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时过夏初

2013-04-16 16:38 | 作者:文凉 | 散文吧首发

你觉得自己的学历总是不够高,你觉得自己不能找到好工作,或者找到的工作自己不喜欢做,你快要毕业,你迷茫不知道去哪,去做什么,你觉得很压抑,在学校学不到东西,时常觉得颓废浪费生命,你在继续混学校与闯社会之间煎熬了很久。

你有专业知识,却得不到施展,你才华横溢,却没人注意你一眼,别人右手车钥匙,左手美女,你只得抱着个啤酒瓶买醉,你没钱没背景,你有说不完的想和壮志,可说出来没人信,反遭嘲笑和挤兑,与那些风言冷语相比,你更恨自己无能,抱怨暗无天日的日子没个头,你自问什么时候才是飞黄腾达的出头之日?

你不想给别人打工,更不想无所事事浪费青,你想创业,但势单力薄,比较来比较去,一点优势没有,你想过因此欠一屁股债的惨状,但你没怕过,你相信有些事是该抓住时机马上去做的,青春一次,年轻一回,过去永远不再回来,你不想留下什么遗憾,那怕以后碌碌无为的过着挺不错的小日子,但记忆里是一片空白,你会为了找不那个当年的你而追悔莫及,谁知道我们现在做的事,在以后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觉得愚蠢幼稚,有些事用十年后的眼光固然能看清,但谁能有这种自由穿梭时间的能力,所以很多事都是抱着个试试的态度,没什么不合适,试试或许成功,试试或许失败,但总好过你什么不做。

你从一个近乎耀武扬威的小青年蜕变过来,深知实践的重要性,有些事原先你觉得麻烦无所谓,从来不愿去做,或者你觉得事情很小很简单,根本不值得你高抬贵手,其实不然,很多事你只有去做了,才能体会到事件价值意义或者弊病的所在,你仅依靠自己的一点道听途说,就大放厥词,你不觉得丢自己的脸,坑害了别人吗?

你总是最容易受伤的哪一个,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你总算也有了点抗体,很庆幸,在社会的复杂熔炉里,那些当年与你一起的伙伴大都变了,只有包括你在内的仅有的几个人,仍然没有变,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岁与月去,志与忆在。

你重朋友感情,你知道自己一个人孤单难熬,你知道出门靠朋友,自己一个人生活不容易,你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很多事你自己一个人做不来,所以你很珍惜他们,宁可自己受点伤和委曲,也要朋友安好,再心情不好你对他们也总是报以微笑。毫不夸张的说,有时候朋友比父母还要亲,他们对你尽着父母一般的义务,却不是靠血缘维系的,你感谢身边那几个看似不着调不靠谱的酒肉朋友,但他们认真严肃起来绝对的风度翩翩、雷厉风行。

你不光是个怀旧的人,还是个犹豫要命的人,你都决定了的事情,也时常出尔反尔,但这不能说你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只是你考虑的多了,你追求完美,想把什么都做的很好,你怕临时的变故打乱计划,所以你会把像太阳会从西边出来,这样的不可能的事考虑进去,一群人中你总被说成是最扫兴和最二的。

你给自己定义为老男孩,同龄人纷纷忙着恋,忙着结婚,忙着生孩子,只有你一个人不慌不忙,幸好你的父母也从来不催你,你自在得很,说实话孤单极了的时候你还是羡慕他们的,但你这个人就是怕麻烦,太喜欢自由,所以怎么也不会找个伴儿。

你想把生活过的有意义,你不安于一份稳定的工作,大半辈子就那么上班下班的过了,尽管潦倒的时候,觉得富不富也不那么重要了,能过个小日子就挺好了,没人知道你,路人中平平凡凡的甲乙丙丁,可你天生就不是这样的人,就像鱼注定要生活在水里一样,别人忙着参加各种考证培训、专升本、考研的时候,你却想着穿着T恤和蓝色牛仔裤,背个包走遍中国。

你常常会跟比你小的弟弟妹妹们,说你多么多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说工作多么不容易,说社会多么黑暗复杂,你往往能把别人的事看的很清,轮到自己的事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不是情感专家,却一直在安慰那些在感情里受伤害的人,貌似安慰的效果还不错。

你不怕在理想中的落空,也不怕在现实中处处碰壁,你唯一担心的是,在理想与现实的过渡之中,找不到一个让身体和心灵都平衡的点。

你这人不爱泡酒吧逛店,海边是你喜欢去的地方,海风不知道带走了你多少悲伤的心情,你难过的时候,对着天空和大海拼命的喊,没人会听见,撕裂的声音回荡在你的耳廓,喊出来,听见也就不那么痛了,你坐在那一排掉漆的金属栅栏上,看着太阳落进海里,波光粼粼的海面反射着明晃晃的金黄,你觉得这风景那一刻专属于你,这种象征忧伤的灰色基调,谁也不会来跟你来抢。

你对自己说忍一忍,春暖花开,让一让,柳暗花明,生活中好多的人,不一定针锋相对;人生中的好多事,不一定据理力争,有些话,慢慢地都会理解,有些事,渐渐地都会明白。

文凉QQ:92594598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