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

2011-02-18 20:23 | 作者:丁果小店 | 散文吧首发

老屋里。父亲站在那里,久久地凝望西墙上着那把落满尘土的老枪。我知道父亲是在追忆着些什么,不愿去打扰他,于是一个人悄悄的退出来,在门前的大青石上坐下,让思绪也随了父亲的追忆回到那过去时光……坐在那里,远处的明长城,近处的千年古松,绿阴下的石头房,草棵里的鸡鸣狗叫……想儿时的我在这山上山下、房前屋后奔跑着,拾牛粪、采蘑菇、抓小、捉迷藏,那是怎样的快乐;想我期盼着父亲抗着老枪,挂一只漂亮的山鸡亦或一只可的野兔远远地归来,又是怎样的一种惊喜;想曾经50几户,150多口人的小村,除了30几位父老的忠实守望,或外出打工或如我一样的搬离,一切竟都成了远去的记忆

小村建在太行山、燕山和恒山的交汇处,海拔近2000米,依山而居,靠山而活,不多的土地分散在梁梁坎坎沟沟岔岔。的花、的果、秋的实、,虽说不富裕,但人们却过的和谐、充实而快乐。只在夏秋时节,因了山鸡、野兔、鼠、獾等小动物会来破坏庄稼,冬日里狐、狼、土豹猎食家禽伤害家畜,山里人家也才有了自制的火枪,那枪,不为猎杀,只为保护自己

父亲的火枪长1。5米,重13斤多,在全村10几条枪中算是小的,因此他打过的最大的一个猎物是一只猪獾。其实他枪法很准,只要外出就不会空手而归,只是他很少打猎,平日里有学生的作业要修改,放假了有地里的活要干。枪,大都是看秋时或是遇到什么难事,他才会扛在肩上,一个人走进茫茫的山野。那时候父亲在村里教书,每月18元的工资,供养爷爷奶奶和我们5个孩子。劳累,使他的脸上少有笑容,记忆里只在我安静地从他手中接过那猎物时,也才会看到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在小村里,父亲不是长者,可他却有着极高的威信,不管是同族的还是异姓的,大情小事都会来找他拿主意,尽管很多人说他身上长着上天给的慎人毛,说连动物也会怕他。后来我知道,那大多是因了他的对做任何事情的严肃与认真,就象他对他那些犯了错误的学生,哪怕你仅仅是随口说出了一句国骂,他也会让你自己拿石头去磨自己的嘴,他甚至可以容得你犯错却容不得你做事马虎。母亲说有次让姐姐带我,只因一不小心让我从石头上掉下来摔破了脸,父亲狠狠给了姐姐一个耳光,那是他第一次打孩子,虽然除了生病去十几里外的卫生院,他也从来没有抱过我们5个孩子当中的任何一个。

一生中只和父亲打过一次猎,摸过一次他的老枪。那一年我12岁,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中午过后,父亲一样凝望了老枪许久,然后摘下来,在枪筒里装上二指深的黑火药,几十颗豆粒大的铁沙,再用一个小纸团将枪筒堵上,在枪闩处安好炸药片,最后看了我一眼说:过了今天就成大人了,和我去碰碰运气,给你打只你喜欢的山鸡或野兔吧。跟在父亲身后出了院门,在村东的山坡处,父亲要我从较平的南面上山,他则从靠北陡处上爬。刚刚下过雪,一路我看到许多小动物留下的脚印,还有漂亮的羽毛,突然间竟希望父亲不会找到它们。抬头却见父亲正在悄悄的向我摆手,心里一紧我藏在了一个大石头后面。枪响了,我却没敢出来。

“看到那山鸡落哪了吗?”直到父亲走过来。

“没”我摇了摇头。

“那鸡毛色太好了,火红火红的,本想给你打只活的,唉!”。大约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和父亲也没能找到那只受伤的山鸡。

“回去吧,我见村里人都往李棋家跑,一定是你二大伯家的树合过年从地质队拿回了相机,去给你照张相吧!”父亲说。

在村边,我们才知道原来不是树合哥拿回了什么相机,而是李棋60多岁的老伴因和他吵了几句嘴,服毒自杀了,那天也是他老伴的生日。匆忙间父亲将他那从不让孩子摸的老枪交在了我的手里,只说了句赶紧拿回家去,便急急的去了李家。那老枪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落在了我的肩上……

忘记了父亲是在什么时候将老枪挂回墙上就再没动过,只记得有一年的深秋,他进了一趟山,归来时我却没有见到猎物。直到多年以后,父亲向我讲起那次进山的经历。他说那一天他在长城脚下见到了一只白狐,他说那狐狸很小,却白的没有一丝的杂毛,卧在那里象一团新摘的棉刚落的雪。他原本是想打它的,可就在他端起枪的那一刻,他看到了那白狐一双水一样的眼睛,他瞄了几次最终还是把枪放下了。父亲转身准备离开,那白狐竟也站起来,父亲走它也走,父亲停它也停,只是始终和父亲保持着同样的距离,直到父亲将那一枪的子弹射向天空,那白狐才慢慢离去。父亲讲述时一直很平静,他说村里人都说狐狸是可以成精成仙的,他从不相信精怪仙鬼之说,可那一次他却相信了那白狐就是一个上天派来的精灵,要告诉他:再小的动物也都是一条生命,他,没有权利去猎杀它们。

我知道,老枪,并不是父亲的最爱,他的最爱是一把三弦和一把二胡,我时常看到他一个人在深里拿了那东西,轻轻的擦拭、抚摸,然后静静的或弹或拉。可此刻,我忽然觉得,父亲却不似那三弦或二胡,他竟是那把老枪,猎杀过也放生过,待到最终,是如山的沉默!

父亲走出老屋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烈烈,炊烟淡淡……

评论

  • 凌心:杀生,放生,一把老枪的最初至最终。 同时表达了父亲内心的转变。 文章流畅,读老枪,读父亲,读一场实实在在的人生。
    回复2011-02-18 21:02
  • 丁果小店:回复@凌心:一把老枪,让我重新去品读父亲,去感知生活与人生。 辛苦凌心了!
    回复2011-02-18 21:09
  • 伤心的雪花:回复@凌心:从老枪中体现出父亲的变化,写的很感人!
    回复2011-02-18 21:38
  • 丁果小店:回复@凌心:只是简单的记录。谢谢雪花!
    回复2011-02-18 21:42
  • 丁果小店:初来散文吧,谢谢朋友们!
    回复2011-02-19 06:39
  • bvnbnnb:回复@凌心:一把老枪,让我重新去品读父亲,去感知生活与人生。辛苦凌心
    回复2011-02-19 15:20
  • 17飞8:回复@丁果小店:欢迎丁果小店!
    回复2011-02-19 21:19
  • 城儿:老枪如父。 外面下着雨,我喝着咖啡,看着作者娓娓道来。 不觉间竟有几滴浊泪消然而来……
    回复2011-02-20 09:16
  • 丁果小店:回复@城儿:时光穿行,总有一种情感在心......
    回复2011-02-21 03:56
  • 泪蝶:文章很朴实 用着很朴实的笔触描绘了如山的父辈们 看完后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那个伟大的汉子 谢谢作者带给了我一次感动
    回复2011-02-21 14:11
  • 丁果小店:谢谢泪蝶!
    回复2011-02-26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