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未尽,流年已矢

2013-04-08 19:51 | 作者:梦溪 | 散文吧首发

雷响起了,我知道是春天要用最热情的呼喊叫醒我们了。所以,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惊骇于这位悄然而至却又有点狂躁的不速之客。雷是携着风来的,尽管雷声聒噪,但是风却比往日更温柔了,雨也一如院墙里的仕女,漫步而来。雨就这样随着风的针脚密密的斜织着,也不管裂锦的雷声如何哗叫、咆哮。

我本想关上那扇半掩的窗的,但手把着窗棂的时候我犹豫了,我已经将春天关在门外了,为什么要把她的信使也关在窗外呢?

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让我把自己推进了春天里--打开紧闭的门,还有那半掩的窗户。踱步在阳台上,有一瞬间我真的觉得自己是走在落满了樱花的小路上--只有我一人的小路,路边是还没睡醒的小草,草尖上还有露珠,那一定是小草在早春里笑出的眼泪,我仿佛还闻到了甜甜的花香。或许你会说你是在做吧,的确,真的像梦一样的美丽。但是我是真的闻到了香味,不过我清楚那不是花香,是春泥的气息,一种好像用阳光和牧笛捣出的味道。

站在这样的春夜里,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想要娉婷,想要莫名的绽放。

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遗憾。是该庆幸吧?我没有将叩门的春天置之不理,或者是将她挡在我酣睡的梦外。但是曾经我错失了多少次聆听春天脚步和迎接春天的机会,并且是在梦里。时光流转,很多错失了的已不可追回,就像我再也没有办法去再静听一次去年窗外的桃花初放的声音,也不可能再看一次屋檐下那只老了的家燕第一次飞翔的情景了。我知道春天还是会想往常一样如约而至,只是我们都已不在原地,被时光的大河带到不同的远方了。

远方,一个像纱帐一样的名词。是朦胧?是迷茫?还是憧憬?我已不想深究,我只想在这没有忧伤的季节里细数一下时光轴上的流年,然后把所有的快乐和忧伤一并挂起来,任春风春雨漂洗,再请照过我们笑脸的春日把眼泪烘干,仅留下阳光的清香。多想用一分钟就看遍整个已逝的流年,多想在一段一段的过往里挑出那些像春天一样的片段,然后用尽一生去铭记。

满眼都是雨丝,满耳全是淅沥沥的雨声。花香已湿,也湿了我的半方心房。这样的夜里,可曾有人也像我一样被这雨无端的打湿了心窗。迷茫了,远方;迷茫了,行色匆匆的流年,还有流年里的你。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花枝上的时候,时光又开始了新的行程。当风跑过,把花儿撞落在你的肩头,请不要只是惊诧于这美丽的邂逅,因为这不仅是与花的邂逅,也是与流年的邂逅,而且是一次没有重逢邂逅。

是的,芳菲未尽,流年已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