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茶香里走进故乡

2013-04-13 09:23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天很蓝,几朵白云在天边打着秋千。不时,有几只鸿雁从阳光里飞来,衔来南方的暖。雁叫苍穹,唤醒了沉睡一的宁静。阳光悄悄爬过窗棂,慵懒地趴在墙角处,舔舐着冬日里撇下的那一角潮湿。

一壶茉莉花,煮沸了我对故乡的思念。桩桩往事,品在杯中,我在茶香中捡拾着故乡里的故事

此刻的心境,大有“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的悲凉。只好“看君已作无家客,犹是逢人说故乡”了。

你知道吗,我的故乡是一座美丽的山城,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就像飘动的绿纱巾,一头系在小城的脖颈,一头飘向遥远的海中。那乳白的瀑布宛如太上老君手持的拂尘,垂摆在天地之间,不断拂去人间漂浮的尘埃。

清新的小城,像刚刚洗浴后的少女,青丝飘肩,目涌秋波,红唇抿笑,纤颈如。每当想起她的时候,她就踏着岁月的小径向我娉婷走来,一直走到我为她铺满花絮的心底。于是,家乡的小溪在我的歌里流过,家乡的炊烟在我的诗中飘起。

记忆中的家乡总是那么的美,像一块无瑕的翡翠,镶嵌在祖国的版图,也镶嵌在我的心扉。那清洌的泉,像杯中的酒,一饮不知归;那满坡的花,像情人的唇,一吻千年醉。家乡很慈祥,她总是微笑着,看着我成长。家乡很温柔,她总是用自己眼泪擦拭着我的伤口。家乡又很朴素,有一川烟火,她就很知足。

在我的生命中,家乡既是我的情人,又是我的母亲。情人分别久了,免不了思念;母亲离开长了,免不了牵挂。我真想踏一径月光,去看望我那久别的故乡。然,正如张泌在《寄人》中所讲:多情只有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就这样,故乡,成了我里的月;故乡,成了我指尖的歌;故乡,成了我枕边的泪;故乡,成了我诗中的河。

说起故乡,我最故乡的大山,一眼望去是那样的雄伟,那样的壮丽。无论是暴虐还是慈悲它都能包容,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它都能接纳。这,就是大山的性格;这,就是大山的情怀!

四月的大山,开满了杜鹃,一簇簇像火,一片片像霞。她是春天的使者,她是寒冬尾巴上的温暖。这时的人们轻松多了,那一抹惬意的微笑凝固在美丽的花间,变成了秋日里黄昏下永恒的纪念,好一派花在坡上飘,人在霞中走的喜人景象。

当指尖翻开绿色的六月,人们的贪婪便膨胀在大山的胸怀,一场空前的掠夺开始了——挖野菜。有刺嫩芽、四叶菜、马齿苋、大叶芹、野山葱、山韭菜、蕨菜、荠菜等等。到了八九月,那木耳、猴头、蘑菇、榛子、松塔都纷纷被囚禁在采山货的筐子里。这就是大山孕育出的珍宝,这就是大山馈赠给人们舌尖上的快乐

有山的地方真好。记得小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在学校里惹了祸,通过对“敌情”分析,我们毅然决然地“转移”到了山里。为了躲避老师和家长的正面“进攻”,我们在大山里整整“潜伏”了一个上午,那个忐忑啊就甭说了,幸亏老师和家长把我们“俘虏”了,不然我们有可能就变成猛兽口中的佳肴了。是大山接纳了我们,也是大山宽容了我们。

如今,听说故乡的大山瘦了,当年丰硕的身体被蹂躏成一道道伤痕,脊梁被砸塌,肋骨被抽掉,像脱了发的癌症患者,举步维艰在最后的岁月。唉,大山,我真为你心疼!你成了我永远永远的牵挂!

还好,山没了,我的家乡还有一条美丽的河......

文/一滴水

QQ号:176059761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