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唱青春无悔

2013-05-01 21:50 | 作者:树边虹影 | 散文吧首发

茫茫人海里,他是那么惹人瞩目。

尽管他还是是十六七岁的孩子,服装颠覆了眼球。也许长辈看着会扎眼,同龄的人会觉得他是混混:头发被染成了酒红色,十分野性地挂在额前。衣服显然是很久没换了,散着一股与年龄不符合的烟熏味。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带着些许的破损,显然是打过数次架。但,这都是次要的。

他的眼神冰冷而又散漫,嘴角似乎从未扬起过,就那么简单的挂着,挂着青的极端。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冒起飘忽的烟气。

他是某中学的高二学生。他从小就是不被容易理解的孩子。三岁,喜欢在拿放大镜去烧蚂蚁,烧植物,五岁,喜欢在女孩子的背包里放毛毛虫,享受她们尖叫的声音;七岁,上学了,还是像通常孩子一样的好奇眼光打量这所学校,殊不知他们要沾染多少污秽。十岁了,上了写文章

他的天性被炽热所扭转了。

他爱上了语文,喜欢上了教语文的文老师。他喜欢看到她的温暖笑容,她的温和长发。他在每一堂语文课开始之前都告诫自己不能跑出去玩,免得满头大汗,让文老师皱眉。

语文课上,他认真听讲。课后还时不时地去和文老师撒娇。这个可爱的孩子,在完成完课内作业后,总喜欢写写小文章。

他对文学的热忱让他在作文成绩节节拔升。文老师首次在习作课上把他的文章作为范文来读。这让他幼小的心灵迅速壮大。由此他花费了全部的精力灌注到文学上。这团幼小的火焰要燃烧成巨大的火浪!

然而事情永不是那么简单。

数学老师开始厌恶这个孩子。他上数学课心不在焉,总是和周边同学吵闹。原本安分守纪律的班级,在他的受伤变得凌乱不堪。成绩更是惨不忍睹。数学老师也数次警告他,也不见成效。他又告状到他的父母那儿。父母闻言暴怒,他一放学回家正准备高高兴兴地跟妈妈讲论今天在学校得到的表扬和趣事。然后他一跨进家门,刚要张嘴的时候,就被爸爸给横抱起来。爸爸的手上拿着鸡毛掸子。

他懵了。这是怎么回事?爸爸妈妈不是这样的呀。每次晚饭,都是他和父母最快乐的时候。他叽叽喳喳地跟父母讲着在学校的快乐,爸爸妈妈也是微笑地听着。父母是知识分子,从小到大,父母从未打过他。尽管他调皮,喜欢恶作剧。父母也从未打过他。反而认为这是男孩子应该有的天性。这一刻,他恍惚了。

恍惚中,他听见爸爸隐隐约约地说,你不是乖孩子!一个男孩子可以调皮可以恶作剧,但是不能不听话!不能冥顽不灵!尤其是学习。他还看见妈妈冷冷地瞪着他。

他妥协了。

他开始上课听讲,开始认真做作业。为的就是不能让爸爸妈妈生气,尤其不能再挨打。在他的幼小心灵上烙下了这种想法。

但是老天就是故意要作弄他。

一个星期三的早晨,他快快乐乐地上学去了。今天上午第一节是数学课,一定要认真听讲噢!他对自己说。

他专心致志地听着,还时不时地点头致意,有时还举手发言,面面俱到。他原本就是有悟性的孩子,数月过去,他的数学成绩在班里拔尖了。

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几道计算题,让同学解题。他正一腔热血地解题,前排的同学就头一扭,兴奋地拿出一本小说,兴奋地小声说,这是我最近刚买的小说。嗯,知道你喜欢看书,我也看完了,借你好了。说着就把这本书放在了他的桌上。

快放下去!老师过来了!同学催促着。

他赶紧把书塞到桌子底下。

“你在干什么?桌子底下有什么?”老师看见了,疾步走了过来。

他支吾着,没什么没什么。他赶忙掩饰。

数学老师强行把他推开,咻地抓出了一本书。

“怎么解释,你怎么解释。学校禁止带闲书!不知道吗!你以为你现在数学成绩上来了,我就会向着你吗,就会包庇你吗?不可能!你得过奖吗?你聪明吗?不不不,你其实是个笨蛋!就算拿这本书来讲,你的反应还真是迟钝...”

她尖叫着:“你们看着吧,我就这么把这书撕掉!!”上一秒还完整崭新的书,在一声撕拉声中,碎成了两半。她似乎还不过瘾,手像上了机条,瞬眼之间就碎成了渣。

他此时心碎了。

他恍惚着,他想象不出数学老师的狠毒。他在那瞬间就开始厌恶数学。数学好了不起么,数学好什么都好么?数学算什么呢,数学是数字组成的标记,毫无感情色彩。学数学的人情商零分!譬如这个老女人,她除了昏天暗地地解题还会什么呢。她至今还是单身,真是让人笑话。智商高了不起么,智商就会填补心里空缺么。笑话了。

谁都不能剥夺他对文学的热爱。他彻底爱上了文字的感染力。巷的忧伤,是数字能交织的吗?宇宙的浩瀚,是数字能表达的吗?爱情美好,是数字能拥抱的吗?

......

自此这时,他的人性扭曲了。

初一,逃课打架,上课睡觉。课间喜欢独自自己呆着,看见谁不爽就就揪过来痛打。犹如沉睡的疯狮子。

初二,结识社会混混。喝酒抽烟毫不避讳。每天晚上都醉倒街头。老师对他彻底失望了,父母终究是父母,仍对他抱有希望。但见他不知悔改,也就挥泪放手了。

初三,他早恋了。扭曲的爱情让他学会了狠心。他打工来的钱花完了,就从街头劫几个小学生的钱,花完了还是如出一辙。

父母在他高中的时候就双双患病去世。他看也不看父母棺材,就让尸体在棺材腐烂。对他而言,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没有掉泪。

他摸了摸空空的口袋。他甩了甩脑袋,径直往一个背着书包看着书的小学生走去。他想,他如果不给钱的话,就晃了他。他走近这个小学生。

他看见了他手里的书。竟是他七年前被老师撕掉的书!他的眼睛浸出了干涩的泪水。想不到,还有人和他一样爱着阅读,爱着文学。

“大哥哥,有事吗?我还要去买书写作文呢......老师布下的作文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不,没事。这位同学,你喜欢文学么?”

“喜欢。”

他释然了。他感觉自己的眼中又有了想,又有了当年的热血。他脱下了外套,在大街中心大声喊着:

梦想是无休止的!

他冲进了巷口,冲进了打工的店里。

他要重新诠释青春无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