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拾趣

2013-04-11 13:58 | 作者:荷塘月色(清荷) | 散文吧首发

三月的风,软软地吹着,有些醉人。这季的树,退去了的萧索,乏发着绿的光亮。那枝头一抹抹清新的绿意,在春阳光中透着清亮。早晨,最美的事情,是倚在窗前,看小儿把春天的第一抹晨光衔到窗前,然后又飞向云天深处。天色渐明朗,侧耳聆听,吱吱喳喳的小鸟儿,成群结对地,在枝头唱着跳着,如同唱响我心头的春之歌。

一场春雨过后,我惊喜地发现,前些天和孩子们一起,在阳台的花盆里播下的种子,今晨破土而出了。红豆、黄豆、花生、小麦儿,默默地积蓄着力量,在春泥里冒出了嫩芽儿,纯静地生长着。那小小的麦苗儿,叶尖上还滴着晨露,晶莹剔透,萌动着春意,迎着春风,摇曳着这季快乐的情怀。

春天真好,花儿会开,种子会发芽。在春泥里播种孕育,生命四季里简单的快乐和丰盈,如同那春苗一样绿意盎然,萌动着美好与希望。春风春雨就这样润泽着万物,唤醒了无数沉睡的生命,这是希望之春,展现着无穷的动力。这是生命之春,寄予了无数的祝福。

喧嚣的城市,这座座的水泥钢筋城里,禁锢了多少焦躁的心灵?饥渴的心灵,如同小鸟展翅,向往着蓝天绿草白云悠悠。在这春意里,潮湿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哪怕是阳台那一小小花盆儿,红的花,绿的叶,一瓣瓣,一叶叶,不管晴雨,都芬芳明媚着心魂深处。春风拂面,仿佛吹来了故乡那久违远去的气息。

时候的我们最在乡村田野里,留下一串串的小脚丫。不管春秋冬,到处寻找乐趣,漫山遍野,采摘野花野果,捉鱼摸虾。笑声总是回荡在山谷,流淌在清清的小河上。春日里,我们女孩儿追着蝴蝶,在妈妈婶子们种的菜花间起舞。炎炎夏日夕阳西下,我们便在傍晚时分,去稻田里聆听青蛙的歌唱。我们女孩子在田里拾田螺,男孩子们胆子大,便卷起裤脚在田间淤泥里捉泥鳅。不一会儿,篓子里便满是活蹦乱跳的黑泥鳅了,晚上,炸泥鳅,炒田螺,再摘一把妈妈种的青菜清炒,便是家里餐桌上香喷喷的最美味菜肴。田埂上,小河边是我们童年的乐园。我们把踩了满是泥泞的小脚泡到清清的小河,跟着哗哗的小河水嬉戏游玩。清清的水草里,小鱼儿小虾欢快地游来游去,我们一溜小跑追着赶着,溅起了一朵朵快乐的水花,吓得水中的鱼儿虾儿不见了踪影。秋天的时候,蓝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野菊花正在风中飘着清香,沁人心脾。冬日漫长,呼呼的北风,也没能挡住我们爱玩的童心。家门前,那青翠的竹叶儿,在寒冬的清晨,挂着一串串的冰激凌,晶莹白,可喜煞我们小孩子了。乱哄哄地一拥上前,摘了竹叶冰激凌,就往嘴里塞,哇,一股清冷气由舌尖真抵心肺,捧极了!哈哈,居然还别有风味,带着天然的竹叶子清香,这是童年吃到的最甜最捧的冰棍了。纯真快乐的童年哟,在这融融春日里,怎能不把你忆起!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奶奶经常对我们这样说。当时小小的我们并没有作深一层理解,只知道这字面的意思。所以,最爱在家门前,随意地在泥土里撒下瓜瓜豆豆向日葵的种子,希望像奶奶嘴里说的那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童年的耕种乐趣,便是如此简单,撒下的瓜瓜豆豆种子,也是平常餐桌常见的瓜菜豆子。春雨纷纷扬扬,温柔地飘洒着。几场梅雨过后,湿润的泥土,就渐渐地钻出瓜瓜豆豆的嫩芽儿,那两片豆瓣状的叶芽儿,像是一朵绿色的春蕾,开在我们雀跃的童心里,开在这片希望的土地上。

