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请许我以这样的方式拈花祭悼

2013-04-10 13:55 | 作者:Seeking | 散文吧首发

“有一棵大树/天倚着她幻想/天倚着她繁茂/

秋天倚着她成熟/天倚着她沉思/这棵大树就是妈妈

——题记

过天晴,今年的清明天气还真清明。然而我和妹妹,由于种种原因,都没能去给母亲上坟。晚上,思念的潮水终于抵挡不住,在笔下奔涌而出,流成一条忧伤的小河。浓情似雾,漫成缤纷云彩,飘荡在一叶扁舟上,带着我悠悠驶向时空深处,朝夕相处时的一朵朵生活浪花,连同母亲的笑靥,浮光掠影绽放在眼前。

我听见熟悉的母亲脚踩缝纫机的声音了,边踩边像一个快乐的小孩儿一样哼着山歌小调,仿佛是在和着节拍。母亲是个文盲土裁缝,但她给人量身定做从没出过差错,卧室的衣柜里经常堆放着许多乡亲们的成衣或布料,这对于只上过几天校的人来说,简直是个奇迹!我想起初冬的一个中午,暖暖的冬阳照在大门前月牙形的沙灰坪上,照在屋前的江流上和枣树上。裁衣板放在那里还没收好,摸摸边前的圆盘凳,凳板上余温犹在。可以想见母亲站在阳光下,一边给人量身体,一边微笑着和他们聊天,水光树影,小啾啾,一派祥和。板子上面放着一叠已经剪裁好的布料,有黑的,白的,蓝卡基布等,其中还有几段花布。我从中挑出一块,跨过门槛探头问她,这是谁家的?蛮好看呢。当时,她蹲在厨房里炒菜,只见她站直了背脊,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布,说,这是中间那块有紫色纹路的,是你婶娘的,最上面的白底红碎花,是xx的,缝纫机上在缝的那块满天星是xx的。妈妈大字不识一个耶,居然记得那么清楚!我当时那个羡慕惊讶呀,张大的嘴巴连吐啧啧声。我将布放好,奔过去夺下她手上的锅铲,问她是怎么记的?如果保密不说,我就不给铲子。她笑着瞪了我一眼,叫我别闹,菜会焦的。你又不是蠢婆,读了书,以后就是文化人,用笔用纸记多方便!可是我的好妈妈呀,这么好的记性,您怎么就没遗传给我呢?

我似乎又见母亲端过一碗炒油茶,送在放学后刚进门的父亲手上。深褐色的油茶上浮着白色的冻米,金黄的玉米,还有圆圆的糍粑仔,方方的红薯仔,色香味俱全,把父亲的胃口吊得高高的。抑或,端上小半碗米酒和花生米。父亲钟的就这茶和酒,几乎每天都要喝,母亲于是总在我们上午放学前准备好。待怀柔政策实施后,母亲就要哄他挑重担了,甜甜地微笑着,吩咐他挑肥去菜园里灌菜,或去村井里挑水。接下来就该轮到给她的小宝贝们摊任务啦。我老大,事最重,去岭上的自留地割猪草。弟弟老二,采摘兔子草。老幺妹妹,陪在家里帮她洗衣做饭。母亲是我们家的军师兼管家,极善于激励调度每一个人,一见到我们唱着笑着闹着奔回家里,她就赞不离口,什么读书乖,做事也麻利呀,听话的好孩子等等,像一阵晚春时节的熏风,把我们的心情吹得酥酥软软的。就这样,靠着一双巧手缝缝补补,以及父亲当民办教师的微薄补贴,母亲把里里外外料理得张弛有度,把平凡的日子烫得平顺妥帖。

还记得师范毕业的那个炎热的夏天,母亲跟我排排坐,一边拿着我的手轻轻揉啊揉的,一边在我耳边软言细语地向我探底细,我闺女马上要去工作进钱啦,找对象了没有啊?我羞红了脸,假装生气地甩开她的手站起来,说,您说什么呀,妈,我才17岁呢!但是我老了。快点找一个带回来让妈看看,啊?母亲也站起来了,嗔怪而又疼爱地举起一只手想撩开我额前的刘海。我后退了一步,把她的手挡开,说不准老,我还想考大学呢!母亲呆怔在我面前,尴尬惊愕不已。我这才意识到无意间的举动把母亲伤害了,赶紧走前一步,抓住母亲的双手,低下头说,妈,你弄吧。母亲于是重新把我的刘海理到右上边,用夹子夹好,说这样就不遮掩眼睛了。接着又唠叨起来,女孩有工作了,就要打扮漂亮找对象了,最多再等两年,啊?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母亲看着我,满脸洋溢着开心的满足的微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走开了。显然,她感觉到了我的勉强接受。

可是岁月,能经得起多少等待?谁曾想到,母亲竟然料事如神,两年后,她真的狠心撇下我们不管,一个人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淬不及防!只把我们嘶声裂肺的嚎啕释放在那个凄冷的夜空,只把她迷离的爱恋刻印在我们的心里。难道是冥冥之中她有英年早逝的预感?难道是上帝看她孱弱的身躯太累了,故意让她早早休息了?多想,留住她的柔情,窝在她怀里耍耍娇;多想,留住她的温暖携手父母纪念这对恩爱夫妻的金婚;多想,道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您等,而是青涩的苹果未到开悟期;我不是故意推开您的手嫌弃您,而是我已经长大了,又在外面读了两年书,突然之间,真的有些不适应母亲的爱抚了。

真应了那句口头禅啊,不好不丑,好得长久,家庭幸福,老天也嫉妒!老天爷怎么会这般残忍?是妈太恩爱婚姻太美满,我们家过得太幸福,惹得老天眼红了?母亲,我可亲可爱又可怜的母亲啊!您在天国过得好吗?您可知道,今生没有了您的陪伴,我可怜的父亲在世上孤苦了三十年!“情何以堪?唯有杜康!”逝去的相濡以沫的光阴无法再找寻了,他只能用勤劳的双手继续劳作,将对您的这份情爱长驻在汗渍中,传递在给儿女送葱蒜蔬菜的往来中。

“养儿才知娘辛苦,养女为报娘亲恩”。慈爱的母亲为家人操劳了一生,却未享一天儿女福!这是一种怎样的遗憾!有一种痛,永远无法弥补,有一种伤口,永远无法愈合,那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幸好父亲健康高寿,为获得心灵的安宁,身为儿女,我们唯有将所有的心全部倾注在老父身上。子游问孝于孔夫子,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论语》里则说,孝,注重的是情感与精神的慰藉,而非物质的满足。是啊,钱没有挣够的时候,但人的生命确有尽头。人生,转眼间,我也将步入知天命的年龄了。这个周末如果天晴,父亲,我和妹妹一定回家看望您。

母亲,我可亲可爱又可怜的母亲啊!此时此刻,我的泪水流过眼角的皱纹,打湿了满脸的沧桑,我的心情只能用沉重来形容!假如能有机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要把亏欠您的统统弥补上!那么来生,让我们再续母女缘,好吗?

评论

  • 烟雨斜阳: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生无法弥补的遗憾,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真切体会的痛。我,与你感同身受!
    回复2013-05-05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