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

2013-05-01 06:46 | 作者:博一多 | 散文吧首发

童年时候,无邪的我总是带着仰慕的心灵凝视着黑板前叨念的老师。她秀丽的书法,风趣的讲述,挚诚的目光,给以我深深地感触。于是,我兴奋地许下人之初的诺言:将来的我也要是名老师。

我,以为背下了书,完成了作业,就可巍巍站立在讲台,朗朗人生

台下的我久久仰望着她挥舞的手,激动地拔起我人生起步的锚头,鸣笛起航。

风很大,浪很高,我在大海中航行着,颠簸着,摇晃着。海的四周若然魔幻成一汪涡洋,旋转着,旋转着,我晕失了航向。

为谁而奔跑,为谁而流浪?迷惑中,我抛下船的锚头,停顿下来,拿起人生的望远镜扫描,重新设置航道,重新操控人生的舵盘,再次起航。

我,以为只有成熟的人,才有成熟的选择。

海,太宽;岛,太多;礁,太乱……

曾开往干警的港口,曾停留调剂师的码头,曾泊岸在建筑的湾口,曾向往……

不停息地漂泊,无休止地游荡,来之匆匆,去亦匆匆。岁月的年华在我“以为”的框架中,悄然无息地从不曾发觉的裂缝处溜走。

曾经多少“以为”,曾经多少想,曾经多少兴奋,曾经多少——失落多少。

十多年的开荒,就有十多年的探索。我,以为这只是一个漫长的考验。

当我偶遇故交的那晚,与几十位同室共闹的学友举杯言欢间,我猝然惊恐不安:那晚喝的不只是酒,更是我的泪。唯有泪才是咽吞。

仅有的十多年,漫延的十多年,他们风云着土地开发,叱咤着网络经商,纵横行政机关,驰骋高企领班……已是炉火纯青,运用自如,横扫千军,如鱼得水,至高无上了。

可我,曾以为那只是机缘,以为那只是福份,以为那只是迟早,以为……

现实的面对,无约的较量,将我杖下了万丈深渊。漆黑的空气令我肉心窒息,冰凉的石壁让我透骨寒颤,此地,一无所有,一无所望。我失单地坐落于地,潮湿的滴水滴落着我潮湿的心,何时如此清静过,何时如此清澈过。面壁思过,面壁思错……

以前的我,以为有了理想,便拥有了发挥;以为有了抱负,便追求到了幸福;以为有了耐力,便获得了成就;以为有了全术,便高枕无忧。却怎的不堪一击?

身,坠沉海底;心,寒若冰。一瓢冷水从顶而降,淌湿全身。全身尽失!

我的信念何以如此脆弱?我的坚强又何以如此胆怯?我的作为又何以无章?

面壁思过,面壁思错。许久,我才发觉路就在我的脚下,方向就在我的手上。原来只是要想出去,就得从此不懈地攀登。只一个方向:向上。仅一个信念:走出去,一定走出去,一定活着走出去。

过此以后,我抛弃了“以为”的字词,升级“一定”的概念,焕然一新的我如今崭新悦目,心旷神怡,得心应手。

一定,棒。一定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