎新娘来谢媒,她又有事在外;客人前脚走,她后脚回来,当着母亲、小女和莫某的面,恬不知羞地大肆炫耀,很有“王婆卖瓜”的嫌疑。

莫某娓娓道来:其实并非是你劳苦功高,技高于人,而是新人缘分已到。之后,一二三四,甲乙丙丁:首先,现在通信那么发达,媒体铺天盖地,网恋无缝不入,婚介多如米铺,就凭你一边一个电话,就能成其好事?其次,双方兄弟姐妹,岳父岳母,同事朋友凡好心者,谁不施加压力?第三,准新郎新娘都是年过三十要奔四的人了,想先前雾里看花越选越花,再选不中,你敢保鲜花不谢?况且,洞房花烛,金榜题名,天下美事,谁人不想?还轮得到你这个“不怎么合群”的人去撮合啊?

母亲素来为人胆小,处事谨慎,非关键时刻不表态,但此时也按捺不住了,说:做媒,也不能做得太频繁,最多一两个。邻村老媒人某某,一辈子做成无数的媒,感谢她的人无数,但是,得罪的人也无数。不但当初曾经登门感谢她的小夫妻,后来又上门到媒婆家找其不是,就连小夫妻的父母也缄口不语。

在莫某老家,及附近十村八寨,及桂北一带,和人做媒是颇能引人羡慕的职业,礼遇丰厚,吃好穿好。与人做媒平时能得到男女双方的力金,让人羡慕的是,喜庆之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乌乌啦啦的乐曲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腿脚灵便,口齿伶俐的媒婆往返在男女两家及众多亲朋好友之间,或者三五次,或者十多次,简直是两国交战中的使者——因为不知道是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定下的规矩,新娘子嫁人和新郎娶媳妇的这一天,双方互相折腾,次数愈多,就愈能预见其今后生活的高质量,而理顺这些曲曲折折,就非媒婆大人不可,所以,这时候的媒婆在人群中的回头率决不亚于那对新人;还有最实惠的,就是新人成家的这天,男女双方都各送一个十几斤重的大猪头。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养鸡养鸭如同现在生小孩,不得超过一定的数量,吃猪肉也得要凭票供应,一个月难得开几次荤,所以,这猪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虽然其凹凸不平,毛发难剃,骨厚肉薄,但刮洗干净,切成小块,挂在灶门前被烟火烘干,不但可以应付整个正月天川流不息的客人,还足以保证春耕插田等农忙时节的营养供给。

但是,这猪头肉不是那么好吃的,草鞋钱也不是那么好蔸。为了给自己日后开脱责任,连学龄儿童在内的平常人都知道这样的口头禅:做媒还包你生仔啊。当初夫妻恩爱,日久天长,原形毕露:或者女的红杏出墙,或者男的专嗜吃喝嫖赌,起初是家庭小事,后来逐级上升,于是互相埋怨,恨当初看花眼,选错人;聪明的人莫不心知肚明,又把导火索引向月下老人了;改革开放之初,及以前,也有敢越雷池之男女,花前月下,缠缠绵绵,自由恋爱,估摸到能定终身的时候,——比如到过定送礼,拜舅老爷,也不敢贸然行事,乖乖地请媒人去说合自己的双亲,一来可遮人眼目,二来是为日后因家庭屑事发生斗嘴吵架寻找替身吧。

作者单位:临桂县两江镇政府电话:1380783546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