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的日子,亲情远去---写给爷爷

2013-04-11 17:31 | 作者:听雪忆阳 | 散文吧首发

厚重的木头劈凿出一口棺木

涂染了沥青的黑色顿时将沉重与肃穆凝固

笼罩了阴阳两隔的悲伤

我握起您的手,这双曾经触摸了尘世百年的手

老茧横生,黄斑布满

它摸过了父辈,摸过了吾辈,也摸过了乍来人世的儿子

此刻它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温度,冰冷冰冷而又僵硬无比

我拉开您脸上的黄纸

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呈现在眼前,写满了岁月的风霜刻画下的无尽沧桑

而您的双目紧闭,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浑浊

这双眼曾经目睹了百年的世态炎凉和世事的变迁

它早已看透了一切,早已没有了幽怨,没有了忧伤,只剩下一个百岁老人的淡定与从容

即使您早已知道你的日子即将走完依然那么坦然

我摸过您瘦骨嶙峋的身躯

想到您在临终前几天已不愿进食的场景,心酸油然而生,眼泪婆娑而下

回想年轻时用伟岸挺拔的身躯撑起一个大家庭的辛酸

哪怕是您在耄耋之年仍辛苦劳作于田间

直到您的眼睛变得浑浊而不再清晰

当棺木的盖子遮住您的脸,当大钉钉住您的棺木,当您的棺木被黄土掩埋

我知道您将与我永远阴阳相隔

突然心很痛很痛

求学工作在外数十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少年未曾给过您:“儿孙绕膝跑,口含饴糖笑”的天伦之乐

似乎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情,永远实现不完的目标,永远有比您更重要的人需要陪,永远有比亲情更值得追求的东西,永远有太多的永远

可所有的永远换得来的是眼前的现实:您永远离开了我!

每想至此,惭愧的泪水滑落,懊恼的心情复杂

儿时的记忆撞击着我,一如昨日之事如此清晰

我端一只空碗,守望您的碗,那碗里盛了好吃的,也盛了您对孙女的

我背书包站在您的面前,上学前那一刻渴望您的一毛钱,那不仅意味着放学后可以吃糖,也包含了您对孙女的疼爱

我蹲在您的面前,拿起您的烟袋不停摆弄,直到惹您生气把我哄走

我曾想带您到都市里转转,体验都市的繁华与绚丽

可您总是拒绝,我现在才明白那是你怕给我添麻烦而故意推脱

我曾想坐在您的身边,跟您讲讲工作上的事情,再听听您给我讲年轻时的苦难经历以及人生的道理

我曾想给你过一个隆重的生日,让所有的儿孙欢聚一堂,让四世同堂的喜悦永驻您心

我曾想,我曾想,我曾想……

如今一切都已来不及

您让我明白了许多

有很多东西让人容易遗忘亲情

非要等到彻底失去才会顿悟和怜惜

不要说我想,想到了就去做,给身边的亲人尽可能多的力所能及的照顾和慰藉

天空中飘了,我知道您的世界也下雪了,您一个人躺在哪里,你一定很冷很冷……

儿子说:妈妈,老爷冷吧,他怎么不回家,给他拿个被子吧……

可是我知道,谁都再也无法温暖你冰冷的躯体

爷爷逝世于2009年11月12日中午,享年95岁,写于2009年11月16日下午5点。

评论

  • 青青河边树: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3-04-11 18:41
  • 超然致远: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3-04-11 23:00
  • 超然致远:朋友的离去,向天空消失的美丽的彩虹,空留下遗憾与遐想;亲人的“离去”,留下的是心痛、思念、负疚。这深深的怀念,行行滴泪的文字,也让我看到了在村口张望着期盼儿子回家的母亲。当别人在母亲节里“祝母亲快乐”的时候,我却再也不能说这句话了。 (雪花飘飘,群山披孝,那是天地为勤劳善良的老人递去的哀思。) 遥祝安好!
    回复2013-04-13 14:11
  • 听雪忆阳:回复@超然致远:谢谢超然,只有经历过亲情离去的人才懂得亲情的可贵,很多时候,人总是这样,放在手边的不懂珍惜,所以每一次的心痛都会让人明白很多!愿所有离去的亲人在另一边都好好的!
    回复2013-04-15 11:07
  • 听雪忆阳:回复@青青河边树:谢谢河边树的喜欢!
    回复2013-04-15 11:07
  • 山峦那边: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6-02 2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