俗话说,有苗不愁长。我和堂哥种的葫芦瓜、丝瓜苗儿,还来不及搭棚,那藤蔓就顺着挨着旁边的李子树开始向上攀爬,隔一宿的功夫,噼里啪啦,好像听到了如春笋拔节般的声音,那叶子就噌噌地往上长了许多。嫩叶尖打起卷儿带着钩儿,呵呵,真是攀爬的好手呀。我们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只盼着开花结瓜。

明媚的阳光照着心扉,和暖的风轻吹着,朝朝暮暮,施肥浇水,我只盼我的瓜苗儿,快快长!终于,在有一天的晨光中,我惊见了它开在绿藤碧叶中的花骨朵儿。葫芦开出了洁白的花儿,丝瓜开出一朵朵金黄色的花儿,引来了蝴蝶蜜蜂醉舞翩跹。我也学着它们,上前嗅嗅花香,正欲轻掐一朵,摸摸花儿的脸庞,就听到奶奶急切地说:“不能摸,一摸,那花儿就会蔫了,到时就没瓜结了。”我一听,吓得赶紧缩回了小手。瓜花盛开之后,不久便开始枯萎,只留置一个小小的花蒂在藤叶间。始初我还以为这花儿都枯死了,结瓜没希望了,还懊恼伤心了好几天。后来奶奶发现了,才摸着我的头笑着说:“傻丫头,花儿没死,它是换装长成了瓜了,不信,你瞧瞧,那不是你心心念念的瓜娃娃吗?”呀,真的哟,顺着奶奶的手势,我抬头瞧见了,那细细的嫩瓜娃子,正躲在绿叶下,探出了半截小脑袋瓜儿,和我笑咪咪地捉迷藏呢。

都说自己辛苦劳动的果实最甜,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童年时候的我,是尝到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甜美滋味了。到瓜果成熟时,我们采摘自己家门前种的瓜果,心里美滋滋的,交到奶奶的手中,奶奶像是变戏法似的,把洗干净的鲜嫩的瓜切成条状,再生柴火放铁锅里清炒。不一会儿,清香四溢,真馋死我们了,直围着奶奶在锅头转。随着袅袅的升腾的热气,奶奶手中便盛着一盆青脆欲滴、清香可口的瓜菜了。奶奶为了犒劳我们,有时还会烧了半锅热水,放进切好的鲜瓜,再打两新鲜鸡蛋,切几根青葱,那味道,简直是我这辈子喝过最美味的汤肴了。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劳动果实,里面还盛着奶奶浓浓的慈爱。至今回想中都会滴落口水。

奶奶还有一绝,豆角叶子粥,入口清香,美味不可言。奶奶把嫩豆角叶子从地里摘来,再把叶子里面的丝抽剥掉,用她那双温暖的手揉搓,使得叶子更柔软,放在清水里洗涤干净待用。这时,锅里的米粥也已沸腾,然后奶奶便把豆角叶子放进了热气腾腾的粥里,奶奶拿勺子在那锅粥里搅动,豆角叶子便乖乖地和米粥安然地呆在一块了,碧绿如初。然后放盐,滴些清花生油,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引得我们咽着口水,直往厨房向奶奶奔去。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午间放学回来,能喝上奶奶亲手煲的豆角叶子粥,简直是人间最大的美味最大的享受啊。

梦里花开花落,那些年月,在这个春日里,对家乡曾有的乐趣,念想,它像瓜的藤蔓一样缠绕心间。它如生命树的翡翠色,任岁月荏苒,时光老去,仍四季常青。又如一首老歌,唱响在心头,传唱至今,梦里萦绕,久久难忘,驻扎心间。生命的绿茵,在眼前铺展,绿树红花,瓜果飘香。生命的四季,温润静好,宁静致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