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愿做知音,静听流年抚瑶琴

2013-03-29 15:32 | 作者:听雪忆阳 | 散文吧首发

走在人生的路上,各种声音不绝于耳。而我所独,只有一种,那就是用心的弹奏,爱的书写、魂的演唱汇聚的音乐之声。

有情怀的音乐,一直相伴左右。当我开心时,它入我耳;当我不开心时,它入我心。爱上有情怀的音乐,就像爱上一个有身材的姑娘,别管她芳龄几何,都美的各有千秋,这美令人无法回避和拒绝。

不管是琵琶和古筝拨弄出的幽怨情思,还是笛箫吹出的凄美悠扬;不管是钢琴弹奏出的欢快跳跃,还是二胡拉出的百转千回,我无不沉醉其中,每一个音符都如点点甘露浸润我寸寸心田,浇灌我半亩生命的方塘。

我爱《江花月》和《茉莉花》的浪漫唯美,爱《十面埋伏》和《金蛇狂舞》的磅礴悲壮,爱《寂静山林》和《夜莺》的清新质朴,爱《神秘园》和《返璞归真》的飘渺空灵,爱《我心永恒》和《我将永远爱你》的深情热烈。。。。。。每当音乐声起,四周便一片沉寂,只剩下我和那首首熟悉的旋律。刹那间,心静无比,灵魂澄澈。如果一个基督教徒对上帝无比虔诚,那么这音乐便是我的圣经。

一首曲子,总是浸透着创作者、弹奏者、演唱者的灵魂和真情,故而才使听者共鸣,并难以自拔。透过这音乐,也总能看到那音乐背后别样的人生。一首《霸王别姬》唱尽了一代枭雄西楚霸王与虞姬悲情绝美的爱情,《枉凝眉》的歌声里总飘荡着宝黛两个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的痴怨之音,《女人花》和《一生爱你千百回》深沉沧桑的歌声里总能望见一个光鲜百变的女人背后飘摇凄冷的落寞人生,《你的眼神》、《恰似你的温柔里》是蔡琴用一个女人历经岁月坎坷后的感悟唱出的心声。就是这些老歌,这句句是爱,声声是情的歌曲一次次令我感动。一次偶尔出差,在宾馆里看到一期梅艳芳的特别节目,当看着梅艳芳着一袭长长的婚纱、拖着癌症晚期的病体深情演绎《夕阳之歌》,一种难言的辛酸和惋惜涌上心头,看着她曲终慢慢走向后台的孤单背影,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并不是一个蒙古人,可是对草原的歌曲却是情有独钟。蒙古长调总能把草原人的奔放和对草原的深深眷恋之情带给我。马头琴总能拉出草原的辽阔、连带一种旷野上的苍凉感,在它如泣如诉的乐声中,总能看到美丽的格桑花中穿行的卓玛,一杯下马的奶酒,一座雕花的马鞍,一腔热烈奔放的蒙人情怀,令我一次次回草原,手捧洁白的哈达,立于草原深处的绿洲,感受风从草原走过,拂过我的长发。。。。。。那一刻,所有的心事便都已放下。

内心深处感谢音乐,是它一次次陪我走出人生的低谷。还记得20年前的花季季爱上一个男孩,当那白色干净的衬衫映入我的眼帘,便开始了几年漫长的暗恋,情有多真,爱有多深,如何能够说清?也许那时并不懂爱,可苦涩的相思沉沉压在了一个少女的心底,于是一次次在《心太软》、《伤心太平洋里》寻找着心灵的慰藉,听着任贤齐一遍遍地唱“你无怨无悔地爱着那个人,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我知道你并没有那么坚强。。。。。。”,听着高林生以那高亢的声音唱起“牵挂你的人是我,是我,还是我”时,情感就会决堤泛滥。一遍遍听着《别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怨恨自己《鬼迷心窍》爱上他,心里还在憧憬着《大约在季》与他相遇,或许只有默默地叠着《千纸鹤》,走在《相思风雨中》,把所有美好记忆都放在心里。就这样,音乐伴我走出了那生命的雨季

流年的瑶琴,抚时有爱流淌,音乐便是这爱的最好载体。如若是地老天荒的爱情,你便能从《遇上你是我的缘》和《最浪漫的事》里读懂;如若是擦肩而过的刻骨铭心,你也能从《因为爱情》、《传奇》、《好久不见》的歌声里找到无奈离去后留下的涩涩但也值得珍藏的美好;如若是骨肉亲情,听听《父亲》《母亲》,就会在那充满情感的歌声中感受着父爱如山,母爱如河,不知不觉便热泪盈眶。因为有爱,人生才不会寂寞,因为有音乐,心事便有处寄托。

音乐常常使我有独自羁旅的冲动。容中尔甲《神奇的九寨》终于把我带到了这个离天很近的地方,看到了那一尘不染的翠绿色湖水,呼吸到了那纯净的几乎让人窒息的空气。《青藏高原》和《天路》一直牵引我的灵魂去往那片人间圣洁之土,立于高原之上,去触摸天空中湛蓝的云朵。“我心的方向,孔雀飞去回忆悠长,玉龙山,闪耀着银光秀色丽江,人在路上”,我渴望搭着《彩云之南》的翅膀,去往蝴蝶泉边,让心在泸沽湖畔荡漾。追随音乐,追随着美,让心自由徜徉,这份音乐之缘此生永相结!

回望流年,感谢一路有音乐相伴,不离不弃!有了音乐,生命便摇曳灵动的光,驱走寒冷寂寞,慰藉孤独无助,更修复抚平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伤。

此生甘愿作知音,静听流年抚瑶琴!直至弦断琴碎!

听雪忆阳作于2013.3.2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