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里情结(散文)

2013-04-14 21:17 | 作者:上书房传媒 | 散文吧首发

师范毕业分配在山区,听说白石里水库的桃花很美。翌年桃花盛开,匆匆寻了过去,白石里水库很小,其实就是一个潭,四周是陡峭的山坡,绿树葱翠,一面圆镜嵌在谷底,一条窄窄小路几乎垂直向下,水边有一个雅致的小亭,朝南的山坡上有一大片桃林,绚丽烂漫,像蓝天落下的胭脂云,陶醉了,傻傻立在桃树下,轻风一吹,粉红色的花瓣纷纷从枝上滑落,在空中飘荡着,秋千着,恰似一场桃花,那桃林把白石里一潭清水映得红晕满面。接下的几年,仿佛和白石里有个约定,桃花开了,我便去拜访,常常带一本书一泡就是半天,有一次竟背了手风琴,在那林中引喉高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后来离开了山区,常常想起白石里那片桃林,时时做着那里的。在梦里,自己平仰在桃树下,成片成片的粉瓣醉舞着,旋即幻化成一个着一身粉红色粉面桃脸小姑娘姗姗向我飘来,我张开手臂拥抱她时,她却从我臂弯下逃逸,笑盈盈向那一潭碧水飞去。有一次梦见一件趣事,日傍晚,一抹彩霞在西天灿烂,那片桃林挥舞着粉红色风衣向彩霞飞去,那彩霞相形见拙,慌忙躲到山的背后。再后来,有人在白石里对面建了个江南孔雀园,朋友约我去玩,我笑了摆了摆手;又过了段时日,白石里旁围了个丫髻山生态园,学生约我去转转,我笑了摇了摇头。人工雕琢的不是自然美,我钟情的是白石里那片桃林,我更喜欢单身独处享受那份静谧。

去年一次酒宴上偶尔谈到桃花,我一兴之下冒了句白石里桃花最美。桃花冲我没有去过,在我看来,无锡阳山桃花属于妈妈型的,有成熟之丰韵,为水蜜桃而开;我老家门前桃花属于光棍型的,虽也辉煌一时,但独木不成林,孤独凄美之感;唯有白石里桃花属于少女型的,依山傍水,天生具有一股灵性。话刚完,一中年人站起来,他告诉我他就住在白石里,承包了一片桃林。前几日,我打通他的手机,风尘仆仆故地重游。

他家的桃树不高,灼灼桃花绽放在晴空下,虽有几树梨花相得益彰相映成趣,但我觉得还是缺点什么。傍晚时分,我们坐在桃园喝酒,他女儿站在一旁给我们斟酒,七八岁左右,穿一件粉红色上衣,两朵桃花飞上脸,一潭碧水附于眸。我猛然醒悟,她就是我常梦见的那个女孩。晚饭后,我径直向白石里水库走去。

一轮弯月朦胧,幽谷空寂,垂柳盈绿,潭波涟漪,山岚轻漫,暗香扑鼻。桃花依旧,粉嫩娇羞,水灵娟秀,淡淡的红平添几份纯真,采几片花瓣放在唇中,顿觉丝丝甜蜜。桃花脉脉千潭水,江南的灵水赋予这片喧闹纷争之外桃花特有的风韵。

一阵山风吹来,心旷神怡,这里就是我心底的世外桃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