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未必暖

2013-04-02 11:08 | 作者:婵若兮 | 散文吧首发

------文 婵若兮

寒风萧瑟的,零落一季嫣然,有着三千繁华落尽后的沧桑,烟花冷寂后的薄凉,让人心生凉意,于每一个月光倾城的寒宵,独自怅惘。

从来都不曾喜欢萧瑟的冬,给人一种寂灭之感。每当一个人,一本书,一盏茶,与时光交盏之时,心里总是会发出莫名的感叹,感叹年华如,人事易分,除了无可奈何的接受,便是毫无缘由的妥协。感叹影散尽,遗落成章,隐退了所有的颜色,在迟暮下化尘为霜,再看寒梅舞一曲寂寞,让人不知不觉在风中泪流满面,只觉寒意无限。感叹昔年故友,如今天涯各自安好,只留下断章残句独吟,此岸,墙角梅花独赏。于是,那一丝静谧的忧伤,丝丝缕缕布满心头,在青翠的年华中绽放,盛开满怀难以言喻的惆怅,骤然间,感到心境荒芜,山河失色。

我临窗而立,凝望着寒风中零落的枯叶,不争,不闹,不吵,只剩一份无言的静美,及不肯向岁月低眉的倔强。它总是以 一种幽雅的姿态行走,从容而淡定,静美且谦和,不因一季花期而张扬,不因霜寒露重而畏惧零落,始终带着自己的使命与追求,在素梦翩跹的岁月里寻那份无争的安然,留给你我一叶盛世的温柔,不管窗外寒来暑往,星移斗转。

只是,寒风萧瑟时,我看到更多是叶子的落寞与孤清,且安静地雕刻着寂寞的词章, 在日光散尽的风烟中,落一地清凉。

年少时,喜欢冬季的清宁,习惯依偎在阳光馨香的角落里, 抱膝而坐,随手拿起一本故事书看到日落,任窗外残雪倾城,韶光清寒。这样的时刻,总有一种温暖而又踏实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人忽感岁月竟是如此的静好,温婉。于是,索性就搁下书,握着一盏茶,静静地伫立在窗前,望着远方,让心在冷尘中开出花来,使自己也为了他人眼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当一个人独对清影的时候,我情愿把自己丢进往事的风烟里,在昔日的余晖中感受诗意与美好,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段温柔的恍惚。可岁月如云烟般散去,薄凉无情,不会为任何人停留,留下的只是刻骨的眷恋。想来,年少种种明艳灿媚,如今,恍若隔世。

长大后,越觉得冬天过于凄凉,总和着一种无法替代的忧伤,以及刻骨的寒凉,像是弥漫在空中无法驱散的愁云,即便窗外日光倾城。然,我更害怕在这个季节与人重逢或别离,而是选择疏离。记得,节期间,友欲往我在的城市来与我相聚,却被我婉言拒绝。 对于你我这场擦肩,我一直不安,怅然于怀,明知我的无心无情,让你心碎一地。 若不是我的疏离,兴许等你我老到只能靠回忆来度日的时候,再忆这段如歌相聚,依然会笑靥如花,明媚如画。若不是我的疏离,或许在你我独对寒星冷月之时,念及彼此,依旧会欣然无言,悦之无因。若不是我的疏离,可能于迟暮下打捞云烟往事的你我,并不会泪湿朱颜,无由失落。

素来都是一个清冷的女子,喜散不喜聚,更乐于守在自己清冷的城池中,哪怕千年极寒。只想,独立一隅,做最真实的自己,用最自然的方式与人相聚或别离,并无刻意。只愿,懂的人不需言语亦能会意,若你懂得高山流水的韵律。

我站在寒冷的风中,微笑着流泪,但我甘愿这样,让各安天涯的你我在彼此的城池中守候那份恬淡安然,尝尽种种悲欢愁喜。 在最平淡的流年里,看一川风花,抒写各自的词章,让你,是你,我,只是我,让天涯的你我,各自珍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