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结庐归尘梦

2013-04-30 20:50 | 作者:星寒千叶 | 散文吧首发

生命的厚重恍如那杨柳依依岸边的堆烟,几重烟幕在流光的回廊里已经不住彷徨,心里便有了孤独绝望,就在一柄油纸伞下独自地迷茫。

总是泛舟江湖,行走在了无牵挂文字间,腰间别一壶佳酿,待到花枝满、天心月圆之际,狂笑众生,独自逍遥。流浪的日子久了,心中便有了一种依靠想念,想念修筑南山、栖居东篱。赶往心底那一方无涯的净土,我行走的太过匆忙,匆匆忘了她托付于我的月霜,不敢奢求太多的期望,所以便放逐心中的潜藏。

涉水过后,故事将续。立于湖岸边,静静心弦,湖心的涟漪依旧在平仄的诗行间呼吸,漫天的烟霞依旧在年华的霜天里散步,而归来的倦客依旧在那不知名的地方停歇。

曾几何时,我执著地追求那门前的流水的过往,打听院边蔽覆的绿叶的前世今生,闲话夕阳窄道里的一缕清风的故事。总以为,我心里的疑惑会在一卷风吹的书页里得到补偿,继而幸福。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错在世事并无结果,而是需要人去解答。

在尘烟缭绕的日子里,我赶赴红尘路上,去寻觅那生命轮回里的一场对弈,结局的真相终会在一盏清茶的香味中破石而出。

因为放纵,所以浪迹。总会担忧心里的那份浅安在月光倾城的日子里烟消云散,为了弥补,我便选择在浪迹江湖中寻得一声逍遥。年少的时候,总是把轻狂放在行囊,想一剑挽破苍穹,在轻浮的步伐里,会一会月光的清爽,逢一逢烟花的易凉。彼刻此时,只想在时光潋滟的河流里撑一只长篙,把心静置于莲花里,我的身旁恍如从唐宋吹来一阵涟漪,匆匆打捞一江东水的年华。

快马疾风,归意向东。我疾走的步伐扬起西风狭道里的昨日落下的记忆,弥散的扬尘呛得人难以呼吸,我便来不及回眸。苍穹之上那一道眉弯,是离人手绣的一朵梅花,仿佛永远开在深刻的痕迹里。湖心里的一盏灯火,在摇曳不停的舞姿里,淌一个回涡,把所有的不快沦陷。星光泛起长河,衣袂荡起离歌。深眸里,我看见了一个月洗的草庐,槐树环抱,青石相依,那便是我的归处。

青石的姻缘与我相同,毕竟,我是看着她的长大的,长大的是残忆,长大的是故事。直到多年以后,你会发现,我会伴着青石一起终老,翻开年轻的行记,细话我们的曾经

终于,我到了寻觅已久的老家,我把我的生命献与它,它把它灵逸的补给我。月老会把我们牵在一起,命格上早已编排好了。你不用问,我们的世界没有答案,只有逍遥;你不用想,我们的地方没有虚幻,只有真实。

云烟为水,青梅作料,煮一壶归的茶,在槐树蔽覆的地方聊一段尘封于西风狭道的故事,说给有缘的人听。总会相信,多年以后,有缘人会慕名来,寻一个关于我的传说。因为朦胧,所以美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