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是一种美丽的情怀

2013-04-16 21:49 | 作者:思雨如梦 | 散文吧首发

该图片来自网络

霞光褪去,又是新的一天开始,早晨的空气真新鲜,雾气缠绕着,树叶上有露珠点缀看起来是那么亮晶晶,隐约听到远去鸡鸣,炊烟漫延--------

山村是我儿时的记忆,那里也有我的想,看到山村的人们日落操作,为的是那几亩薄地,勉强填饱肚皮,换来的是辛勤的汗水。山村的人们很朴实。总想有天走出大山,带着大家走向富裕,理想和梦想就在人生十子路上徘徊同时也是人生的奠基石。将山林种满果树和松林,板栗树和山核桃,可谁会想到若干年后仅这两项成为巨大财富。

而今天回到家乡,十几年了在外飘荡的日子让我厌倦和疲惫,似乎忘却了家乡的山村小路,忘记曾经儿时的许诺,等着我归来我一定回来,改变家乡的面貌改变一切,和你牵手一起走向光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一句无法兑现的承诺小馒头等了十八年,一直守候在大山上照看那几十亩的松林和核桃树,看着这些当年我亲手栽种的树苗看到了希望同时也备感失望,这么多年到底在那里,都做了些什么,等待,期盼,小馒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和这片山林,一起篇织美好的梦。

小馒头哭着说当年的树苗都长大了,人们都将它分了,各家各户都有只是大家都说我检来的没有资格拥有这片林子只有这片山核桃,谁知道这是山林中最差的一片地土质差基本上没有土,而你栽种的核桃树却长的那么好,每天我都在山顶遥望总有天你会回来,记忆中我永远不会忘记四岁时和妈妈在车站走散其实我那时就知道妈妈想离开我,当时不明白现在知道重男轻女的思想,是你爸在路边抱起晕倒的我并带回你家,喜欢吃馒头就给取了名小馒头。

我们一起上学读书,一起放学,帮 妈妈割猪草。一起吃着妈妈做的饭菜,爸妈从没把我另眼相看说是捡来的。慢慢的十八年过去了,到了出嫁的年龄,村里左邻右舍给介绍对象,可我谁都看不上眼。每天叹息,傍晚时分都会去村头梧桐树下,爸爸说;‘这棵梧桐树是我亲手栽种的。‘算起时间你四岁就在我们家已有三十五年了,这棵树也有三十五年了。

记得那年就是把你从车站抱回来时就在村头这棵树下休息会,那时这里有棵白果树,村里人给锯掉了,就有一个树兜,树兜有脸盆那么大,爸爸就将我抱到树蔸上让我休息会再回家,我就坐在树兜上吃着爸爸在集市上买来的馒头,看着我吃的很香很甜,当问我名字时我说,爸妈就叫我丫头。爸爸乐呵呵的说;‘就叫你小馒头吧。’从此小馒头一直伴随着我-----也就在那一刻爸爸就在村头这棵树兜旁栽种了一棵法国梧桐树,梧桐树叶片很大,也很好看的。-

在你们家里都十八年了,十五岁那年村里有一批人到安排到城市学习技术,搞种植你也在其中。那时你有二十一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其他的人都陆续回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有的人说你在城市有了对象,还有房子---------虽然听了有些心酸,但我始终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你不会忘记我们曾经的约定-------不是吗?

小馒头再也说不下去了,十八年的等待,十八年的期盼,如今都四十岁了,岁月的沧桑让她眼角有了皱纹,头发也有银白的头发---------斯远再也忍不住了将小馒头搂在怀里,像似迷失的羔羊找到回家的路,对不起,小馒头这么多年你受苦了受累了,这个家全靠你在支撑。

这时爸爸来了,杵着拐杖,满脸的沧桑,一个劲的骂着;’小兔崽子,你对得起小馒头吗?这么多年你在外面不闻不问,我和你妈这么多年无时不挂念你,小馒头每天都会在梧桐树下默默的等着你的归来,去年你妈病重,她到处找医生给看病,还是撒手离开人间,她替你尽了,你妈病重时你在哪里,过世时还担心小馒头,那种场面令在场的亲戚都感动万分---------

小馒头走过去将爸爸扶起,好了,爸爸都过去了,现在斯远回来了,我们一家团聚了,你要高兴,走,我们回家去,我做一顿好吃的,今晚你和斯远喝一杯。回到家斯远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么多年爸爸和小馒头一直住在这潮湿屋子里,心里的难受滋味也许只有自己知道,作为男人应该让家人感受得到家的温暖

这时小馒头拿着一杯热腾腾的茶,喝着热乎乎的茶,真香真甜,一会儿一桌子菜都摆满了,看着小馒头为我准备的一桌子菜,这都是平时省下来的,斯远将爸爸扶到座位上,爸爸的确是老了,很久没这样开心过,在一起这样开心吃饭畅谈-------当爸爸问我有什么打算时,我会娶小馒头的,然后盖一栋房子,让爸爸,小馒头我们一家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爸爸笑了,一口将杯子的酒一口喝了,高兴,好好,希望不要辜负了小馒头这孩子啊,我们一家人对不住她啊,这么多年也受累了。

开始计划着将老房子拆掉,造一栋新的房子,还是两层的小楼房,小馒头将斯远拉到一旁,又怕爸爸听到,造房子那么多钱,斯远笑嘻嘻的说;没关系的,在外面十几年了也攒了些钱,够我们造房子,再说了,我也不想你在受苦,也让爸爸在晚年时享受到家的温暖,这么多年我不在家让你受苦了。

结婚那天很热闹的,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都来了,大家都在祝福小馒头终于等到了,找到了归属。晚上亲朋好友都散了,小馒头说,这么多年你在外面做什么,现在有这么多钱,房子也造了,家具也办齐了,还要买车子带上我和爸爸去武汉玩。斯远说,十八年我在杭州,开始去学习技术,种植花草,珍贵树苗,一段时间后心灰意冷,就去工地上找事情做,看吧,没多少文化还能做什么呢,我觉得已经不错了,从最简单的工地小工坐起,几年后建筑工地施工员让我和他一起做,是看到我人很诚实,肯动脑筋,几年后就自己承包工地,现在也算是小老板,只是我也是无法忘怀家里的你。

2012年秋天正赶上收购核桃的时候,核桃从树上打下来就五元一斤,算下来就可以买到五十多万元,还不用自己爬到树上去采核桃,村里很多人都叹息,我们当初咋不得到那块核桃树呢,村里一位年长的老人站起来;‘活该你们,这些核桃树是斯远十岁那年和他爸爸一起种植的,因为这块地土质不好,都是石头,你们贪心,将好的土质的树给分了,比如杉树,松树,当时核桃树还小,价格还有落差,现在想不到他家的核桃树一年就纯利五十多万元,眼红了吧-------

如今小馒头和斯远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他们的爸爸也开心的笑了,这么多年,他一直想看到的今天终于看到了,漂亮的房子,再过几个月他的宝贝孙子将降临这个世界,愿他们一家幸福,快乐----------

原创作者qq128476658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