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

2013-03-29 08:24 | 作者:且敛风翼 | 散文吧首发

去秋来,总有一种情感在人世间频繁上演,它如丝如缕,当你远行时,总有牵挂随你去远方.有些来自车站里父母那萧瑟的背影,有些是来自于温暖的絮叨.有时的牵挂,只是刹那,转瞬间,就已遥隔天涯.

第一次知道牵挂的概念,是从我姥姥那里,但万没想到,如今牵挂的人就是她.

外祖母是八几年从玉门炼油厂迁过来的高级工程师之一,虽已离乡多年,却依旧未改变对那片土地的热 “粘嘴的蜜瓜”“宝贵而又几经掠夺的莫高窟”, ,大漠瑰丽的风光,在幼时的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当说起这些时,姥姥那目中往往会闪现出大片的光,那是对故乡的牵挂.

韶华流逝,日子在不经意间悄然流转,我已经上初中二年级,去外祖母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小学五年,一直是外祖母她以七旬之体每天接送我,其中不乏有风交加的日子,但我们总是披着风雨,直至看到我的身影进入了教学楼,才会安然转身离去.

现在,每次到外祖母家,都会受到盛情款待,愈是如此,心中对于她的那份牵挂也就愈加的深.去年年关,外祖母突发高血压,情急之下只得住院,半路上,听到小姨说:“这一年多,没接送孩子,身体又虚弱了许多。”我的心里猛的一颤,继而有了一丝负疚感,虽理智告诉,我责任不在我,但那丝丝痛楚却始终难消。

一周后,外祖母出院了,见她仍是一如往常的样子.我深感负疚的心终于安定了些自己在心里说今后要多去看看她.

上周周末回去陪了外祖母整一天,看着她欣然的笑颜,我也舒畅了许多,这份牵挂的心意,我也终于送达.

何谓牵挂,古时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到首阳山上采薇而食,却也是有着对故土的一份牵挂,少年的鲁迅弃医回国,也有着一份对祖国的牵挂.

端起一杯清茶,小嘬一口,那种承载着牵挂的含苦的清香,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评论